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乃泰:一位被遗忘的辛亥革命志士(下)

辛亥革命网 2017-09-30 09:31 来源:今日宁海 作者:薛家栓 查看:

在宁海县近现代史的接壤时期,有一位无论如何不能避开的人物,这人叫孙乃泰。

  民国22年(1933)9月下旬,奉化县县长李涵夫与宁海县长胡鼎仁对调,9月23日到任。李涵夫,名蕴,字卓如,浙江缙云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六期毕业,与蒋介石系校友,深得蒋的恩宠。鉴于奉化近海靠山,匪患此起彼伏,加上1927年的农民起义,令蒋深感不安。特派行伍出身的李涵夫担任家乡县长,以肃清匪患,作一全国之模范。李主政一年零三个月,确有建树,“李县长在奉,以剿匪著称,为上峰所器重。”(《宁海民报》,1933年9月20日)。宁奉两县毗邻,情势相同,要李来宁海,目的是让他再接再厉,为剿匪出力。当然蒋还有另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与孙乃泰在辛亥革命时,是亲密的同志,共同在上海为革命奔波,接触频繁,相互知己知彼。又同是派往杭州的敢死队队员,蒋任炸弹队指挥,孙任第三队队长。而革命成功后,蒋青云直上,而孙一直对蒋抱有成见。蒋早闻知孙乃泰这只猛虎蛰居在老家,是真的从此金盆洗手,摒弃政事,安度晚年,还是伪装家猫,到时长啸跃下,致他于死地?因为孙知道蒋的事太多太多,如陈其美篡夺上海都督,蒋刺杀光复会首领陶成章以及在北伐军中的蒋的一些作为等等。每一件事都非同小可。所以他要将其得力的亲信派到宁海,暗中窥察孙的一举一动,伺机将他除掉,以消除他的心腹大患。但这仅仅是作者推测,没有史料依据,不足为凭。

  而孙乃泰根本不把李涵夫放在眼下,论年纪,孙比李大整整10岁;论出身资历、孙是辛亥元老、北伐功臣、地方名流,而李仅是一名区区军校学生,既无军职,又无战绩。仅做过新登和奉化两地县长而已,怎敢与他抗衡?而他的致命伤恰恰在忘记了李的背后还有人在。

  对李涵夫来讲,他来宁海也确实想作出更大政绩,以报答蒋介石对他的知遇之恩,为了摆脱地方势力的牵掣,他是下了决心,要有一番作为的,要用一种霹雳手段震惊宁海。

  下车伊始,李涵夫对孙乃泰以长者尊之,亲自到樟树拜访,虚心听取孙对宁海建言,敬之以礼。并时时邀孙来县城相叙,或宴请或玩玩麻将,丝毫不露声色。但暗中已着手调查孙的行迹。一年过去了,李仍苦于找不到孙的劣迹,上纲上线的很少。1934年,蒋介石正在围剿江西红军,扩军备战,为了弥补军费开支上的空缺,下令各地预征明年税赋,宁海也不例外。当消息传到宁海,孙乃泰就第一个表示不同意,各士绅亦附和,于是,和李涵夫发生了口角。从此二人失和,促使李下定决心,坚决要除掉他,否则政令无法实施。

  民国25年(1936),旧历过年前,孙乃泰来城,住在杨柳巷任宅,李涵夫得知孙离开乡下家中住在城内,心中暗喜,这是虎离开了山,是下手的好机会!于是借蒋介石新近的“攘外必先安内”,“加紧剿匪”的指令,通过临海驻在宁海(当时宁海属台州管辖)的保安团在任宅将孙乃泰逮捕。

  民国25年(1936)1月29日《宁海民报》载:标题为“北乡大举剿匪中,前樟树乡乡长孙乃泰被逮,罪状不明,现暂押县政府,同时拏获宿匪大老五一名。”正文为:“前乡长孙乃泰,近赁居杨柳巷任宅,本月廿五日午间,保安第二团第一大队蔡分队长率兵四名,奉命来城逮捕。事先请县府派壮丁干部队队长吴蓉初协助,结果在任宅将孙逮捕到县府。移时,复至任宅检查,时有本城大米巷朱日鹏之婿王化成适在孙家,队长等盘诘之下,以其形迹可疑,亦加逮捕。审讯后知为新昌宿匪大老五,当日下午三时,连同孙由奉海路解往桥头胡司令部,次日解回县府,暂押拘留所。孙之罪状,现无从探悉云。”

  从这篇报道中,至少有几处疑问:一是逮捕孙乃泰时,没有王化成在,孙押走后,士兵再赴任宅,才发现有王在,如他与孙相通,作为惯匪,竟不知马上逃走,而等候军警再来,束手就擒?二是王化成被捕后,在短短时间里,又没有确切证据,马上会供认自己是新昌惯匪大老五?三是王化成既是有名的土匪,现在孙家被捕,孙的通匪罪已无疑,怎么报道又有“孙之罪状,现无从探悉”呢?

  当孙乃泰被逮消息传到樟树,村民骚动起来,准备组织武装要来城劫狱。事先派人来县拘留所,买通关节,通知他作好准备。而孙却坚决反对,说:“我跟随孙总理,一生追求革命,现冤枉入狱,自有法律审判,是非早晚自会分晓。你等如入城,反倒无法洗清我的罪名了!”村民和其家属只好致电孙的女婿和他的第二个儿子德祥,女婿佚其名,据说是何应钦手下一名师长,德祥系黄埔军校毕业,此时亦在某军任参谋长。

  然而李涵夫办事之迅速,手段之狠辣竟出乎孙乃泰之意想!

  他以抓到惯匪和通匪犯一案叫临海区保安副司令兼指挥官徐某直接上报临海保安司令部核示,保安司令不明究竟,得悉抓到新昌惯匪,可以向上邀功,就很快复电要县府协助剿匪第五大队从速就地处决王化成和孙乃泰。

  没有经过全案调查,没有通过法院审理,没有人证物证,没有判决文书,从孙乃泰1月25日被逮到2月4日处决,前后总共10天!

  据传在执行枪决前,李涵夫问孙乃泰有何遗言,孙说了一句:“想不到我孙乃泰竟会死在一名小卒上!”并要求死在县府后面中山亭前,面对孙中山遗像。但李涵夫不予理睬。

  执行那天,县政府至南门外校场两側,军警荷枪实弹,岗哨林立。下午三时四十分,从县政府内拉出两辆黄包车,犯人手足镣铐,两侧路边观者如堵,都想见一见孙乃泰最后一面。但李涵夫叫人将孙的面孔用白布遮住。而王化成则“态度自若,喋喋不休”(《宁海民报》1936年2月7日)。不知他在说些什么,无法听清。

  一代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就死在莫名其妙的“通匪”罪下,可能李涵夫也说得对,孙乃泰确实与奉化起义的共产党有过联络,当时国民党政府就称共产党是“共匪”、“赤匪”。至于与坐地分赃、杀人劫财的真正土匪有无“通”过,乏于文字资料,不能臆断。

  当孙乃泰的女婿和儿子从外地风尘仆仆地赶回宁海,找李涵夫时,孙乃泰早已经死了好几天,李也“因公”外出,不知去向。几年后,身为团长的孙德祥,也莫名其妙地被人杀害,是作贼者心虚,防其报复还是其他原因,也无法得知。

  孙乃泰被捕10几日前的1月12日,李涵夫接电赴奉化谒见蒋介石(见《宁海县志通讯》1987年总第6期),面授何机密之事,无见报道。而孙死后的同年10月20日下午,蒋介石又专程来宁海视察,李涵夫陪同,在宁海中学大礼堂向学生训话,在返回奉化的蒲湖边上,向李涵夫询问很多事情,二人谈笑风生,很是高兴。事后,明眼人就议论,蒋这次特地是为嘉奖李县长而来的,感谢李除去了他的一个心腹大患,老蒋百事缠身,岂有时间远道来为学生训话?宁、台市县众多,岂独独来宁海?

  孙乃泰死时为53岁,二年后的1938年3月某日,县长李涵夫在距孙的家乡不到几里路远的大路(地名)因车祸身亡,年仅45岁,正是他想飞黄腾达的年纪!民间相传,这日李涵夫因公赴甬,车下杨梅岭后就再也无法启动,李怕耽误公事,就推开驾驶员自己来开车,车是发动了,但他蓦然见到车前窗外,孙乃泰带领一群武装队伍挡住去路,他一惊,方向盘失控,冲向山坡,顿时车毁人亡。那位驾驶员倒仅受了点轻伤。尽管这是一个传说,从中也体现了宁海民众的爱憎,孙是冤屈死的,上天一定会还人们一个公道,应当要有报应,且地方就在孙的家门口。

  时序已翻过去80个春秋,关于孙乃泰的往事,也已随着岁月的流水而逐渐冲淡,但在史页上留下有关他的痕迹反而更加清晰、更加闪光。对于他的功与过、是与非,好与坏,只能根据现存的文献,实事就是地全面地展示分析,才能得出定论。任何权威人士的武断都只能是片面的,带有某种时代色彩的,是无法在历史长河中立得住脚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