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成章清廉轶事

辛亥革命网 2017-09-12 11:01 来源:柯桥日报 作者:王积道 查看: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绍兴文化馆召开十六人座谈会为徐文长正名。我有幸被邀参加,并有幸与陶成章烈士的三子陶守铨先生相会相聚。在会议的茶余饭后,常常自然聊起烈士轶事。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绍兴文化馆召开十六人座谈会为徐文长(徐渭)正名。我有幸被邀参加,并有幸与陶成章烈士的三子陶守铨先生相会相聚。当时我在烈士家乡——陶堰浔阳学校任教,烈士长孙陶永铭先生又是我的恩师,所以当陶守铨先生知道我在陶堰任教,与我显得特别亲切。在会议的茶余饭后,常常自然聊起烈士轶事。

  陶成章烈士父辈在绍兴陶堰小镇开了一家石灰店,兼营油漆销售。到了清末,由于朝廷腐败和列强入侵,国衰民穷,经营也就每况愈下,资金不足,萧条不堪。当时陶成章先生正在南洋一带为国民革命筹措经费,驻足香港。陶先生在海内外与爱国人士常有联络来往,乡里乡亲、亲戚朋友也有所耳闻。众人以为陶成章先生必很有钱。在亲朋好友的怂恿下,其父也萌动了向儿子要钱作资本的念头。为了摆脱窘境,陶父寄莫大希望于在港之子。一天,毅然决定赴港,着手筹集盘缠,择日启程。

  绍兴与香港相距千里之遥。当时浙赣线尚未全线通车,粤汉线也尚未筑成,出行全靠船、马、轿、步,交通十分落后。加上社会的不安定,盗贼遍地,只身赴港谈何容易!如果选择陆路,必然要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并辅以车船舟楫;即使弃陆选水路,从宁波或上海坐船赴港,在当时也是艰难的旅程。陶父选择何种路线赴港,当时陶守铨先生没有明述,现在也难以查证。但可以忖测陶父是历尽旅途艰险,好不容易才终于抵达香港。由于陶成章先生为筹款在港地走街穿巷,结识侨商,故香港商企各界知陶者甚多,陶父很快就找到了儿子。陶成章先生见父来港既惊又喜,先将家父安顿下来。当父亲说明来意,先生并不多言,照惯例一宿三餐招待家父。

  陶父返程之日,成章先生交给父亲一个包裹,并向家父交代:时势乱盗贼多,切勿在途中打开包裹。陶父接过包裹在手,戥戥倒挺有分量,心中暗喜,想必是银两,店铺有救了!于是欣然别子离港,踏上返绍征程。

  陶父在途中如何小心翼翼、包不离身不说,回到家中,众人见陶父携包安全返回,无不为之窃喜。到了傍晚时分,一家人聚在一起,关上门户,点亮“串仙灯”(一种挂在室内空中的油灯,比一般油灯明亮,是当时比较时髦的照明工具),陶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包得严严实实的包裹一层又一层地打开。当打开最后一层包布看到包内实物时,大家都傻了眼,个个目瞪口呆,室内鸦雀无声。原来包着的,是一尊泥菩萨!民间有句歇后语叫“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陶父马上回过神来,发现包内还附着一封信,拆开一看,信上写着:儿在港为国民革命筹款,手中虽然有钱,乃系爱国人士所赞助,儿不得私人占用。儿本人无俸禄,更无积蓄可供家父作经营资本,惭对家人,甚表歉意,请家父谅之。云云。从此,陶父也充分理解儿子为革命自身难保的处境。

  此事虽已过去了一个多世纪,但陶成章烈士廉洁奉公的光辉思想仍熠熠照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