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鼙鼓震南天──李烈钧与「云南起义」

辛亥革命网 2018-06-11 14:33 来源:云南文献第27期 作者:张镜渊 查看:

一九一五年反对袁世凯专制独裁揭起护国斗旗帜的「云南起义」,李烈钧为主要发起人之一。

  一九一五年反对袁世凯专制独裁揭起护国斗旗帜的「云南起义」,李烈钧为主要发起人之一。

  李烈钧与袁世凯产生矛盾起于一九一二年三月。袁世凯接任孙中山之临时大总统职务后,向全国发出「军民分治」通电,主张在各省设买行政长官。时任江西都督的李烈钧于五月七日致电袁世凯,以「当今急务,在于统一,不在于分治」,提出四点理由认为「分治尚非其时」,「欲以军民分治而求国政之统一,不第中央之统一愈难,窃恐地方政治益形纷扰」,不同意袁世凯的军民分治,是各省都督中首电反对袁的主张者。五月二十九日,李烈钧致电袁世凯反对向外国银行团借款,认为苛刻的借款条件是「举财政、军政一国命脉献诸外人掌握」,此举,「丧失主权」,是「关系中国存亡」。袁世凯从此对李烈钧、心怀不满。同年十月,李烈钧在南昌举行盛大欢迎会,欢迎孙中山莅赣视察,并请孙中山阅兵。消息传至北京,袁世凯于十一月派与李烈钧同至日本留学的余鹤松来赣劝说李烈钧赴京与袁一晤,当以二百万元并晋勛一位以赏,企图以重金高官诱李就范,被李烈钧严词拒绝,双方矛盾加深。十二月,袁世凯任命汪瑞闓为江西民政长,企图以此挟制,遭到南昌各界反对,汪被迫离去,袁迁怒于李。一九一三年三月,袁世凯派人在上海杀害同盟会改为国民党时任代理理事长的宋教仁,李烈钧去电袁世凯等强烈遣责,袁更为怒恼,于六月下令免去李烈钧赣督职务。李去上海与孙中山等商议后于七月返赣发动反袁的「湖口起义」,是为「云南起义」之前奏。

  因力量悬殊等原因,「湖口起义」失败,李烈钧被迫离国先后至日本、欧洲及南洋等地,联络各地同志,筹划反袁活动,计图再举。袁世凯悬巨赏缉捕,并命进驻江西之北洋第六师李纯派兵抄洗武必干原籍李家。李烈钧处境十分困难,但讨伐袁世凯的决心始终不改,力图东山再起。经过周密策划,审时度势,选择袁世凯鞭长莫及而革命基础十分雄厚的边陲省份云南为讨袁基地。缘因一九○八年李烈钧于日本士官学校炮科毕业回国后,任江西第五十四标第一营管带,为协统商德全、标统齐宝善嫉忌,诬陷未成,李离赣赴沪转去云南,任讲武堂教官、陆军小学堂总办兼任督练公署兵备处提调,并创办体育总校,鼓吹革命,培养出大批军事人材。迨至一九一五年,已登上云南军政舞台的著名人物如唐继尧、李根源、罗佩金、黄毓成、殷承瓛、赵又新、顾品珍等,均与李烈钧有同学或同事关系;李的学生中亦有多人在云南担任营长以上的职务,握有军政实权。李烈钧在未入滇前,曾派人到昆明联系,云南讲武堂的学生在得知袁世凯欲登基做皇帝阴谋活动后,无不义愤填膺,现闻李烈钧将来滇共举反袁大旗,均翘首以望,这更加强了李决计入滇大举的决心。

  李烈钧在南洋等地积极筹备讨袁事宜,不时与孙中山进行联系,得到孙的全力支持。一九一五年十月上旬,将「西南屏障,国家柱石」之刺绣,派人从新加坡送往云南都督唐继尧府邸。为进一步与唐联络,随派方声涛赴滇会晤唐继尧。孙中山也先后派出刘德泽、吕志伊去云南,联络同盟会员,策划讨袁。滇省军界中级军官如邓太中、杨蓁、董鸿勛、黄永社等,对袁世凯称帝强烈反对,反袁情绪异常激昂。十二月初,李烈钧偕同陈泽霈、曹浩森、吴吉甫、周世英、韦玉等乘船至海防,抵老开(老街)时受阻。河口关监督密电唐继尧请示,未接覆电,不敢放行。李烈钧等待数日后,迳电唐表明来意:「此来为国亦为兄,今到老开已多日矣。三日内即闯关入滇,虽兄将余枪决,向袁逆报功,亦不敢计。」次日,唐覆电表示欢迎,并派其弟唐继虞到河口迎接。李到昆明后不久,蔡锷亦脱险出京来滇,唐继尧鉴于大势所趋,这才下了决心,与蔡、李敌血为盟,举兵讨袁。

  蔡锷较李烈钧稍晚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始到达昆明。在蔡潜离北京赴日本,欲经台湾往云南时,在台湾又曾遇险。幸李烈钧早已致电台湾苗栗县后龙镇人侨居日本东京的富商、同盟会会员蔡扁(蔡智堪),请其妥善安排蔡锷由日赴台转赴云南。蔡锷到达台湾基隆港时,被禁留船上,准备遣送至袁世凯,蔡扁施展「银弹」攻势,以八千银元贿通水上日警,蔡锷从煤舱逸出,脱险至越南。在海防登陆时,幸免袁世凯派出的密探阻刺,安抵昆明。

  在蔡锷赴滇途中,李烈钧先于十二月十八日,与唐继尧、熊克武、方声涛等在昆明忠烈祠举行重要军事会议,商谈起义计划。袁世凯已于十二月十二日宣布帝制,李烈钧命钟动先起草《讨袁檄文》,秘密送交在香港的李根源交由各报馆登载。檄文义正词严,历数袁世凯二十大罪状,它在当时起到了唤醒群众讨袁的宣传鼓动作用。其中有「开武力政治之渐,使民意机关,失其自由宣泄之用」、「诬杀建国勛人张振武,使法律信用失其效能」、「妄复旧制,不俟公决,辙以令行」、「私立外约,断送盐权,换借外资二千五百万镑,厉民害国」、「阴遣死士,狙杀国党领袖宋教仁」、「兵围国会,囚逼议员,使强选总统,以就己名」、「身为豪奴,叛国称帝」。檄文提出「翊卫共和,誓除国贼」、「由军府召集正式国会,更迭元首」、「罢除违反民意之法律」、「实行代议制度」、「采取联邦制度,省长民选」等。此时,李烈钧在南洋等地华侨中筹集的经费四十万元已送到,并经越南运来军械多种,粮饷等均已筹备停当。

  蔡锷抵滇后,十二月二十三日,李烈钧、唐继尧、蔡锷和云南按察使任可澄联名去电袁世凯,要求取消帝制,处决祸首杨度等十三人,限于二十五日上午十时答复,如到时不答复即于二十五日宣布云南独立,并以电文通告各省。这份电报无异是向袁世凯射出致命一枪,已登上皇帝宝座的袁世凯,正沉醉于摆太平宴,奏天子乐,迷恋极乐世界,岂肯轻易取消帝制,置电文于不顾,调兵遣将,预为防范。李烈钧等在二十五日上午尚未见复电,便于五华山将军署大礼堂召开秘密会议,通过起义誓词,各人签名,歃血为盟,一致宣誓:

  「拥护共和,我辈之责。与师起义,誓灭国贼。成败利钝,与共休戚。万苦千辛,舍命不渝。凡我同人,坚持定力。有渝此盟,明神必殛。」

  誓以四事:一、与全体国民戮力拥护共和国体,使帝制永不发生。二、划定中央地方权限,图各省民力之自由发展。三、建设名实相符之立宪政治,以适应世界大势。四、以诚意巩固邦交。

  会上决定成立云南军政府,更改军队名称为「共和军」,蔡锷任第一军总司令,出兵四川,进图湘鄂;李烈钧任第二军总司令,进军广西,挺进粤赣;唐继尧任第三军总司令,镇守云南,以为后盾。罗佩金就任总参谋长,殷承瓛任参议处长,秘书李曰垓,副官长何鹏翔,都系滇中名流。李烈钧率领之第二军为云南军队,故称「滇军」。第二军参谋长兼续进军司令为何国钧,挺进军司令为黄毓成,参谋长华洸、参议蒋群、余维谦、何子奇,了望所所长李明扬、卓仁机,师长方声涛、张开儒,旅长盛荣超、朱培德、伍毓端,团长鲁子才、曹浩森、杨益谦等,团附长熊式辉,营长张治中、吴懋松、赖世璜等,是一支战斗力较强的部队。

  一九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云南军政府召开各界人士大会,唐继尧正式宣布云南独立,李烈钧、蔡锷相继在会上发表演说,群情振奋,声势浩大。二十七日,起义军将领在护国寺举行特别会议,李烈钧在会上提出,起义军定名「共和军」易使国人误认系共和党一派之行动,起义讨袁的目的是为护国。开会地点又在护国寺,建议将起义军改名为「护国军」。这提议获得全体正会人员一致赞同。会议决定设置军政议会和练兵处;仍用五色国旗,上加书有「再造神州」一白方旗;联名发表《护国军政府讨叛誓师文》;向全省发出布告,以安定人心。下午三时,护国军在北校场誓师起义,全军相约:绝对不争权利,不作亡命之想,如果战败,只有全军战死。起义军官兵激昂慷概,誓死护国口号声响彻云霄。二十九日,李烈钧向各省发出通电:

  「滇编两师,次第出发。钧受都督唐公命充中华民国护国第二军总司令,力薄任重,曷克胜此。抵浔阳鼙鼓,正气未伸,增念前途,愧谈往事,今向幸西南奔走,得随义麾,为国杀贼,必偿素志。然因一人之藐法,迫成兄弟睨墙,俯念及此,又复坪然。所望举国贤豪,共张大义,歼除元恶,早奠邦基。谨贡愚诚,为民请命。」

  三十日,李烈钧、唐继尧、蔡锷、刘显世、任可澄、戴戡、张子贞、刘祖武、罗佩金、殷承瓛、顾品珍、庾恩暘、黄毓成、孙永安、赵钟奇、李云峰、张开儒、方声涛、赵复神等联名向各省发出「共兴义举」的通电,以求全国各地响应起义,共伺讨袁。

  云南宣布独立后,袁世凯派曹锟、张敬尧由川攻滇,马继增部由湘入黔,龙觐光率粤军与桂军联合由桂攻滇,三路大军矛头直指云南。并命张子贞暂代云南军务,加将军街;刘祖武代理云南巡按使,加少卿衔,以排挤唐继尧与任可澄,引起内部不和,自相残杀。袁世凯一厢情愿,企图用封官加爵之诡计瓦解云南起义,岂知张、刘早已投入起义行列,致力讨袁,张子贞任将军署的总参谋长,刘祖武任第三军第四梯团司令,不但不受袁令,并且声罪致讨,表示「非威所能胜,岂利所可诱。」

  蔡锷第一军入川后与曹、张部苦战,阻止其前进。戴戡率滇军星夜驰抵贵阳,贵州宣告独立。李烈钧于一九一六年二月二十日挥师南下,临行前发出《告滇父老文》:

  「……烈钧行矣!升彼大阜,从其群丑,敢横刀跃马,竭其股肱之力,无负我父老之厚望……诸父老国本在躬,全国喁喁相望至切,其将有伟画宏谟,居内制外,策近图远,与都督唐公同德一心,汨其泉源,溉其根本,布叶垂华,润色鸿业,背负之巨,盖不特贾其余勇,策我后劲已也。」

  「护国军」第二军出军歌两首为李烈钧拟词:

  其一为:「滇军勇敢世界惊,护国扬威名。誓擒袁逆兴义兵,民国我主人。健儿之名我敢领,踊跃争前行。宝刀在手霜刃横,杀贼如杀虻。快清八方光汉京,共和千万龄。光焰万丈民权伸,看我华国杨威灵。」其二为:「弟兄们,大家齐来,细把歌儿听。袁贼世凯恨恨恨,要害众百姓。把一般,爱国军人,当成奴隶性。要教我们伧伧伧,磕头去劝进。料想他,反覆小人,有甚大本领。我们军人奋奋奋,前去革他命。那怕他,弹雨枪林,只管向前进。两军陈前猛猛猛,各把威风逞。汝看那,江浙川秦,各省都响应。四万万人醒醒醒,国耻谁能忍。愿同胞,抖擞精神,誓向黄龙饮。丹心浩气凛凛凛,万古称神圣。」

  三月十一日,李烈钧部第一梯团在罗平、板桥间与粤桂军龙觐光部相遇,发生激战,龙军在百色被起义军全歼,龙觐光被俘,李以礼相待,龙通电各省,辞去云南查办使职务,赞同共和。三月下旬,李烈钧率第二军抵达广西南宁,广西都督陆荣廷宣布广西独立。李与陆会晤后下令向广东开发。

  广东都督龙济光系龙觐光之弟,得知龙觐光部被全歼,兄长被俘,起义军攻势正旺,广西独立,向广东挺进,正彷徨间接其兄来电劝其拥护共和,为保全实力,被迫宣传广东独立。经梁啓超从中调停,李烈钧进攻龙济光之军事行动中止,于五月十二日到达肇庆,会晤军务院副抚军长岑春煊后,率第二军通过广东,向江西进发。当年粤剧曾演出《李烈钧三炮定韶关》,轰动一时。

  护国军的节节胜利,震惊了「洪宪皇帝」的黄梁美梦,给它敲响丧钟,迫使他逊位并终于忧惧而死,李烈钧在讨袁护国战争中的功勛是不可磨灭的。护国战役之后,曾有人问李烈钧:「云南首义,究竟是唐主动、蔡主动、还是先生你主动?」李烈钧的回答,义正词严,颇具至理,表达了一位爱国将领谦逊的宽阔胸襟:

  「干大事者,耻言功利,不过,是非真假,不可不明。云南首义,如果不是唐先生主动,他就不会让我和松坡进云南去。即使我们贸然的闯进去了,他也可以把我们缚而囚之,献给袁逆。唐先生只要肯于这么做,他立将发大财、封亲王,袁世凯的悬赏高达三百万元。设若当时唐先生不是早下决心,予有准备,我和松坡到达昆明前后仅只一周之间,马上就能大军陆续进发!草檄讨袁,布露天下,那怕是演一齣戏也嫌急促,居然还会是真刀真枪的干起来哩!世间没有这种.容易事,所以我说即使再蠢的人,也能把当时情景判断得清楚明白。云南首义这一个紧要关头,当然该以唐先生居首功,担重任,我和松坡,不过是远道而去,适逢其会。承蒙唐先生不弃,让我们帮他共襄义举,认真要在民国的功劳簿上记上一笔,那么,就该数唐先生居第一,松坡次之,至于我么,确是毫无功绩。」

  一九三二年,被东北义勇军救护队聘请为监事的李烈钧,于十二月二十五日云南起义十六周年时题《云南首义纪念日》诗一首:「金碧驰驱忆昔年,滇黔鼙鼓上云天,义声远播幽燕功,那得唐刘再戍边。」一九三五年,云南起义二十周年,李烈钧鉴于蒋介石对日本侵略实行不抵抗政策,愤而书联:「返日挥戈仗群力,跨驷摧酒话当年」、「愧无旨酒奠先哲,欲把丹心唤国魂」。复题《咏史》诗讽蒋:「禅继纷纷迭主宾,殷周往迹诅无因,项王再划鸿沟误,蜀主偏从魏武亲。南渡更忘三镇重,东征曾见四邻驯,欲将古今兴亡事,唤起国魂策大勛。」九三六年「西安事变」之后,李烈钧有感于怀,于云南起义纪念日题七绝、五言各一首:「昔年鼙鼓震南天,此际贼氛漫北燕,若使滇黔诸将在,同心御寇定争先。」「世态纷纭久,苍民感慨多,群贤虚抱负,犹唱《复仇歌》。」

  (本文系李烈钧先生女婿退役海军中将杨西翰将军提供)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