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腾越起义之马登瀛事略

辛亥革命网 2018-05-28 14:04 来源:云南文献第45期 作者:马宝忠 查看:

马登瀛,字杰三,腾越人氏,清真回回世家,乙酉年腊月初一生,民国二年12月16日在缅甸腊戌被反动保守势力刺杀身亡,为追随孙中山先生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而牺牲,时年二十九岁。

  马登瀛,字杰三,腾越人氏,清真回回世家,乙酉年(西元1885年)腊月初一生,民国二年12月16日(西元1914年1月11日)在缅甸腊戌被反动保守势力刺杀身亡,为追随孙中山先生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而牺牲,时年二十九岁。(注三、七、九)

  马登瀛年轻时好学多动,喜拳术,善交友,疾恶如仇,打抱不平,仗义疏财,乡里称为「义士」。后出走缅甸,闯荡江湖,学习经商。时值孙中山先生到南洋进行革命宣传,主张共和,推翻满清,深受影响,遂与董库友人张文光于瓦城(曼得勒)秘密加入「同盟会」。并与革命党人黄兴等接触策动腾越起义。回国后于干崖、腾越创立「自治会」,发动各阶层人士数千人为革命骨干,为腾越反清起义实现共和打下基础。(注七、八、十三)

  为组织发动革命提供经费,马登瀛不仅耗费家资,又把位于腾越城东街柴炭巷闹市老宅作为革命活动的秘密据点。深宅大院隐于巷道深处,连接正街,人喊马叫的混乱嘈杂之声,正好对革命党人的活动能起掩护作用。(注七、十一)

  马登瀛出身于世代行伍军人家庭,先始祖马让(又存记马卫、马伟),明正统六年以都指挥之职随兵部尚书王骥入滇平叛征缅(注十),戍边屯兵,建石头城,落籍腾越五棵树。因功官授都司指挥将军腾越镇守使之职。祖父马舜衢,清同治武略将军,腾越镇守备。其父马映春系清光绪年参将,腾越厅专臣御尉,系与英缅谈判界务的主脑。对于儿子参加革命党,他虽然不以支持,但也没有反对,而是持同情开明之态度。除了让革命党在家中作为秘密据点开会活动外,还不时给儿子及其同志在经济上的支持。并以他特殊的身份名望掩护了革命党人的活动,使自治会工作得以安全顺利开展(注七、九)。

  1911年10月24日,张文光前往干崖向刀安仁索取革命方略信印。临行前向马登瀛、陈天星、周维美、革勋言等交待任务,严密布置起义准备事宜(注十三、十五)。1911年10月27日,张文光返回腾越,即刻到五皇殿召集起义骨干会议,当众宣读誓词,共饮鸡血酒,布置当晚起义行动计画。辛亥革命武昌起义后的十七天,即1911年10月27日阴历九月初六日夜,腾越起义成功,先省城昆明三天宣布推翻清王朝统治实现腾越光复。起义成功,腾城市序井然,鸡犬不惊。

  第二天上午,张文光、马登瀛、陈天星、周成之、寸毓东等领导骨干在县衙前布衣便装合影存照,接着又换戎装分别合影个照留记。马登瀛着戎装持佩剑骑高头大白马照一帧,并于照后题字曰:「昨夜光复腾越,大功首告,是日与诸同志布衣便装合影于衙门,随后戎装留此照,以示纪念。登瀛辛亥九月初七日。」(注七)

  李根源先生在民国三十六年题记辛亥腾越起义主要领导人、开国先贤张文光等的合影照片的文字为:「辛亥九月初六日,公起兵光复腾越,次晨偕部将陈天星、马登瀛、周成之、友寸毓东诸君合摄此影,民国三十六年八月如兄李根源挥泪题记。」(见图)这帧照片在马登瀛遇害后由其胞弟马登高保存收藏。民国三十六年李根源回家乡腾冲主持马登高三儿子的婚礼时在其卧室中看到此照片后,遂取笔墨在照片后挥泪题记。在照片上参加合影的尚有后排的起义主要骨干十三人,由于年代的久远,当时印治照片的技术不佳,故其余十三位革命先贤难以辨认。查《滇复先事录》卷一等史科,后排十三人应为钱泰丰、彭蓂、李学诗、革勋言、李浩、李时纯、宋学诗、陈廷楷、张继芳、蒋恩洲、张鉴安、王伯雍、祝宗云(刀安仁、刘铺国时在干崖)。正如张文光所说,腾越起义「独木难支大厦,双手何能奏效,全赖请君出力,才能告厥成功。」照片和题记最权威地证实了张文光、马登瀛等革命集体的史实。合影照片张文光居中,马登瀛和陈天星列于张左右,无争地证明了张、马、陈的核心地位,是考证辛亥腾越起义最重要的历史依据。

  接着,遵从孙中山先生革命方略,成立滇西军都督府,推张文光为都督,马登瀛被委以「提调」、「督察」之重任,并授管带军职,代表滇西军都督府赴保山、永平、云龙、永北等地监察各军军纪及光复地军政事务的调查改革。(注十四)

  在云南省博物馆收藏的《各员牟清折》(克服腾越等地出力人员名册)中载:「马登瀛,云南腾越人,行伍出身,匡助永昌反正出力,委查各军事务兼提调事,尚有勤劳,蒙滇军府委资西防国民军第八营管带。」(注一)《滇复先事录》卷二中又载:「为谕委事:照得汉族复兴,民国成立,军政事务调查不可无人。兹查有同志马登瀛,年富力强,堪以委往各处调查,除行知各营并给关防外,合行谕委。为此谕仰该员遵照前往光复一带地方,严密调查。各营员牟兵丁,如有不遵方略军律,骚扰民间,及各官营务废驰,缺额糜响,种种不法事情,准该员查实呈报。务须秉公办理,慎勿偏视循私,致负重任,切切。计发木质关防一颗。此谕。」(注二)

  在腾起义军东进之机,有永昌哥老会头目杜文理者,绰号「杜水牛」,假冒起义军名义,聚乌合之众窜犹曹涧一带地方,危害百姓,凶悍异常,焚掠奸淫,蹂躏不堪,众怒沸腾。张文光、李根源从腾越大理先后电令保山永平的马登瀛、钱泰丰、彭蓂等:「该匪羽翼甚众,希和密会商,严行拿办。在永惩办,恐惊及地方,是以计诱来腾,诱留待办。」(注二)根据电令,马登瀛等作了两手安排,一是派出奇兵打击杜匪,使其慌乱中潜逃永平,另由马登瀛出面,假意安抚让杜到腾效力,委以重任。余党则部分改编,部分解散,意在麻痺杜的警惕。在随杜往腾行至橄榄寨,乘杜与盘查哨牟摩擦混乱之机,马登瀛挥剑将杜斩于马下,为民除害,并飞报腾越大理。(注七、十一)

  腾义军东进,遭到封建反动的旧势力的仇视。以曲同丰赵藩等为代表的旧政权封建顽固势力组织的大理自治机关部以武装疯狂反击。并伪造蔡锷、李根始档案和都指挥陈云龙下达的假命令。电告省军都督府,诬陷腾义军「戕官掠民,糜烂地方」。为防止争端,扩大事态,张文光顾全大局,电令马登瀛赶往永平,劝说陈云龙休战撤兵。陈顾虑重重,与马诉之:「参与革命,历尽险端,名誉遭毁,功果被劫,前途堪忧,心恢意冷。」马登瀛晓之以理,苦口婆心:「云龙兄胸怀荡坦,光明磊落。文光兄既已定夺撤兵,自是良苦用心,我等当遵从都督之命,共渡难关。兄受诬陷是非曲折,我定当全力向文光兄及李根源部长澄清真相。」在马登瀛的耐心劝说下,陈云龙终将东进之兵撤回保山腾冲。(注七、十二、十三)

  省军都督府为了解决腾榆矛盾争端,推军政部长李根源为陆军二师兼迤西国民军总司令,带队西上,节制文武官吏,专任处理滇西之事。蔡锷专门发电给张文光:「腾永嗣后正赖经营,尚望赞助李师长、赵巡安使,戮力同心,妥为部署,腾永幸福,惟公造之。」(注二)

  李根源到大理后,专电张文光、马登瀛等:「尊处所推代表,自应付以全权,现代表诸君同称受绍三兄命,请源率军队,偕樾老赴腾代筹一切云云。此节是否出绍三兄命暨诸君同意,应请明白覆电,始可决也。根源叩。」后又发电给张文光、马登瀛、钱泰丰、彭蓂等传达省都督府命令及与腾永代表诸君会议裁兵八条件(注二)。实际上,蔡、李的电文是试探腾义军有无诚意并能否保证李、赵之安全。张文光经商计后,即刻向李发电,欢迎李赵赴保腾。并委派马登瀛至永平联络各军迎接李根源西上,亲陪李根源赴保腾,全力负责李之安全。《滇复先事录》卷三载:「大理印泉兄鉴;有电悉嘱光坐守腾城,不可越永,亲迎台驾,在光微意,不过以知己遥来,实有相见恨晚之思。既承勉以腾城责任,只遵台命,稍慰锦注也。兹有马登瀛,深得军心,尚晓事体,渠愿力承斯任,已派渠克日赴永,晓谕各军,并着驻永锺春芳,照会各同志,台驾临时,一体致敬欢迎,以表同情而彰亲爱。望兄亦不必过事谦拒为祷,文光叩。」(注二)这份回电,让李根源吃了一个定心丸。而让马登瀛去迎接李,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马登瀛与李根源渊源颇深,早年李根源从九保进城谋事,就拜在马登瀛父亲马映春门下。马映春是清朝官员,是与英国谈判中缅界务的主脑。李得到马的器重提携,又拜马登瀛母亲、山脚朱举人的大小姐朱琴为干娘,因此,马登瀛与李根源互称表亲兄。二人又同为王承谟举人的学生。委派马作为特使迎驾李根源西进,在协调关系或撤军等事宜上自然可起到举足轻重的微妙作用。在这期间,马尽力向李详述了腾起义的过程及张文光等领导的功绩,并极力为陈云龙辩解开脱强加的罪名。(注七、九)

  李根源等到腾后,着手裁撤腾越起义军,一日遣数千人,腾散兵流窜保永,耸动各营,谣惑繁兴,虏民惊扰,勾串煽动,烧抢于市,军民惊惶。2月4日,张文光电令马登瀛、邵华轩等力办永兵变事:「永昌马、邵诸君鉴,此次之变,为散勇谣惑,辄尔悖逆,不胜愤极,惟望诸君与由王二君和衷共济,于此疮疾中尽心策划,严捕匪党,务使军心辑,民意安,同谋善后,为盼为祷。」(注二)在马登瀛与保山地方官员和起义军将领的谋划下,一面筹措银两解决部队的军饷问题,以使军心得到安抚稳定。另一方面,迅即将参与闹事哗变的主要将领黄鉴锋、王太潜抓捕正法,控制了局面。事后,腾冲王承谟举人写信给李根源说:「永昌兵变,在于师长遗散腾兵限三日出境,为期过迫,沿途守军又搜取遣散川资,使其欲归不能,事出有因,望莫多杀散兵……」这是比较正直中肯的(注十一、十二)。期间,为处治镇康作乱叛匪刀上达事,李根源电告马登瀛等:「务将刀上达拿获正法,痛加剿办,以靖边防。」(注六)

  后反动保守势力瓦解腾越起义革命政权,篡夺了辛亥革命胜利果实的袁世凯专电云南都督唐继尧:「张文光前属乱党,今又与榆匪同谋,仰即诛锄。」接着派人将张文光刺杀于腾冲硫磺塘。马登瀛与张文光系多年革命战友,情同手足,在返腾祭吊张文光的途中,又被跟踪追杀,被迫出亡缅甸,但终被乱党密探在腊戍刺杀身亡。跟随马登瀛的一名贴身侍卫观音塘张姓回族革命青年,也一同遇难,魂落异乡。云南永胜县(旧时永北)档案馆史料载:「登瀛离返腾祭文光,遭乱党密探追杀,在腊戍被刺杀身亡。」(注三、九、十二)在腾冲王承谟举人写给其弟王翼国的信函中,最真实地记录了当天张文光被暗杀及追杀马登瀛等的情形:「少三于十二月十二日被李青龙抢杀于硫磺塘。是日晚饭后,人情汹汹,军队纵横街巷,谓是夜当有变,随有示云:『都督(唐继尧)奉总统(袁世凯)命令,谓少三前属乱党,今复与榆匪通谋,急宜设法诛锄,免贻后患。』夜间复枪毙黄安和,往捕周维美,薛朗,马登瀛未获。」(注四)

  在腊戍有华侨友人为马登瀛建墓立碑,镌刻有中缅文墓志铭:「同盟会革命党人马登瀛同志之墓」(注八)。于抗战中毁坏。身后仅遗民国革命勋章一枚,「管带」、「督察」委任状二份,民国军服戎装照二帧,其中骑高头大白马照一帧,手持指挥军刀一帧,尚有一帧为同僚集体照。这些珍贵的历史旧照,均于「文革」中被烧毁(注七、九)。

  以上所有文字,绝大部分均系历史原物旧文电报亲历权威史实,个中不难看出,马登瀛在辛亥腾越起义中的作用和历史地位,从起义前的策动至起义后的重大事件都亲身参与,系辛亥腾越起义主要领导人之一,民国功臣,革命先烈,犹值史书标榜,地方史志鲜少提及,实为不公。

  辛亥腾越起义是在孙中山先生「革命方略」的指导下,由同盟会革命党人组织领导各阶层民众建立的云南首个资产革命政权,西南首义,全国第四。然而却遭到以正统自居的封建反动保守的旧官僚、旧势力的嫉妒、仇恨以致疯狂的武装反扑,最终被扼杀。滇西军督都府革命政权被瓦解,起义军被解散,起义主要领导人先后遭暗杀、抓捕、枪决、流亡,历史的真相被抹杀、被淹没、被篡改。连最重要权威真实的腾越起义史料《滇复先事录》也被封存八十年之久(注十二)。

  从辛亥革命至今已逾百年,那些打着「存是非之真,本战良心,以求实录」的所谓文人墨客专家学者,却极力篡改或隐瞒历史事实真相,不惜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完全没有了一点史学者的良心和人格,更对不起为推翻满清封建王朝而英勇献身的革命志士和广大民众及其他们的后人。

  正如要为辛亥腾越起义的历史地位正名一样,多年来,许多有识之士,一直在努力追求、呼吁,那么,对于为历史、为革命作出贡献的起义先驱,也应公正、客观地恢复他们的历史地位和革命功勋。这是我们子孙后人特别是历史工作者责无旁贷的责任。

  参考文献注:

  一、云南省博物馆藏:《各员牟清析》(辛亥腾越等地出力人员名册)

  二、云南省图书馆藏:滇军一军都督编修处:《滇复先事录》——辛亥腾越光复实录

  三、永胜县(旧称永北)档案馆史料

  四、辛亥腾越起义100周年特刊:《与王翼国函》

  五、云南省历史研究所:《护国文献》

  六、李根源:《永昌府文征‧纪载卷二十七》

  七、马登高:《辛亥腾越起义前后的大家兄马登瀛》

  八、马登贵:《腊戍寻马登瀛墓碑记》

  九、马茂林:《祖考资料实录》

  十、《明史记事本末‧麓川之役》、《明史‧候进传》

  十一、刘明德:《回忆辛亥腾越起义》

  十二、马宝忠:《试论辛亥腾越起义》

  十三、高镇仁:《云南革命第一枪——腾越起义》

  十四、云南民族出版社:《云南回族史》

  十五、韦成树:《腾越辛亥起义大事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