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烈士、南社杰出诗人周实

辛亥革命网 2017-11-29 09:04 来源:淮海晚报 作者:程治国 查看:

周实,原名桂生,字实丹,南社著名诗人、散曲家,辛亥革命烈士。著有剧作《水月鸯》、北曲《清明梦》,有《无尽庵遗集》传世。柳亚子辑有《周实丹烈士遗集》。

  周实,(1885~1911),原名桂生,字实丹,又字剑灵,号无尽、和劲、吴劲、山阳酒徒,淮安楚州车桥镇人。南社著名诗人、散曲家,辛亥革命烈士。著有剧作《水月鸯》、北曲《清明梦》,有《无尽庵遗集》传世。柳亚子辑有《周实丹烈士遗集》。

  周实出身书香门第,少时在家乡车桥镇私塾读书。1902年,十八岁的周实入山阳县学为秀才。1904年应岁试名列一等。1906年至南京,入宁属师范学校。在这里,周实结识了阮式。阮式,亦是辛亥革命烈士。原名书麒,字梦桃,1906年入宁属师范,后因事出校,1908年再入该校就读。周、阮相识,志同道合,在同辈读书人中,并称周阮,后阮式在1911年与周实同时遇害。

  1907年12月周实进入两江师范学堂预科,正是在这一年,中国近代第一个革命文学团体——南社,由青年爱国诗人柳亚子、陈去病、高旭在上海发起组织,随后于1909年在苏州正式成立。周实闻风响应,成为南社最早之社员,此后周实等人更是被柳亚子誉为南社“眉目”。因南社发起人都是同盟会成员,从此,周实逐渐成为革命大军的一员。接着,周实与阮式在南京共同发起组织“淮南社”,为南社作桴鼓之应。他们和南社其他成员一道,提出以诗歌鼓吹革命,唤起国民精神的文学主张。周实在金陵期间,写下了大量的诗作。女革命家秋瑾在绍兴遇难,他写词凭吊说:“岂有精禽填海水,定乘白马逐江潮,男儿不少龙光剑,婉转偷生愧阿娇。”他常常与友人们说,当今之世,“若不乘时击楫,他日神州陆沉,生何以对同胞?死何以对黄帝?”还说:“匹夫亦有兴亡责,莫把兴亡苦问天”。大声呼吁同胞们勇敢地挑起历史赋予的重任。

南社创始人手迹

  1909年初,周实以最优等第一名在预科毕业,旋转升入正科。同年夏,返淮安应“优拔”试,虽两场成绩均列淮安府山阳县第一名,却被人讦告而落榜。是年秋,重返两江师范学习。是时,高旭夫妇、姚石子、蔡哲夫等有金陵之行,造访两江师范。周实与高旭一行凭吊明故宫、明孝陵、常开平墓,登北极阁,谒方正学祠,观血迹石,游玄武湖、莫愁湖,每到一处均流连光景,相与流连咏叹,慷慨悲歌。周实将诸人所作汇编成册,名之曰《白门悲秋集》,并为之作序。

  1911年广州起义失败,一大批革命志士杀身成仁,葬于黄花岗者七十二人。消息传来,他作《吊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诗四首,其中写道:“誓将鲁阳麾赤日,忍教胡月犯黄天,匣中夜夜青锋啸,愿作人豪不羡仙”。表示要继承先辈遗志,奋起革命。还写了《痛哭》四章,有“虏运将衰炎运在,南阳会睹汉旌旗”,“猿鹤沙虫同一烬,累累七十二荒坟”之句。随即在《南社第四集》上发表,署名“山阳周实无尽”。不仅痛悼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而且热烈赞颂武装起义推翻清朝。这是《南社第四集》的革命最强音,也是当时国内公开印行的革命诗歌的最强音。

  武昌起义的捷报传来,周实喜不自禁,赋《消息》一诗,有“汉帜飞扬明月夜,鲁戈挥霍夕阳时。英雄已分沙场死,莫遣蛾眉系我思”之句,并且决心挺身而出,投笔从戎,原拟参加南京学生之举义,适柳亚子、朱少屏函召赴沪。商议后乃改为返淮发起义举。他回淮后和挚友阮式召集本府各校学生和旅宁、旅沪回淮学生组成学生队,周、阮被推为正、副队长;寻改名巡逻部,周、阮为正、副部长。他们旋即行动,夺取城守营枪支武装自己,荷枪持械,日夜守卫。11月12日清河宣布光复。11月14日在两人领导的巡逻部的组织发动下,“山阳光复大会”在旧漕署举行,参加者数千人。时为大清朝廷山阳县令之姚荣泽避不到会。会上,首由周实演说光复大义,继由阮式演说申斥“虏令劣绅”之无状。会后,周、阮积极筹建山阳军政分府,被推为分府领袖。县令姚荣泽表面支持光复,实则暗中勾结劣绅,密谋陷害。11月17日午后,周实道经府学宫前,有持姚荣泽名片者,邀他入学宫议事,周实坦然而入,即遭人持枪射击,连中七枪,壮烈牺牲,时年25岁。阮式亦被逮至,竟被刳肠剖胸而死。两位烈士未逝世于光复未成之前疆场鏖战之中,竟逝世于光复已定之后,殊让人痛心!孙中山亲为之作挽联云:“喋血孔子庙中,吾道将衰,周公不梦;阴灵绕淮安城上,穷途痛哭,阮籍奚归?!”

  周、阮被害后,亲属和战友先后至沪公布惨案真相,引起革命者公愤,南社柳亚子奔走呼号尤力。在沪军都督陈其美支持受理下,几经周折,才将案犯姚荣泽解沪候审。1912年3月31日审判姚荣泽,以谋杀罪被判死刑。但又经部分陪审员以“罪有应得”、“情有可原”呈请大总统“法外施仁”,竟然又被袁世凯大总统特赦免其死刑。元凶没有伏法,实在是那个时代的悲哀!

  周实所著诗文甚丰,但多散佚,后经周伟辑成《无尽庵遗集》,有民国元年壬子(公元1912年)上海铅印本。柳亚子联络南社社友编辑出版了周、阮二人的遗著《无尽庵集》和《阮烈士集》,并亲自为之写序作传,并辑有《周实丹烈士遗集》。

  周实不仅是一位爱国志士,更是一位杰出的诗人。他的诗歌即使放在整个南社诗人中加以考察,也是独领风骚。纵观其诗作,不仅体现了高度的思想性,更体现了高度的艺术性。

  周实论诗推崇陆游“功夫在诗外”的思想,强调“惟不屑以诗人自待,而其诗乃益高”。对前代诗人,他除了推崇郑思肖、傅山等宋、明作家外,特别推崇陶渊明。

  周实的诗具有深刻的思想性,据同时代人回忆,他纵谈时事,常常中宵起舞,太息流涕。他的诗歌是革命志士的歌唱,更是爱国者的热烈呼喊。 “无端歌哭连昏晓,有限江山任借租!恶梦惊人频坐起,腥风腥雨日模糊。”(《夏夜独坐之二》),他即使在睡梦中也挂念着祖国的安危;他在诗中号召道:“群公漫话当年事,且把关河赤手撑”(《感事》),写出了砥柱中流、力挽危局的壮志。他也有反映人民疾苦的诗篇,1906年,长江流域发生大水灾,江苏灾情最重。而地方官吏却漠不关心,有的在察看灾情时“索贿受规”,有的竟将赈灾粮款“折扣散放”,以“罔利营私”。周实写有《睹江北流民有感》,今录其一如下:“江南塞北路茫茫,一听嗷嗷一断肠。无限哀鸿飞不尽,月明如水满天霜”。(《南社诗录》)该诗表现了诗人对人民的深切同情。其它的诗,也大都抒发献身革命、挽救众生的情怀,如“忧时甘替群生病,伏枥宁灰烈士心”(《寄汪啸叔》)等。他的诗也体现了革命者之间深厚的友谊,周实自谓“以友朋为性命,茫茫海内,真知己者亦未乏其人。” 他在《丁未风雨怀人诗叙》中写道:“风尘握手,便赠佩刀;花鸟怡魂,时呼杯酒。……是则朱家郭解,无此豪情;鲍叔夷吾,逊斯雅谊矣。”他留下的几十首怀念女友棠隐的作品,是辛亥革命时期文学中最动人的爱情诗篇之一。棠隐虽“足迹不出百里”,却心存远志,然而,她的父亲却将其许配某富家子,使棠隐在二十一岁的年龄抑郁而死。周实写有《哭棠隐》:“惨惨生离成死别,重重后悔赎前愆。为君拚洒平生泪,日暮空山学杜鹃。”他鄙弃市侩式的安逸生活,渴望能够在艰难的环境中得到锻炼,“薪胆生涯剧苦辛,莫忧孱弱莫忧贫。要从棘地荆天里,还我金刚不坏身。”(《感事》)他不愿意只当一个诗人,在《无尽庵诗话》中,他说“实逢时多乱,大道未窥,蜉蝣岁月,苦作虫吟,然而朝揽镜,夜枕戈。身弱志壮,窃不愿以诗人二字了此一生也。”他经常向往的是驰骋疆场,在与敌人的生死搏斗中建功立业:“山中昨夜潇潇雨,梦斩楼兰气尚雄!”(《岁除前一日书怀》)他早就千百次设想过自己的死——一种热烈而辉煌的死。就在此前一年,他曾写道:“山川广漠埋名易,风雨纵横就死难。”(《病中·之一》)结果,他出师未捷身先死,在一九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被反动势力阴谋杀害,身受七弹,死得惨烈,他以行动实践了自己的誓言。

  周实的诗是一个革命烈士内心世界的剖白,“皎洁胸中月一轮”(《和啸叔秣陵杂感韵》),它们不作戚戚儿女悲,不作柔媚无骨之辞。或沉郁凄婉,一往情深;或坚劲有力,虎虎有生气,莫不具有动人心魄的力量。国家的危难使他的诗语挚情真,多离忧哀感之思;革命者的气概又使得他的诗风趋向于大声壮语,多热情沸腾的篇章。他的诗歌具有沉郁雄劲、奔放有力的鲜明特点。

  在周实牺牲后,当时的淮安(今楚州)人民为了纪念周、阮二烈士为革命而牺牲的精神,曾于民国初年特建专祠崇祀。祠址在楚州城西南隅万柳池旁,惜乎在日伪统治时期毁于战火。殊为感到遗憾和痛心的是在这之后,随着时光的流逝,烈士的光辉事迹便渐渐淡忘在人们的记忆中。时至今日,很少有淮安人能熟知烈士的事迹,更不必说了解烈士的作品了,而我们的有关部门也一直没有对此予以足够的重视。再过两年,距离周实烈士牺牲就满100年了,作为生活在这片烈士曾经用鲜血浇灌过的沃土上的我们来说,忘记历史就是犯罪,现在该是我们做些什么的时候了。因此,我强烈希望广大市民能对周实烈士的光辉事迹予以更多的关注,希望淮安的学术界能对烈士的生平作品进行深入研究,使之提升到新的高度,并能定期召开周实作品学术研讨会,希望淮安的政府部门能修建专门的周实烈士生平事迹陈列室或纪念馆,并加大对烈士光辉事迹的宣传力度。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