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瑛生平

辛亥革命网 2018-06-05 09:56 来源:云南文献第21期 作者:詹开龙 罗用之 查看:

胡瑛,字蕴山,清廷废科举,兴学堂,胡瑛考入云南省优级师范学堂,毕业后,见清廷腐败,内忧外患,遂与同学范石生、杨蓁、李雁宾等相邀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在受训期间均加入了同盟会。

  一

  胡瑛,字蕴山,一八八九年农历九月七日生于云南省云州茂兰镇大丙边村。父名定邦,清末贡生,工诗文,曾设私塾于乡。瑛自幼从父诵读四书五经。后到顺定府,随名士赵兰馨先生学习书法、诗文。当时清廷废科举,兴学堂,胡瑛考入云南省优级师范学堂,毕业后,见清廷腐败,内忧外患,认为书生难挽狂澜,遂与同学范石生、杨蓁、李雁宾等相邀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与杨蓁、范石生、朱德、朱培德、卢涛、李雁宾等一同编入了特别班。他们在受训期间均加入了同盟会。

  胡瑛毕业后,分配到云南新军第十九镇三十七协七十三标当见习官,积极参加了一九一一年十月三十日(即农历重阳节),蔡锷、唐继尧等领导的云南重九起义。

  二

  一九一三年,孙中山领导的讨袁「二次革命」失败后,王伯群潜入贵州,与王文华(伯群之弟,黔新军第一团团长)、卢焘(黔东巡边营管带)等人「朝夕相聚,谈及袁世凯终究要做皇帝,我等需预为防备,非练兵不足以御,乃组织模范营。惟斯时人材缺乏,乃函约滇中同学李雁宾、胡瑛、范石生、洪鹤年、朱泽民、杨复光等十余人,来黔相助。」⑴当时云南督军唐继尧,早想扩充实力,得此良机,概然允诺,即以协助贵州编练新军为名,派胡瑛等携带枪械一批赴黔。到贵阳后,胡瑛被任为第一团第二营营长。不久,卢焘升任第二团团副,瑛继卢任模范营营长,调集各团及巡防营基层军官并招收优秀学生受训。从此,黔军基干一新,后起的黔军将领毛光翔、尤国才、王家烈等都出身于模范营。

  一九一五年底,袁世凯悍然称帝,云南宣布起义,组织护国军出师讨袁。王文华、卢焘、胡瑛等,力促黔省护军使刘显世有以响应,于次年元月二十七日,宣告独立。黔军除熊其勛等部编为护国右翼军,由戴戡统率入四川协助蔡锷外,其余编为东路支队,由王文华任司令官。分三路从湘黔边境之铜仁、天柱、晃县一带开进。以卢焘部为左翼攻麻阳;吴传声部为右翼攻黔阳,王文华率主力为中路攻晃县,然后三路会师辰谿。胡瑛奉命为前卫司令,率部经玉屏入湘,向晃县推进。

  当时袁世凯脉往湘南的第六师师长马继增,主力驻辰谿。以汪学谦混成旅据晃县城及大、小关、蜈蚣关为犄角;另以卢金山的第十八混成旅为预备队;共有步、骑、炮各兵种三万余人。原计划控制湖南后,增援四川,以围歼川境的护国军;而忽视当时仅有四○○○多人的黔军。一九一六年元月二十六日,胡瑛部开抵晃县郊外,汪学谦部即向胡瑛部猛烈进攻,胡瑛率部奋勇迎击,毙敌百余人,汪部受挫,退守县城。但汪部自恃兵多粮足,枪械精良,城防巩固,仍不以黔军为意。二月二日,适值农历除夕,当汪部官兵正狂欢度岁之际,胡瑛突发奇兵,夜袭县城。汪部仓惶应战,弃城退往蜈蚣关、大关等要地,胡瑛迅即占愤县城,不日黔军克服晃城县全境。黔军三路经过两周激战,先后攻克晃县、芷江、麻阳、洪江、靖县、通道、绥宁等要地,全歼北军三个混成旅。马继增被袁世凯谴责,羞愤自戕。胡瑛在湘西战役中,累建功勛,升任第三混成旅旅长;战后叙功。授二等嘉禾章,叙陆军少将。

  三

  一九一七年夏,川军第二师师长刘存厚,因裁军问题,与督军罗佩金、省长戴戡发生矛盾,将罗逐出成都,戴戡阵亡。唐继尧遂以「靖国」名义,将滇军扩为六个军,大举入川。

  王文华奉唐继尧、刘显世命,率黔军主力入川,令卢焘和胡瑛两混成旅占领湘西。胡瑛率部进攻辰州时,驻该地的原湘西镇守使田应昭、副使周则范,辰沅道尹张学济三个非北洋系的将领,宣布加入靖国军,唐继尧乃任胡瑛及田、张三人为靖国湘军第一至三路司令⑶。一九一八年初,胡瑛部攻克常德,不久又与周则范部会攻临澧。镇守使王振亚向北洋政府告急,曹锟派张敬尧师及第十六混成旅冯玉祥部驰援。冯部进至津市时,胡瑛以周部配合不当,后援不济、孤军难以深入,因而退守常德。三月初,胡瑛部攻澧县,北军大举反攻,胡瑛又退守辰州,适与冯玉祥对峙。北洋政府授冯兼署常德镇守使,而冯玉祥本不愿内战,曾发表通电谓:「此次之战争,人以护法为口实,我以北派相号召,名义之间,已不若人,况乎民意机关已归乌有」⑷,乃与胡瑛、卢焘达成「剿匪、保商、安境、息民」互不攻战的默契,使人民休养生息。时人誉为「陆抗、羊祜再现今日」。所以冯玉祥在《我的生活》中回忆说:「六月下旬到达常德,那时胡瑛等部已退至辰州。打听到胡瑛的老太太还在城里,没有来得及走掉。我就派副长官宋仲良拿四百元去买了些家庭必需用品,带着我的名片去看她老人家,以表敬慰之意。后来胡瑛听说,自己从辰州来看我。我们原是熟人,我笑着问他:『你大胆的到这里来,到底带了多少人?』他说:『把我的全军都带来了!』所谓全军,只是四个手枪队而已。两下大笑了一回」从此结为深交。⑸

  同年十月,段祺瑞去职,南北和议在上海召开,胡瑛与田应昭、张学济联名迭电唐继尧,提出建议:「⒈湘西为联军门户,战时系鄂湘要害。为保障将来,应以张敬尧部撤出为第一条件;⒉请谭延闓主持湘政,收拾残局;⒊请誓不调回卢焘部,以保证滇、黔门户;……务请据情转陈军政府提出会议。」唐复电赞同⑹。

  一九二○年夏,发生了滇、黔军和川军之间的内讧。唐继尧、刘显世、王文华调胡瑛等部攻取重庆,命胡瑛以第三混成旅长兼重庆卫戍司令。此时,吴佩孚表示要与南方联合,以抗拒段祺瑞之皖系政权。三月四日,靖国豫军总司令黎天才向唐继尧建议:「酌拔驱渝黔军,由胡瑛率领东下」,则可「大为展布」。但唐继尧旨在「厚集精锐」,争霸西南,无暇东顾,未予采纳,胡瑛仍戍守重庆。此时,唐与川军熊克武内讧加剧,胡瑛建议王文华勿陷入地方的纷争,王表示同意,黔军乃离渝回黔。

  同年八月,刘显世与王文华发生矛盾,王欲取代刘显世的职位,又恐有「以甥逼舅」之嫌,遂托病赴上海医治,命卢焘代理黔军总司令,胡瑛为总指挥,整编黔军为五个旅,由窦居仁、谷正伦、胡瑛、张春甫、何应钦分任一至五旅旅长;以「清君侧」为名,驱逐刘显世。刘显世投奔云南顾品珍。王文华到上海后被人刺死。于是谷正伦、何应钦都相排挤卢焘掌握黔省军政大权,惟胡瑛拥护卢焘,形成「五旅争权」的局面。直至孙中山任命卢焘为黔军纪司令兼省长后,内讧始息。

  一九二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孙中山命令粤、赣、滇、黔各军讨伐桂系,然后北伐。胡瑛应命率部前往。孙任命胡瑛为援桂黔军总司令、兼第五路司令,谷正伦为援桂联军第四路司令。胡部吴传心第一纵队,由黔安龙、兴义渡南盘江入桂西隆、西林;陆荫辑第二纵队入百色;参谋长兼第三纵队长刘莘圆,随司令部开驻罗里。

  陆军入百色,与旧桂系刘日福部小有战斗,刘部即撤走。驻百色的田南警备司令马晓军所部团长李宗仁,营长白崇禧、黄绍竑、夏威等,不满旧桂系首领陆荣廷、谭浩明的统治,拟响应孙中山「先讨陆后北伐」的号召,联合援桂各军消灭陆、谭,而自成一新体系。所以李、白虽已探悉陆部的任务是「凡桂系部队一律消灭或收缴枪械」,但他们对陆部却不加戒备,而由李、白等亲自到距百色百余里处欢迎陆荫辑。陆入百色后,每日受到李、白、黄等的盛宴款待,陆碍于与李、白等同为保定同学情面,迟迟未执行胡瑛的命令。胡瑛认为陆太无能,又派刘莘圆率部前去完成收缴枪械的任务。但刘到百色后,因与李、白等亦是保定同学,也受到同样款待,确然难以反目。密令所部向李、白挑衅,但对方总是逆来顺受,处处退让,冲突不起来。刘莘圆通过观察分析,向胡瑛建议:「黔桂毗邻,互助之日方长,李、白、黄多谋善断,必将成为广西新兴力量,不如化敌为友,可以互相支援。」得到了胡瑛的同意后,遂与这支小部队和平相处。不久,孙中山召集各军高级将领到南宁开会,胡瑛率吴传心部去南宁。刘莘圆回贵州召兵。桂军刘日一颺部乘黔军调走,李宗仁兵力单薄,攻占百色,将李、白、黄、夏部队消灭了大半;胡瑛部留在百色的数百名伤病员也被杀害。李、白向胡瑛告急,胡电令刘莘圆驰援,击溃了刘部,并筹款两万元助李、白等为军费。李宗仁、白崇禧等遂在百色一带建立根据地,发展壮大为新桂系。因此李、白与胡瑛成了深交⑺。

  一九二一年十二月,孙中山在桂林成立北伐大本营,准备北伐,邀唐继尧任耙参谋长,唐由香港至广西后,却执意回滇驱逐顾品珍。于是唐煽惑驻桂滇军李友勛,胡若愚等四个军,于一九二二年初回滇。此时胡瑛所率黔军本驻守柳州,为不与唐接触而移往桂林。胡瑛对唐回滇一事毫无关系,但谷正伦由于不甘居胡瑛之下,乃乘机诬陷,谓「胡瑛滇人,与唐有旧,欲拖黔军随往……」,孙中山未识其真相而产生疑意,拟撤销胡瑛的职务。胡瑛乃电请辞职,支身回贵阳,表明自己并设有所谓「拖黔军随往」的意图。事后,孙中山说:「胡瑛的情形我已知道,今后一定重用他」⑻。

  四

  一九二二年夏,胡瑛携眷回云南寓居,以琴诗自遣。此时唐继尧已重掌云南政权,为扩军备战,在讲武堂创办将校队,自兼总队长培训骨干,抽调滇军中下级军官受训,以胡瑛练兵有方,聘胡为纪队副,不久唐组建国联军,委胡瑛为倾飞军第四军军长兼云南宪兵司令。

  一九二七年二月六日,云南发生了「四镇反唐」的「二‧六政变」。三月六日,四镇守使改组了云南省政府,由胡若愚、龙云轮流担任省务会议主席。南京国民政府随即发表龙云为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八军军长,胡若愚为第三十九军军长,张汝骥为独立第十八师师长,胡瑛被选为省务委员会候补委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