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锷与云南

辛亥革命网 2018-05-31 11:05 来源:云南文献第15期 作者:杨亮臣 查看:

民国初年之将领中,人皆以云南护国军三杰赞许之!三杰者,云南唐继尧字蓂赓,江西李烈钧字协和,湖南蔡锷字松坡三人。三杰中以松坡先生才气纵横而英年早逝,故为人所乐道。

  民国初年之将领中,富修养,明大义,持身谨严,忠心国事,而少权势之念者,人皆以云南护国军三杰赞许之!三杰者,云南唐继尧字蓂赓,江西李烈钧字协和,湖南蔡锷字松坡三人。三杰中以松坡先生才气纵横而英年早逝,故为人所乐道,松坡先生一生功业多在云南,笔者以籍隶云南耳闻目濡,乐为之叙!

  先生名锷字松坡,湖南邵阳人,生于前清光绪八年(公元一八八二年);逝世于中华民国五年(公元一九一六年),享年三十五岁。年十四为诸生,渐露头角,清末陈宝箴任职湖南巡抚,创办时务学堂于长沙,延聘梁启超(任公)先生为总教习。松坡先生入时务学堂攻读,为任公之得意弟子,康梁维新戊戍政变失败,任公避难日本,松坡先生乃东渡求学,朝夕承教于任公,当时松坡先生乃年甫十八之青年也!留居东瀛凡五年,习陆军,卒业于日本士官学校第三期,光绪三十一年,松坡先生二十四岁,学成归国,先于广西从事军事教育工作,甚不得意,先后在任公所主编之「新民丛报」以「奋翮生」为笔名,发表军事性之文章,甚受时人重视。至宣统二年,松坡先生二十九岁,乃离桂北上,赋闲上海,适因滇籍士官学校同学罗佩金先生,奉派赴沪订购军械,与之相晤,松坡先生愿入滇共事,罗返滇后,向云贵总督李经羲鼎言推荐,李即发电邀松坡先生入滇,松坡先生抵滇后,受聘任云南督练处参议,次年派任滇军第三十七协统领,当时执掌滇省军政实权的唐继尧、李根源、张开儒、叶荃、李鸿祥、谢汝翼、顾品珍、刘祖武、黄毓成等先生,皆为日本士官学校后期同学,故武昌起义成功,云南光复,彼等以学弟身分之情谊,拥戴先期学长之蔡氏为云南都督,乃理所当然之事。

  民国初成,国父中山先生被选为大总统。 国父为谋南北统一,以遂建设祖国之职志,让大总统职位于袁世凯,袁逆钦服松坡先生军事才华,欲羁糜之为己用,百计笼络,调之入京,松坡先生之调北京也,有谓组织内阁者,有谓任参谋总长者,有谓任湖南都督者,而以湘人餐湘一说,尤为当时国务总理熊希龄所赞成,并会以此意电松坡先生劝驾。松坡先生离滇前,举荐当时贵州督军唐继尧以代?但松坡先生于虫京途中,甫抵香港,湘督已发表汤芗铭,内阁总理及参谋总长之说,更属子虚,抵京后,袁世凯仅畀以高等军事顾问,随后任为参政院参政,将军府昭威将军,全国经界局督办,陆海军大元帅统率办事处办事员(处员),模范军教官等职。名为优遇,而无实权,投闲置散,实则幽禁也。松坡先生深悉袁逆之意,惟自求韬光养晦,以待时机,而内心悔恨不已!

  民国四年,袁逆家天下之皇帝思想已露,帝制之议甚嚣尘上,八月筹安会成立,主其事者杨度诸人约以签名表示拥戴,松坡先生为避袁逆之拨,毫不犹豫,首先签名,大书「昭威将军蔡锷」,而内心实愤不可戢,决计倒袁。时其师任公先生寄寓天津,乃密作往还,有所计议,云南方面亦派人至京与松坡先生切取连络,周密计画。斯时松坡先生在京之寓所被袁逆爪牙搜查,幸毫无所获,袁逆亦未深疑。北京有一名妓小凤仙者,湖北黄陂人,以资色过人,艳名远播,松坡先生为避袁党之忌,故示消沉,时作邀游陪宴,因对小凤仙顾眷日深,大有「不问苍生问美人!」之慨。自此终日留连青楼。某日小凤仙展纸研墨,请松坡先生题字,松坡先生提笔书赠小凤仙一联,联曰:「自古风流多名士,从来侠女出风尘。」下款署郡阳蔡松坡书耑。

  松坡与小凤仙之艳闻韵事,北京已满城风雨,遐迩尽闻,松坡先生本携元配在京,苦劝不听,因妒生恨,于是协议离婚,元配夫人离京南旋。

  袁党爪牙以松坡先生与小凤仙热恋之事一票告袁逆,袁逆认为松坡先生必已壮志消磨,则反叛势力失一支柱,大喜过望,将防范松坡先生潜逃之措施,日渐松弛,监视之警觉亦渐懈殆,松坡先生能藉此逃脱牢笼,亦事之幸也!

  松坡先生之迷恋小凤仙及与元配夫人离异,乃醉翁之意不在酒之假戏真做,藉此风流斯磨,浪荡形迹,使袁逆不在意于自已而已!(此刘备留曹(操)营时,亲自挑粪种菜之计也,然刘备未能瞒过曹操,于煮酒论英雄对酌之时,操曰:「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刘备闻之,大为震惊,落箸于地!)所以袁逆帝制策划完成,准备于民国五年元月一日改元「洪宪」,松坡默审时机成熟,更放布疑阵,除按时至新华宫向袁逆请安外,经常与小凤仙游山玩水,一日,趁袁逆爪牙不觉,急速秘密化装,赶赴车站,跃上南下火车,迳往天津,潜入租界,转赴上海,再辗转经安南潜往云南,为分散袁逆注意,先以书妥致袁逆之函件一通,寄日本东京,嘱友人在日投邮,松坡先生出京后数日,袁逆收到松坡先生于东京发来之信,函中除致候起居外,并说明不告而别之苦衷,最后附及请袁逆取消帝制之意,袁逆确认系松坡先生笔迹,初以为松坡先生逃往东瀛,然疑信参半,最后接获安南密报,方知松坡先生已进入安南,准备入滇,此时唐继尧先生亦接陆海军大元帅统率办事处电示:略谓:「蔡锷、戴戡、李根源等,偕同乱党入滇,密谋叛乱,应予严防,如经捕获乱党,立即正法,再予奏陈。」是时海防、河口、老街一带,袁探密如蛛网,唐继尧先生深虑之,密道其弟继禹赶至海防迎接松坡先生及协和先生,切嘱暗中保护,民国四年十二月十八日,松坡先生继协和先生之后进入云南,密抵蒙自。袁党侦知,急电袁逆,袁逆亦电令阿密(今开远)知县张一鵾相机暗杀。继尧先生获得情报,为防意外,急电驻蒙自刘祖武师长严防,并嘱刘师长偕同继禹谈边松坡先生到昆明。张一鵾知事泄,惧而逃走,为刘祖武师长捕获,询之乃奉袁逆密电,遂将张一鹏就地枪决。松坡先生晚协和先生四天到达昆明,两公参加云南将校第四次之护国秘密会议,会中松坡先生欣然曰:「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诸位各事都准备好了!」显示欣慰之情与内心之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