张难先对辛亥武昌起义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辛亥革命网 2017-08-29 09:56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张泽新 查看:

张难先是世所公认的辛亥革命耆宿,他为武昌首义乃至辛亥革命的胜利作出了重大的历史贡献。那么,促成张难先为辛亥革命作出重大贡献的因素有哪些?

  辛亥武昌首义不同于以往的农民暴动或宫廷政变,而是一次大规模的成功的近代城市起义,彻底终结了中国封建专制制度,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民主政权。张难先是世所公认的辛亥革命耆宿,他为武昌首义乃至辛亥革命的胜利作出了重大的历史贡献。那么,促成张难先为辛亥革命作出重大贡献的因素有哪些?归纳起来,主要是四个方面:

  一、强烈的革命愿望是张难先为辛亥革命作出重大贡献的前提条件

  张难先的青年时期正值中华民族内忧外患、危机四伏之时,清廷昏聩无能,而不思振兴,一如其故,横征暴敛,巧取豪夺,饥民遍地,盗贼蜂起,加之外货倾销,国民经济彻底崩溃,人民之贫困,世所罕见。甲午战争中国失败后,张难先便萌生了反满意识。八国联军的进犯,《辛丑条约》的签订,自家生意的倒闭,一日三餐食不裹腹,使得张难先更加感到国步维艰。戊戍变法的失败,使张难先对维新改良寄予的一丝希望彻底破灭,他陷入了深深的迷惘之中,由以前的主要忧家完全转为忧国,觉得国家如此需要变革,自己在沔阳乡下终归不是长久之计,萌发了走出去为国为民做一番事业的想法。1900年湖北自立军起事失败,自立军领袖唐才常等人的牺牲,不仅没有吓倒张难先,反而令张难先更觉救国为必须。身处民族危难、国破家亡的危机时刻,张难先对腐败无能的晚清王朝痛恨至极,长久以来积蓄在内心深处的反清排满情绪日益高涨、强劲持久,促使他走出沔阳,来到武汉,寻找救国救民的出路。

  二、明确的革命方向是张难先为辛亥革命作出重大贡献的坚实基础

  张难先文武双全。10多年深厚的私塾学习功底,让他熟谙中国历史,通晓《资治通鉴》,既懂得了“民贵君轻”的道理,又看清了中国当时的现状,认识到“我们必须冒险犯难,舍生取义,进行革命,推翻‘洋人的朝廷’,打倒帝国主义,才能使民贵,使君轻。只有民贵民君,才能使本固,使邦宁。救民必救国,而救国必先救民。”随着革命思想的不断萌生,张难先早在家乡设馆授徒的时候,就坚持白天训蒙学生,晚上练习技击之术,在庭院内耍枪弄棒,练习拳术、棍术、剑术,练就了一身过硬功夫,以求体魄健壮,日后报效国家。

  在思想上对革命有了较为充分的准备后,1904年初春,张难先只身来到武昌,广结志士,以谋救国。他与胡瑛一起商量如何进行革命活动,吸取自立军失败的教训,说了一段话:“以革命大业,聚意志错杂者以图之,希有不偾事者!维因此获三大教训:一、不能专靠会党作主力;二、组织要严密,决不能取便一时,以容纳异党;三、绝对从士兵学生痛下功夫。而不与文武官吏为缘。”张难先认为,国家民族危机如此深重,要使中国从危亡中解救出来,必须革命,然而赤手空拳不可能革命。这时正是张之洞组建新军,很想多招收读书人入伍的时候,胡瑛提出:“这时搞革命非运动军队不可!”张难先非常赞成,说:“运动军队,非亲身加入行伍不可!”于是两人与朱松坪、雷月轩等人加入到湖北亲军中最有影响力的第八镇工程营充当士兵。“革命必须运动军队,运动军队必须投身行伍”这一思想主张,为在迷惘中彷徨的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点亮了一盏航灯,照亮了前行的方向。张难先与胡瑛当兵以前,已经有朱元成、雷天壮、陈教懋、毛复旦、陈从新等人先来工程营当兵,张难先与胡瑛就尽心联络他们,并且散发《黄帝魂》、《孙逸仙》、《猛回头》等书。饭后休息时,分别约人在军营内坐在沙地上讲有关革命的故事。新军毕竟是清朝直接掌握的军事力量,当局不会允许士兵转向“造反”,士兵也不会自发地转向革命,他们需要先进分子的宣传与争取。张难先舍弃读书人“好男不当兵”的旧俗,承受操练的辛苦,深入军营基层,做艰苦细致的工作,播撒革命的火种。因此,张难先与胡瑛的宣传使朱元成等人接受了他们的革命主张。除了在新军中进行活动外,张难先还与在文普通中学读书的同乡欧阳瑞骅联络,发动有志青年,传阅革命书籍,传播革命思想。张难先等人扎扎实实地在新军中播撒革命种子,建立革命组织,积蓄革命力量,为后来的辛亥起义成功奠定了可靠基础。当时,这在全国是绝无仅有的。

  张难先等人提出的“这时搞革命非运动军队不可”“运动军队,非亲身加入行伍不可”在事实上成为湖北革命党人以后进行革命活动的基本方针。按照这一方针,湖北的读书人中,不少人为了革命而投笔从戎,亲自充当士兵,在新军中长期、踏实地做工作,为革命的胜利奠定了可靠的基础。张难先负责的工程营,在湖北革命的孕育、成长、发动等各阶段中,始终是一支中坚力量。由于官府对张难先的注意,张难先后来离开了工程营,但在辛亥武昌首义时,工程营是最早起义的部队之一,占领至为重要的楚望台,夺取了军械库。

  随着志同道合成员的增加,他们不仅聚会谈论天下事,还适时地成立了革命组织。1904年5月,在胡瑛和张难先的倡议下,成立了科学补习所,推举吕大森为社长,胡瑛任总干事,曹亚伯任宣传,时功璧任财政,康建唐任庶务,张难先任工程营干事,负责发动军队,宋教仁担任文书。科学补习所的正式成立,标志着湖北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由思想发动阶段进入到组织运作阶段。

  宗旨由先驱们的“反清复明”到科学补习所的“革命排满”,是一个重大进步,表明革命已由农民革命进入到资产阶级革命新阶段。“革命排满”还是一个群众性极为广泛的口号,能为各阶层人们所接受。张难先等人提出的“革命排满”成为以后湖北革命运动的主导思想,后来的日知会、群治学社、振武学社、文学社等都没有另外制定新的政治纲领。

  张难先等人提出的“这时搞革命非运动军队不可”“运动军队,非亲身加入行伍不可”在事实上成为湖北革命党人以后进行革命活动的基本方针。按照这一方针,湖北的读书人中,不少人为了革命而投笔从戎,亲自充当士兵,在新军中长期、踏实地做工作,为革命的胜利奠定了可靠的基础。张难先负责的工程营,在湖北革命的孕育、成长、发动等各阶段中,始终是一支中坚力量。由于官府对张难先的注意,张难先后来离开了工程营,但在辛亥武昌首义时,工程营是最早起义的部队之一,占领至为重要的楚望台,夺取了军械库。

  三、顽强的革命斗志是张难先为辛亥革命作出重大贡献的有力支撑

  1906年农历11月12日,刘静庵召集日知会同志与朱子龙、胡瑛、梁钟汉等到汉阳伯牙台开会。讨论了革命的形势,分析了湖北新军的情况,建议大家投入新军,准备起义。当时,张难先因科学补习所失败后,一直受到官府注意,不能再回到新军中从事革命活动,在仙桃镇集诚书院以教书为名,从事革命活动。等到张难先赶到武昌时,因为汉奸郭尧阶贪图赏金,诬告刘静庵就是刘家运,出卖了刘静庵。刘静庵、朱子龙、胡瑛、梁钟汉都已被捕入狱。萍浏醴起义也因仓促起事,准备不足,又缺乏统一领导,英勇奋战二十多天,于农历11月下旬失败。张难先在朋友谭少卿家打听到朱子龙、胡瑛、梁钟汉都被汉奸郭尧阶出卖,十分气愤。好友石昌麟拿出两百金给他,让他赶快东渡日本躲避。他表示愿与革命同志共生死,不去日本。又听说萍浏醴起义已失败,只得仓促返回仙桃镇集诚书院。

  三天后,张难先在仙桃被捕,被押送到武昌巡警道。在提审的大堂之上,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张难先大义凛然,抱定决心:只承认一人参加革命,以己之死,保护同志。提审官冯启钧没有料到,审理一个工程营的士兵革命党,自己显得如此无力,实在恼火,只有连拍惊堂木,高叫:“张逆,你不要命了!”张难先回答:“我只求速死!”冯启钧走下堂来:“你想怎么死?”张难先回答:“爽快点:铡刀、板刀、大砍刀都行。”冯启钧说:“好,你要当英雄,我成全你,那你就写个供状,好以此为凭。”张难先当堂书写供词,大意是“吾不革命谁革命,吾不革命不仅负吾笔墨,且负天下人也!”写完后把笔往地下一掷,厉声说:“能受天磨真铁汉,不招人忌是庸才。要杀要剐随你便,我张某延颈以待。”

  几次审讯,张难先的供词数千言,均自承革命,陈述革命大义,但决不殃及他人。清廷本想以革命罪判处胡瑛死刑,但苦于没有证据。想从张难先这里打开缺口,获取口供作为杀胡瑛的证据。由于张难先一面承认自己革命,甘当杀头之祸,一面又极力否认与胡瑛有任何联系,使得清廷一无所获。体现了一个真正的革命者钢铁般的意志和磐石般的信念。

  四、出众的革命才能是张难先为辛亥革命作出重大贡献的根本保证

  辛亥革命前夕,张难先奔走武汉,联络革命党人,共图反清大计。1911年9月23、24日两天,共进会、文学社联合召开会议,成立了统一的指挥机构,制定了起义计划,并决定在汉口成立政治筹备处,在武昌成立军事指挥部。起义日期原定在10月6日,后因约定与湖南革命党同时发难,将起义日期改为10月16日。不料,一场意外事故发生了。政治筹备处机关检验炸药时,不慎着火,惊动了俄租界巡捕,俄租界巡捕扣留了几个没有逃脱的同志,搜走了藏在机关里用于起义的旗帜、印信,还有革命党人的名册。清督署得知此事,日夜巡查,大肆搜捕革命党人。当晚,武昌小朝街85号革命总指挥部遭到破坏。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等革命党人,不幸落入敌手,惨遭屠杀,血染江城。

   10月10日,清政府反动军警大肆搜捕,妄图将革命党人一网打尽。在此紧急关头,张难先与蔡济民等人密议,果断决定提前起义,并派测绘学校的方兴与方志学两个学生迅速赶到工程八营,将起义决定报告给革命党人在该营的总代表熊秉坤。熊秉坤当机立断,利用早餐机会,集中各队(连)党人代表,悄声说道:“我们的名册已落入敌手,被捕杀头是早晚的事,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立时举事。”晚上7时许,工程八营的士兵程定国为起义打响了第一枪。顿时营中人声鼎沸,枪声大作,击毙了阮荣发、黄声荣大小反动军官后,全营将士迅速冲出营房,直奔楚望台军械库而去。守卫楚望台军械库的革命党人,早已作好了起义的准备,当听到工程八营已经起义时,他们对这里的反动军警也发起了进攻,因而,楚望台成了起义军的大本营。接着,城外塘角辎重队相应发难,二十九标蔡济民起兵响应。天明之后,武昌全城均被起义军占领,一面九角十八星旗高高飘扬在蛇山之巅。至此,武昌首义宣告成功。

  但清军趁革命军立足未稳,猖狂反扑,在汉口展开了争夺战。汉口敌军压境,汉阳随之吃紧。为了守住汉口、保卫汉阳,张难先谢绝了革命党军政府的顾问聘任,要求前往汉阳协助李亚东工作。他与李亚东规划军事,处理政务,视察前线,对守卫在龟山的炮兵阵地士兵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激励大家“同心死守”、誓与阵地共存亡。在那炮声隆隆、战火纷飞的汉口、汉阳保卫战中,张难先与革命战士一道,度过了许多难忘的不眠之夜。汉口、汉阳保卫战,有效牵制了北洋新军主力,促成了清海军的起义,保住了武昌城,推动了各省的起义。在此役中,张难先积极筹谋,奔走呼号,在民主共和的史册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11月,张难先被武昌军政府任命为西征军特遣顾问,与杨玉如一起说服京山的刘英、汉阳的李亚东、汉川的梁钟汉等人率部归入季雨霖部队,使部队从数百人扩大到万余人,一路西征北伐,接连收复荆、襄、郧,直抵南阳,平定清朝在地方的残余势力。

  事实证明,张难先是近代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中的杰出精英,是为推翻封建帝制,推动中国历史发展进程作出了伟大贡献的英雄豪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