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元洪印象

辛亥革命网 2018-06-08 09:18 来源:团结报 作者:李学智 查看:

黎元洪在清末官至湖北新军第二十一混成协协统;武昌起义后,任湖北军政府都督、大元帅;进入民国,三任副总统,两任总统。作为清末民初时期一位重要政治人物,黎元洪确有与众不同之处,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黎元洪在清末官至湖北新军第二十一混成协协统;武昌起义后,任湖北军政府都督、大元帅;进入民国,三任副总统,两任总统。作为清末民初时期一位重要政治人物,黎元洪确有与众不同之处,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水师学堂 海军先驱

  黎元洪1864年10月19日出生于湖北黄陂县木兰乡东厂贩沙岗岭。其父黎朝相在太平天国运动时期弃田从戎,加入清军,以战功升至游击。太平天国失败后,黎朝相退伍。后因生活中遭遇困难,为寻找出路,不得不远离家乡投奔驻扎在天津北塘的直隶练军,再次逐渐升至游击。8年后,黎朝相将家眷接到驻地,这时的黎元洪已是14岁的少年。黎元洪到北塘后,被送入一个私塾继续读书。据其子黎绍基讲述,黎元洪学习异常刻苦,经常在昏暗的灯下读书至深夜,以致双眼疼痛。1884年,黎元洪考入天津北洋水师学堂。入北洋水师学堂后,黎元洪入管轮科学习,继续了他勤奋刻苦的学习精神,学习现代自然科学知识及西方语言文化,接受严格的管理和军事训练,并取得优良成绩。毕业前的最后一课,是登上一艘战舰,在天津至广州的航线上进行了为期半年的实习。在北洋水师学堂学习,接受正规、系统的现代军事教育的这五年,可以说是决定黎元洪此后人生走向至为重要的经历。

  1889年毕业后,黎元洪次年被任命为北洋水师广甲舰管轮,开始了其海军生涯。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中,广甲舰不幸触礁搁浅,当日军舰船迫近时,黎元洪等人弃船跳海。经过3个多小时的漂流,幸运地被海浪冲到辽东半岛的海岸边。黎元洪得到当地农民的帮助,几经辗转到达旅顺。

  甲午战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黎元洪赋闲,一度到上海寻找出路。不久后,清廷宣布凡曾在北洋水师效力人员可量才录用。黎元洪北洋水师学堂的教育背景及在海军服役的经历,得到由湖广总督调署两江总督张之洞的赏识,被任命负责监修南京狮子山、幕府山、清凉山等处炮台事宜。黎元洪出色的工作给张以“刚毅、坚忍,有不挠之气概”且“忠厚笃实”的印象,得到张之洞的信任。炮台修建完毕,黎元洪被任命为南京各炮台总教习。

  知兵爱兵 现代将军

  张之洞一年后回任湖广总督,黎元洪随其来到湖北,先被派至枪炮厂监制快炮,后被委为护军后营帮带(副营长)。张之洞用黎元洪助其编练新军,故张之洞于1898、1899秋—1900夏、1901年三次派黎元洪赴日本考察军事。在此期间,黎元洪的职位不断晋升,逐渐成为湖北新军重要的军事人才,黎元洪的诸多建议被张之洞采纳,如:水陆各营兵勇有重大违纪者,均须交执法官审讯,不得擅杀;将武备学堂及防营将弁学堂改建为武备高等学堂,而另设武备中学堂等。

  清政府1903年设立练兵处,翌年提出了在全国编练新军三十六镇(师)的庞大计划。湖北根据规划编练新军两镇,原四川松潘镇总兵张彪、黎元洪各为一镇统制(师长)。第一镇编制完整,兵员足额,包括步队二协(旅)四标(团)十二营,以及马、炮、工程、辎重等营队,官弁兵夫共12071名,第二镇则只有步队一协两标,加上马、炮、工程、辎重各营,供5188人。1906年4月,练兵处将湖北新军由两镇改为一镇一混成协(旅)并列入全国新军统一序列,第一镇列为新军第八镇,统制官张彪,第二镇改为第二十一混成协,统领为黎元洪。

  黎元洪在湖北新军军官中素以“知兵”著称,军事才能和名声均在张彪之上。张彪为武举人出身,属旧派将领,地位虽在黎之上,但缺乏现代军事知识和指挥才干。张彪长期跟随张之洞,张调任升迁均把他带在身边。1881年张之洞任山西巡抚时,张彪虽已中了武进士,仍在巡抚衙门内任低级军官。张之洞为显示对张彪的宠爱,将其夫人一名心腹婢女嫁给张彪,张彪于是得有“丫姑爷”的称号。张之洞虽将张彪的职位置于黎元洪之上,但在军事事务上则更为倚重黎元洪,“往往言听计从。凡军事上之计划,多取决于黎。”

  1906年10月,清廷在河南举行秋操,分编南北两军,南军由湖北第八镇和河南第二十九混成协组成,张彪并不出任指挥,而以黎元洪率军前往,指挥南军并取得良好成绩。1908年11月又举行太湖秋操,南军由江苏第九镇和湖北第二十一混成协组成,张彪名义上为南军总统官,实际上仍是由黎元洪指挥一切。此次秋操地形复杂,天气恶劣,黎元洪指挥得当,其第二十一混成协表现更为出色,南军三战三胜,受到观操的外国武官称赞。秋操完毕,清廷谕旨赏戴花翎,黎元洪“知兵”的名声遂享誉军界。

  此外,黎元洪体恤兵士,有“爱兵”的美名。黎元洪在湖北新军任职时期,“治军严仁,不滥费军需一钱。有余,即以逮士卒,故所部军装严整,绝于他军。平居卧起皆准军号,不妄先后,夜必宿军中,虽遇岁时不移。”据黎元洪长子黎绍基的回忆:当时军队中普遍存在着克扣军饷的情况,但黎元洪所部军饷按期照发,并且还设立了一个被服厂,士兵被服比较整齐,因此士兵对黎元洪有比较好的印象。当时许多管带以上的军官经常住在家里,而黎元洪常住军营之中,每月仅返私寓两次。就是在过年时也往往不回家,每逢新年,还得到军营中拜年。有人劝黎过年归家团聚,他回答说:“彼兵士何尝无家?我为领袖者,可不以身作则乎!”

  黎元洪还鼓励士兵学习文化,为督促课业他还亲自去听课,并规定,文章做得好的可免除挑土之类的勤务。据时任湖北新军第八镇步兵第三十二标第二营督队官的徐兆龙回忆,湖北宜昌县的秀才张之善,因家贫母老,还债无资,告贷无门,于是来到武昌,投入黎元洪所部工兵队当兵。不料家中老母雪天上山砍柴,失足坠地而亡。张之善闻讯痛不欲生,有殉母之念。黎元洪得知此事,亲往张之兵棚吊慰,并送奠仪银元80元,使张请假归葬其母。同时以陆军特别小学堂会办的名义,保送张之善为学兵,以慰其悲惨之心。

  抵制帝制 信仰共和

  黎元洪对于袁世凯复辟帝制一事始终持反对态度,并进行了坚决的抵制。

  在袁世凯的要求下,黎元洪将二女儿黎绍芳许配袁世凯的九子袁克久,与袁结为儿女亲家。据黎元洪的长女黎绍芬说:“袁世凯要袁、黎两家结亲的目的,是因为帝制在进行中,以姻娅关系既定,可避免我父反对。”袁世凯在准备实行帝制过程中,曾探听黎元洪的口气。据黎绍基回忆:一次,袁世凯对黎元洪说:“近来有许多人要我做皇帝,你看怎样?”又马上接着说:“这些人当然是胡闹。”黎元洪很明确地表明自己的态度:“革命的目的是推翻专制,建立共和。亲家,你如果做了皇帝,怎能对得起武昌死难烈士?”此后,袁世凯不再和黎元洪谈这件事情。

  1915年8月14日,“筹安会”建立。8月30日,黎元洪正式提出辞去参政院长职务,并表示“决不到院与闻立法职权范围外之事。”

  9月下旬,帝制派头目梁士诒发起组织“全国请愿联合会”,此后袁世凯令参政院就改变国体“征求多数国民之公意”,其帝制自为之真面目暴露无遗。黎元洪从此再不出席参政院任何会议,同时再递辞呈。11月,黎元洪再咨参政院,提出辞去副总统、参政院长、参谋总长等全部职务,命副总统府办公人员通知财政部,自11月起停发副总统薪俸,并呈报大总统袁世凯裁撤副总统办公处,对袁世凯的帝制活动进行抵制。

  12月12日,袁世凯宣布承受帝位。15日发布策令,册封黎元洪为“武义亲王”,并在京文武简任以上官员前去祝贺。翌日,国务卿陆徵祥率各部官员齐集东厂胡同黎府前,东至隆福寺,西抵皇城根,拥挤不堪,路为之塞。陆徵祥手捧册封诏令,晧立门首,黎元洪坚辞不见,陆只得将诏令交黎一副官而退。当时,反对帝制的平政院长周树模辞官并拟出京,特来黎府密晤辞别,并晓以利害,劝黎元洪勿受册封。黎元洪向周表示不会接受册封,“吾计决矣”,且即嘱副秘书长瞿瀛拟辞王位函。12月19日,袁世凯重颁封诰申令,并派大礼官赴黎宅宣读,步军统领江朝宗随行。进入黎府厅堂,江朝宗捧袁世凯的申令大呼:“请王爷受封!”黎避而不出,江则长跪不起,大呼“请王爷受封”不止。黎元洪怒而由旁房走出,大骂江朝宗“这样不要脸”,喝令左右将江拖出黎宅。此后,袁世凯又授意政事堂送公文至黎宅,封皮大书“武义亲王开拆”,被黎退还。袁还派次子袁克文送“武义亲王”金匾到黎宅,并谓“遵父命给大叔道喜”,亦被黎元洪拒绝。袁世凯还有一些其他封王举动,黎亦不予理睬。

  投资实业 利钝得失

  黎元洪1924年5月自日本返国后寓居天津,宣称此后“不在政治方面活动,决从事实业”。黎元洪曾参与了诸多企业创办投资,最主要者当为中兴煤矿,其投资40万元。此外在久大精盐公司、永利碱厂、中国银行、交通银行、金城银行、天津华新纺织公司、中国轮船公司等均有投资。关于黎元洪的各项投资收益,据曾与黎一度“接洽频繁”的薛观澜称:“黎氏经营事业,失败居多,损失不赀,其中亦有辉煌成就者,如中兴煤矿公司,黎氏晚年家用特此以为挹注。”

  位于山东枣庄的中兴煤矿,黎元洪不仅有巨额投资,还担任中兴煤矿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黎元洪每到年末都亲临公司审核账目,慰问职工。1928年5月国民革命军再度北伐兵至临城,蒋介石为解决南京国民政府的财政困难,要没收中兴煤矿。黎元洪既气愤,又无奈,急忙派长子黎绍基携其亲笔信到南京,通过谭延闿向蒋介石疏通。蒋介石的回应是:“别人的我没收,黎黄陂的我不能没收。”虽然不没收了,但蒋介石的南京政府向中兴煤矿摊派了100万元的“二五库券”。黎元洪唯恐煤矿被没收,只好将所认库券打了一个折扣让给银行,总算将此事应付过去。不料蒋介石见黎元洪认得如此“爽快”,又下令中兴煤矿再承担100万元的军饷,并规定了期限,如逾期不交,就没收煤矿。黎元洪只好多方设法,用借款、预收货款等办法,才勉强交上。煤矿算是保下来了,但中兴公司背上沉重的债务包袱。黎元洪因此受到很大的打击,烦闷不堪,患有多年的高血压和糖尿病急剧加重。5月25日,黎元洪去天津英租界赛马场观看赛马时,突然昏倒。6月1日,让秘书起草遗嘱,告诫子女要从事实业,勿问政治。6月3日病逝寓中(今天津市河西区解放南路256号。原建筑现已不存在),享年65岁。

  黎元洪是一个充满矛盾和争议的人物。他的一生,经历了北洋水师管轮、湖北新军将领、武昌首义湖北军政府都督、三任民国副总统和两任民国大总统等时段,是中国近代诸多重大历史事件的重要参与者。

  作为与实业家,黎元洪参与了诸多企业的创办、投资,是发展中国近代工业与对外开放的实践者。他与华侨创办的中国远洋货船公司,开通了香港经上海至美国旧金山的远洋航线,填补了中国远洋运输的一项空白。此外,黎元洪还参与了一些公益事业,尤其是热心教育,屡屡助学。其捐2000元中国银行股票开办天津北塘第一所小学;南开学校创校,他捐“七长公债”1万元;家乡黄陂创办前川中学(今黄陂一中)他捐款3万元。他还曾拨中兴煤矿10万元股票,筹备创办江汉大学,等等。

  作为中国转型时代的政治人物,其作为当有功有过。但由于历史的原因,长期以来海峡两岸对黎元洪的评价都并不高。章开沅先生指出,长期以来黎元洪没有享受到公正的评价,其原因既有国民党的正统史观的影响,也有大陆方面革命史观的影响。近年来,随着社会发展和史学研究的深入,学界对黎氏评价发生较大的变化,对其功绩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章开沅先生认为,“黎元洪在中国人走向共和的道路上,尽管步履瞒姗,坎坷曲折,但毕竟也是迈开第一步的先行者之一,我们理应给以必要的尊敬。”张海鹏先生则具体指出:黎元洪是“反动军阀”这个说法,是不能成立的,“我觉得在历史上给他一个基本的评价是‘有大功无大过,有过不是大过’”,参加武昌起义、反对袁世凯称帝,反对张勋复辟,是坚持共和这一中国近代历史前进的正确方向,“二次革命”期间、任总统和副总统期间的一些过,“可以算作是他的小过,从历史前进的方向来讲,他是有大功的。”这些认识或代表了现今学术界对黎元洪新的评价。

  (作者系天津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