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子渊平叛

辛亥革命网 2018-01-23 08:49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程小华 查看:

根据1901年著名历史学家罗师杨的恩师、经学大儒罗斧月 《兴宁县乡土志》 改编(节选)。

  根据1901年著名历史学家罗师杨的恩师、经学大儒罗斧月 《兴宁县乡土志》 改编(节选)—— 

  (二)

  时间过得飞快,不觉就到了1901年,清光绪二十七年八月,当年嫉恶如仇的少年何子渊已经到了36岁的而立之年。

  广东,嘉应州,倚南洞小学。

  倚南洞小学,清光绪十一年,何子渊创办的第一间六年制西式学校。

  “见过渊公。”天基(陈少岳)拱了拱手,弯腰恭敬地站在门口,对着兴宁督学、倚南洞小学监督,正坐在煤油灯下翻阅文案的何子渊说道。

  “天基,你可回来了,这么晚过来,可有合适?”何子渊披着一件单衣,放下手中的文书,平静的说道,“是不是,孙先生那里又出了什么变故?”

  “渊公,这可是一件急事啊!”天基着急地叫了起来。

  “急什么?!”何子渊站了起来,接着便惊喜的问道,“可是兴中会广州起事后,孙先生有消息了?”

  “不是,”天基笑着说道,“昨天晚上接到线报,嘉应匪首陈廷山勾结曾三抵他们准备在兴宁大干一票,约定初十日那天起事,闹得到处人心惶惶,我是特地从河源赶回来的。”

  “哦,知道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喜事。你刚回来,可能还不太了解清况,上个月我就安排好了,天翰、文友他们正带着500多号弟兄在加紧训练呢,我的‘八卦迷魂局’也操演得差不多了。你一会去见见天翰,就说是我交待的,叫他们抓紧时间,多准备些石灰、硫磺,我倒要看看这帮神棍,是他们‘刀枪不入’,还是我的‘石灰硫磺散’厉害!对了,明天我还要回县府,顺便托惠长、花谷办件事。你明早去见一下天炯他们,粮草方面的事由他负责,叫他多准备些干柴和橹箕。还有,”何子渊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做事尽量关前顾后,石马陈何张三大姓嘛,马虎不得,你回来我就放心了。”

  “渊公,不再……”天基欲言又止。

  “别说了,吾意已决。兴中会‘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平均地权,创立合众政府’的宗旨可不是拿来摆的,那些假借会党之名,行打家劫舍、残害百姓、中饱私囊之实者,绝非我洪门族类。我们一定要用正确的方法反清,一切以我华夏民族利益为重,惟孙文兄马首是瞻!使得,”何子渊喝了一口茶。

  “当然,我们洪门中人,精忠许国,忠义为上,做事须处处留有余地,不可轻易夺人性命。传令下去,要弟兄们训练的时候,不能太过了。”

  “是,渊公说的在理。”天基唯唯点头。

  “天基啊,”何子渊停顿了一下。

  “我是看着你们几个长大的,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塘阙里养不住你们这些大腕公啊。前几天,仙根兄捎信给我,说准备在汕头二马路办个‘同文学堂’,要我推荐几个弟子给他,我打算让天翰、天炯先过去探探路,学点洋文也好,说不定天翰的国文功底到时派得上用场也未可知。你呢,就先留在石马,帮帮我的手,机关一下这帮小兄弟,顺便协助一下赉卿、岫石他们,您看如何?其实,我虽然推崇西洋之风,但东洋离我们近呐,远水解不了近渴,‘西学东渐’嘛,就从东洋开始吧!再说,东洋也着实有许多可取之处。回头,我打算把天炯先送出去,一边游学一边联络各地的革命志士。使得,”何子渊还没说完。

  “渊公,那……那盘缠怎么办?”天基楞了,连忙插嘴道。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来想办法。我已经跟你爸商量好了,到时‘凑会子’也有你家的份,下一个或许就轮到你了,功课可千万不能耽误啊。”何子渊连眼皮都没眨,平静的说道。

  “先谢过渊公。”天基两泪闪着泪花,频频拱手,感激的望着何子渊。

  “谢什么谢,这也是革命的需要嘛。记住,箭竹顶既是茶场,也是我们议事的所在,今后得多留个心眼。你和文友、天翰、天炯、铁群、坤华、厚如……他们,这几个弟子当中,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文友,就像当年夫子之于仲由啊。唉,这孩子心眼好,肠子直,不会拐弯,做事容易冲动,易走极端。你一会跟天翰讲一声,从后天开始,让文友负责带50名弟兄在石公湾设卡断后,不要让他上前线了,万一有个闪失什么的,我如何向他南洋的亲房交待啊?上次他爸和他大伯来见我,我可是当面应承过他们的。另外,”何子渊停了一下。

  “从明天开始,我每晚都会回星窝子住,三眼桥万不能丟,它可是石马、油坊、梅县的门户啊,就由我和天翰带人把守吧!后天一早开始,你跟贯中、尚炬带50个弟兄把守蹾下路口,注意来往生人和闲杂人等。也好顺便历练、历练这两个小家伙的胆识。石灰就先堆在同仁学校柴房吧,记住千万别跟硫磺混放。这次,你回来得正好,截击匪徒一仗就由你来总协调吧。还有,告诉天翰,中洲寺路口就请天炯他们去把守吧,记住,不得少于100名弟兄……”何子渊缓缓交代说。

  “一会,你见到天翰,叫他一定要加强乾门的防务,乾坤八卦,乾坤八卦,乾不可失啊!哦,对了,这几天天气不太好,阴阴沉沉的,你叫天翰多准备些桐油纸,石灰、硫磺要严严实实盖好,别打湿了,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何子渊站了起来。

  “去吧,见到天翰,交代清楚后,早点回家休息,赶了一天的路,你也累了。”何子渊挥了挥手,天基领命而去,刚走出几步,又被何子渊叫住了。

  “回来,我还有话跟你说。”何子渊顿了一下。

  “有些话本来我不打算讲,但这几天事务繁杂,我担心以后没机会说了,还是先跟你交待几句吧。这次平叛匪患,保境安民,情非得已,务求万无一失!但百密难保一疏,万一,我是说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什么的,请大家千万不要难过,大丈夫马革裹尸,死而无憾,就把我就地安葬吧。另外,请转告弟兄们,按当下形势,‘复明’已经不可能了,但恢复中华的宗旨不能丢,凡我洪门中人,务必听从孙文兄号令,他才是革命的第一任嘛。大家要不惜一切代价,矢信矢忠,矢勤矢勇,尽快建立一个‘共和’之国!我就先说这么多,时候也不早了,请回吧。”何子渊说完,摆了摆手。

  “渊公,放心吧,您不会有事的……”天基已泣不成声,频频回头告退。(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