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人 痴事 痴情 痴心——简评张难先的“四痴”

辛亥革命网 2017-12-07 13:43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涂明炎 查看:

张难先,谱名辉澧,字难先,号义痴。综述先生一生为官、为民、待人、处事……号如其人,当属名符其实的痴人。

   张难先,谱名辉澧,字难先,号义痴。综述先生一生为官、为民、待人、处事……号如其人,当属名符其实的痴人。我搜集张老流传在民间的一件件痴事,小中见大,俗中见雅,趣中见诚,从先生的“痴”劲中足见张老爱国爱民的情怀和刚直不阿的人品。

  张老所处的时代,正是封建社会风雨飘摇、清王朝摇摇欲坠的时候,为寻求救国救民,振兴中华之路,他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做出了一件件痴事,演绎出一篇篇传奇故事。

  痴人 巧绘画状告贪官

  清末光绪年间,年轻的书生张难先,聪明机警,胆识过人,常常仗义直言,为老百姓告状申冤。

  这年,沙湖人李绂藻在朝廷为官,奉旨回故里沙湖视察民情,看到“沙湖沔阳州,十年九不收”的悲惨景象,颇有感触。回京写了奏折,向慈禧禀明沔阳州灾情,求老佛爷降旨,为家乡修堤治水。慈禧早就知道沔阳州是个鱼米之乡,给了李绂藻一个面子,降旨拨下帑银,修复沔州堤防,治理水患,并交李绂藻督办。

  李绂藻委派专管水土工程的五品要员张金成,前往沔阳州现场指挥督修。张金成奉旨修堤治水,不到三个月,就完成了督修工程。回京复命,向李绂藻报喜请功。李绂藻大喜,夸张金成会办事,还要奏明慈禧嘉奖他。

  李绂藻邀功请赏的奏折还未上报,突然收到了来自家乡的一封信函。他满以为给家乡做了件善事,这封信定是父老乡亲给他的感谢信。心想,这信来得好,不如来得巧,与他请功的奏折一起呈上,真是件锦上添花的美事。他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一看,一下子愣住了,哪里是什么感谢信,原来是张画。画面上有两个人,一个是他李绂藻,赤裸着上身,在他的大肚皮上,半卧着他的下属张金成。张金成一只手接过李绂藻给的银子,往腰包里塞,一只手拿着一块修堤治水的招牌,瞪着眼睛,注视着一群衣衫褴褛的穷人。嘴上还含着无数根吸血管,一根根插在那群穷人的身上……”画上还配了一首打油诗,诗曰:

  小丑张金成,依仗李大人。

  招牌打得硬,做事昧良心。

  下吸穷人血,上吞皇家银。

  此贼不严惩,无法安黎民。

  画的后面署名是:沔阳州张难先。

  李绂藻不愧是聪明人,看画读诗,恍然大悟,这不是一张简单、平常的画,是一张寓意深刻,措词严厉的特殊状子。状告他的部属、贴身亲信张金成,打着修堤治水的招牌,鲸吞皇帑,搜刮民脂民膏的丑行。李绂藻不敢怠慢,立即派人到沔阳州调查核实。画中之事,千真万确。

  原来,张金成自恃是李绂藻的亲信,把奉旨修堤治水当成捞钱的美差。修堤防偷工减料,刨土见新,欺上瞒下。更有甚者,公然向老百姓派粮派款,多方盘剥。堤未修,水未治,沙湖沔阳州十年九水的局面依然如故。只是这张金成的后台太硬,老百姓敢怒不敢言。

  这件事,传到年轻书生张难先的耳里,他怒发冲冠,气愤地说:“如此坏蛋,岂能让他逍遥法外。”张难先怀着对沔阳州父老乡亲的深切同情,对贪官污吏的无比憎恨。奋笔疾书,画了一张特殊的画状,以画代状,以诗释状,把张金成鲸吞朝廷帑银,坑害沔阳百姓的罪行,揭露得淋漓尽致。

  李绂藻原想为家乡做件善事,没想到被张金成弄砸了。一气之下,将张金成严厉查办了。

  从此,张难先用一张画状告倒朝廷五品官张金成的故事,在沔阳民间传为佳话,张难先的痴人形容在民众中初露头角。

  痴事 白日灯笼揭黑暗

  一九四八年,蔣介石挑起的內战彻底失败,国民党军队虽然节节败退,仍然征兵派税不止,弄得民不聊生,以致引起全国上下的强烈反对。蒋介石以“制宪国大”为由,实行宪政年,竞选中华民国总统与副总统。作为国大代表的张难先提出“停止内战”议案,蒋介石置若罔闻,张难先一气之下,想了个特殊的办法,借以揭露、讽刺蔣介石的黑暗统治。

  一天,先生约了国大代表李书诚等人,大白天提着一盏燃烧着蜡烛的灯笼,行走于南京闹市新街口。白天打灯笼,实属罕见的痴事,顿时引起众多路人注目围观。民众当然明白大白天打灯笼虽然是件痴事,却明白张难先等人忧国忧民的良苦用心。接着,他又提着灯笼径直走进蒋介石的总司令部,蒋介石问他为何如此,他说: “南京城里黑暗无路,我不打着灯笼怎么行走?”蒋对他这样做也无可奈何,此事曾成为轰动市井的要闻。霎时间,“疯子”、痴人白天打灯笼的“痴事”传遍朝野,促使一些有识之士认清了国民党政权的腐朽本质。

  痴情 诗代礼金见真情

  张难先在国民政府监察院任职时,忽然接到家乡沔阳的急信,告知他恩师马逢乐不幸逝世的消息。

  马逢乐是清末秀才,是张难先的启蒙老师,对他恩重如山,他接信后立即告假回家吊丧。

  按家乡风俗,老人去世,亲友都得送份礼金。乡亲们认为,张难先当了大官,有钱有势,又是老先生的得意弟子,此次定会重金相赠,以报恩师的教养之恩。大伙都期待着,看张难先的厚礼。

  张难先来到马先生的灵堂,先向恩师的遗体行师生之礼,接着向马先生的家属表示了慰问。随后,走到礼宾先生的座位前,拿起笔就写。亲友们满以为他写的是礼金数额,争相观看。待大家伸长脖子一瞧,全愣住了。哪里是礼金数额,原来是一首小诗。诗曰: 两袖清风去,两袖清风还。

  吊丧人尽礼,守孝我独惭。

  课业恩情重,讲经天地宽。

  一别长已矣,悲泪湿青衫。

  诗的后面写着:有人吊丧,无钱送礼,钱轻情重、诗代礼金。受业门生张难先拜草。

  张难先不送礼金送诗句,让乡亲们百思不得其解。有的说他小气,舍不得用钱,有的说他无情,知恩不报……张难先没有理会大家的议论,他站起身来,向大家抱拳施礼,深情地说:“恩师在世常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我用诗作礼金,正是遵照恩师的教诲做的,礼轻情重!”众人听后,觉得话虽如此,还是有点不尽人情。俗话说,礼多人不怪,何况是感恩哩!乡亲们等着看他如何收场。

  马老先生当日下葬,张难先如同孝子,为恩师披麻戴孝,送恩师入土。并移榻恩师坟边,为恩师守墓三天三夜,尽孝子之情。众乡亲这才恍然大悟,赞道:“难先尊师守服的痴情,何只千金!”

  痴心 巧用名片救民女

  民国十四年,广州市郊一个小村里,住着一户钟姓人家,主人排行第二,人称钟老二。钟老二早年丧妻,年过半百,身边只有一个女儿,叫莲姑,芳龄一十七岁。长得如出水莲花,亭亭玉立,是个人见人爱的美人儿。钟老二视女儿如掌上明珠,只待择婿入赘,支撑钟家门庭,让他老来有靠。

  谁料,天有不测风云,钟家突遭横祸。邻村有个财主叫胡振廷,有钱有势,横行乡里,是当地一霸。他有个儿子,长得五官不正,五短身材,又是个跛子,外号胡瘸子。胡瘸子一副怪模怪样,又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可他生性好色,已娶妻妾两房,还在外面拈花惹草,欺男霸女。他见莲姑美若天仙,早已垂涎三尺,意欲占为己有。

  这天,胡瘸子带着一伙人闯进钟家,对莲姑动手动脚,肆意调戏。遭到姑娘痛斥,仍不甘休,他要强娶莲姑做“三房”。钟老二断然拒绝,以死相拼。胡瘸子恼羞成怒,依仗老子的权势,对钟老二大打出手,强行抢走了莲姑。

  钟老二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民,女儿被胡家抢走,他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满腹冤情无处申诉,关在屋里哭得惊天动地,甚是凄惨。

  钟老二的哭声,惊动了一位串乡郎中,郎中见他哭得如此伤心,定有隐情。又见几个老者,在门外摇头叹气。上前问道:“老人家,这屋里的人,闭门啼哭,为了何事?”老者打量问话的郎中,见他四十出头,清瘦的身材,干练洒脱,一脸正气,双目有神。来人身着青布长衫,头戴青布小帽,手提小药箱,是个地地道道的郎中。老者怯生生地说:“先生不是本地人吧,别过问此事,免得惹麻烦。”“我随便问问,能沾上什么麻烦!”老者把郎中拉到一边,悄声将胡振廷之子,强抢民女,钟老二无端受害的事,如实相告。叹道:“光天化日之下,强抢良家女子,这叫啥世道啊!”

  郎中一听,气愤极了,怒道:“简直是无法无天,您叫钟老二开门,我自有话说。”老者忙叫开钟家大门,郎中大步入室,对钟老二说:“老大哥!不要哭了,你快到胡家去接回女儿吧!”钟老二听了来人的口气,还当是救星到了。他抬眼一看,见眼前的中年人,原来一身平头百姓打扮,不过是个看病的郎中,顿时冷了半头腰。哽咽地说:“去不得,胡家抢了我女儿,他能拱手还我?惹恼了胡家父子,还会连累你呀。”说罢又伤心地痛哭起来。郎中说:“我自有办法叫他还你女儿。”郎中凑到钟老二的耳边,如此这般地嘀咕了一阵。又从衣袋里拿出一张小纸片,交给钟老二,要他依计而行,可保他父女团圆。钟老二破涕为笑,理直气壮地上胡家要人。

  胡瘸子抢了莲姑,正要拜堂成亲。忽见钟老二上门索要女儿。冷笑说:“钟老二,我娶你女儿,是你的福气,别不识抬举。”胡振廷也气势汹汹地喝道:“钟老二,还不快滚,当心打断你的腿。”钟老二说:“凡事都得讲个道理,你们强娶莲姑,也得他爹同意,怎么能乱来?”胡振廷一阵大笑:“哈哈!要你同意,你算老几?”钟老二不慌不忙地拿出郎中给他的小纸片,大声说:“莲姑爹是他,你们强抢他的女儿,他可不答应。”胡振廷夺过小纸片,一看愣住了。惊诧地问:“这……这张名……片是哪里来的?”“这是莲姑他爹亲自给我的,要我拿着它找你要人,这阵子,正在我家等女儿回去哩!”

  胡振廷疑惑不解,莲姑不是钟老二的女儿吗?怎么又冒出这个大头大脑的爹来?难道是他又在微服私访?胡财主有点慌了,吓出一身冷汗。换了一副嘴脸,赔着笑歉意地说:“钟二哥!都怪我教子无方,得罪了乡邻,我这就将莲姑送回去,当面向他爹赔礼道歉。”

  钟老二挺纳闷,刚才还凶神恶煞的胡财主,怎么一下子变成了小绵羊。这张小纸片是个么宝贝?吓得他屁滚尿流,今天还真的遇到了救星。

  胡振廷父子亲自将莲姑送到了钟家,他俩一见那郎中,就点头哈腰,活像两只哈巴狗。儿子跪下赔罪,老子一边求饶:“张委员!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恕犬子一次吧。”

  胡振廷久闻张难先的大名,更知他是老百姓称颂的张青天,国民党内军政大员都惧他三分,何况他这乡下流氓地痞呢。他情知碰到张难先手上,不会有好果子吃,才乖乖地将莲姑送还了钟家。

  原来这郎中,就是国民政府监察院委员张难先。他巧扮郎中,微服私访,体察民情,恰遇胡瘸子强抢民女,亲眼看到了胡振廷父子的暴行。

  张难先爱民如子,一片痴心,为救莲姑,想了个“痴”法,当下认莲姑为义女,让钟老二拿着他的名片,上胡家索还女儿。这样,既可及时救出莲姑,又能避免胡家父子日后再生事端,痴心可嘉,痴法更是一个万全之策。

  张难先实为痴人!他一生所做的痴事,所付的痴情,所用的痴心,何止这些?他的“痴人,痴事,痴情,痴心”,被称为“张公四痴”,这四痴连同他的名字,在民间广为流传。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