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胡瑛生平

辛亥革命网 2018-07-06 09:31 来源:湖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五辑 作者:范体仁 查看:

民国初年,有两个胡瑛:一是桃源三杰之一的胡瑛;一是追随蔡松坡讨袁的云南胡瑛。这里纪述的是桃源胡瑛的生平概况。

  一、前言

  民国初年,有两个胡瑛:一是桃源三杰之一的胡瑛;一是追随蔡松坡讨袁的云南胡瑛。这里纪述的是桃源胡瑛的生平概况。

  我在一九二五年与郭春涛同为北京民权运动大同盟代表,到开封参加河南督军兼国民二军总司令胡景翼的追悼会和公葬典礼,在招待所第一次认识胡瑛。那时国民党新旧党员云集汴垣,如李书城、李根源、周震鳞、邓宝珊、王陆一、刘揆一、孙岳、鹿钟麟、焦易堂、王用宾、茹欲立、谷钟秀等都在场。胡瑛时任豫督署总参议,担任总招待。胡即住在招待所内,与我住房相连,因得便纵谈。他有阿芙蓉癖,一榻横陈,应对如流。我曾乘机问他,为什么牺牲自己革命历史降袁:他说:“这是我们的苦肉计,我做郑庄公,使共叔段自毙,这就促成他(指袁世凯)早日称帝,便于讨伐。这事曾请示黄克强,得其同意,所以我在云南起义以后,即南下参加湘西护国军讨袁,以赎前愆。”我当时曾提出异议,他亦不甚强辩,只说你以后问留东同志,便知底细。回京后,曾询彭养光、荆嗣佑、于右任等,只荆嗣佑、王用宾为其辩解,其他党人都说他变节。我近年与他的女儿胡洁同在民革工作,常谈及伊父历史,又他的老友李琦亦尝谈他平生事实,并出示所藏蔡公时撰胡瑛双婚颂词和他上袁世凯万言书及一些诗词,结合我所知者,综合写成此文。

  二、胡瑛简历和他结双婚的过程

  胡瑛,字经武,其先为绍兴人,因其祖父任桃源县典史,遂落籍桃源。他生于一八八四年(光绪十年)农历三月初二。一九○三年在长沙加入黄兴领导的华兴会。经黄派往湖北发展会务。他为便于运动新军计,入第八镇工程营当兵。一九○四年,汉口吕大森等密组科学补习所,他任总干事。是年良弼来汉,他和王汉暗中跟踪良弼到彰德谋刺未遂,王汉被捕杀,他逃日本。一九○五年与宋教仁、覃振加入同盟会,世称桃源三杰。同盟会派他回鄂工作后,一九○六年加入日知会任干事。是年,刘道一、肖克昌在萍浏醴起义失败,鄂督张之洞在武汉大捕党人,他于十一月二十三被捕下狱。一九一一年春,湖北振武学社改组为文学社,他虽在狱亦加入,并常贡献意见。辛亥武昌起义,他出狱任军政府外交部长,争取各国承认双方为交战团体,严守中立。十一月初,被推为湖北代表到南京,于是月初十与十七省代表共选举孙中山为临时大总统。这时烟台党人反对孙宝琦取消山东独立,电黄兴求援,黄派胡瑛带兵三千赴烟台,于一九一二年二月七日到达烟台,被推为山东都督,经孙总统任命。因袁世凯已先任命张广建为山东巡抚,拒胡入济。胡兵力较弱,迄未能到达济南。

  同年三月十日,袁世凯在北京就临时大总统职后,派兵进迫烟台,胡瑛不战而退。袁于五月十三日任命胡为新疆、青海屯垦使,意在羁縻,并没有令其到任的心思。胡到京时,袁派冯玉祥欢迎,以示宠异。胡即在京宣处大街租设公馆,于九月与长沙饶氏、武昌谈氏同时结婚。原来胡在长沙读书时,为长沙名士饶石顽赏识,以其爱女许胡,已订白头之约。后来胡在武昌奔走革命下狱,典狱谈某以其少年而有大志,颇加照顾,其女谈素贞为二八佳人,亦于风尘中识英雄,在狱中为其烹饪洗涤,因而发生爱情,愿缔百年之好。胡出狱后,一帆风顺,饶、谈两方均催促结婚。胡以两方均不能拒绝,便决定双婚。饶石顽亦为党人,欲诉诸法律,经赵秉钧等调处,仍以饶氏为第一妻,谈为第二妻(亦不称妾),表面上为一时佳话,实际上种下无穷纠纷,后来双方诟谇不休,经常分居。但胡却因袁氏亲信赵秉钧奔走调停,对袁氏有知己之感。此为其后来降袁之一因。当结婚时,高朋满座,喜幛纷陈,江南才子蔡寅(公时)特致瑰丽颂词。尽管这篇颂词悠雅可诵,但一夫两妻,极不合理,此种勉强凑合,固为两女子之不幸,亦非一丈夫之幸福。其中包含多少矛盾,胡后来之堕落,此亦一因。饶、谈两氏始终不和,酿成极大纠纷,以致分居。

  三、胡瑛受袁羁糜,上“裁兵屯垦”万言书

  袁世凯将胡瑛挤出山东,任胡为新疆、青海屯垦使,这是一个羁縻下台党人的空衔,既无实权,又无经费,如何能去。而胡揣摩袁氏要裁撤南军的企图,竟对袁上裁兵屯田万言书,并通电全国。兹节录原文如下,亦一时史料也。

  自军兴以来,健儿齐起,南北从戎之士,合计约达百余万人。今后统一政府成立之时,所有南北各军,势不能不从新编制,以归划一,而固国防。……以瑛愚见,似宜于内外两蒙,前后西藏以及青海新疆黑龙江一带划分紧要区域,仿古屯田办法,配置被裁军队,假以资财,督其耕种,一、二年后,即可自食其力,不须巨饷。虽西北气候稍寒,不如东南和暖,亦不过冬曛稍异,秋春则无甚悬殊。往岁湘军之屯新疆,川军之驻西藏,亦未见其若何苦况,其明证也。如此则裁军不忧无衣食,国基即因而巩固。……吾党所张共和帜志,原欲合汉、满、蒙、回、藏,合炉而冶之。如稍分畛域,即不足以示大公。合之之法,首在同化,同化之道,固不一端,而迁移汉族繁盛之众,居于满、蒙、回、藏各族之中,导以语言,化其习俗,其最要也。今以裁军移植于先,即使人民规随于后,地利既辟,来者日多,久久杂居,种界自泯。统一日的,庶几可达。……

  胡瑛这个屯垦主张,虽言之成理,但是向盗贼上条陈而自剪羽毛,且怀有大汉族主义,以边地为尾闻,实中袁氏裁剪同盟会四督之阴谋,胡氏不能无责。胡虽有此议,袁氏亦绝不会让其到屯垦使之任,以实现其幻想也。

  四、筹安末路和困死南京

  一九一二年八月,同盟会与统一共和党等四小党合并改组为国民党,胡被推为评议。次年当选为参议院议员。胡既受屯垦使之命,而又不能到任,乃以赴日考察屯垦为名,向袁政府领取旅费,于一九一三年春东渡,其谈氏妻随行。故胡在癸丑革命时尚在东京,没有参加。一九一四年孙中山在东京组织中华革命党,因规定须绝对服从总理孙先生,并须宣誓及盖指模,原属于华兴会的党人,多不赞成,乃另组欧事研究会。胡加入了这个团体。次年,袁氏准备称帝,于一月一日公布“附乱自首特赦令”,准备分化党人。曾派蒋士立等赴日游说党人,胡因此动摇,欲回国投袁。东京同志章士钊、李琦等均力阻不听。胡于一九一五年春偕其妻谈氏回国。袁氏任他为参政院参政,成为袁的上宾。八月十四日,他与杨度、孙毓筠、严复、刘师培、李燮和发起筹安会,即世称“六君子”,胡为“六君子”之一。是年十二月,蔡松坡在云南讨袁,胡秘密离京南下,参加湖南辰沅道尹张某所组织的护国军,张为司令,胡为副司令。至是,胡由拥袁变为讨袁,可谓善变。

  据其自述,他于一九一五年回国时,曾得黄兴同意,但一般老国民党员多不信此说。我曾问当时在日本之党人荆嗣佑,据答:当时确有电报向黄请示,黄复电听其自决。我们认为无论黄同意与否,都不应该回国,更不应劝进,使革命遭受重大损失,决非革命家立己之道。

  一九二二年,赵恒惕宣称自治,胡回湘后,任湖南省矿务总局副理,曾为赵筹款,竟将水口山矿砂贱售于日本三井洋行。一九二三年谭延闿奉中山先生命回湘与赵恒惕开火,谭派军人宋鹤庚、鲁涤平、吴剑学等将胡扣留,迫其将矿务总局公款交出。可见他为赵卖力的一斑。

  一九二五年三月,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胡亦到京悼祭。旋赴开封,任豫督军胡景翼的总参议。胡景翼死后,他由豫入晋,成为阎锡山的食客。一九三○年参加阎、冯反蒋战役,被蒋介石通缉。阎、冯失败后,胡逃沪卧病,一钱莫名,又不能自由行动。嗣经覃振向蒋关说,取消通缉令,才到南京就医。子一九三三年九月病故于中央医院,得年四十九岁。

  五、三变与三绝

  一九六一年北京召开辛亥革命五十周年座谈会时,原武汉科学补习所同志张难先盛赞胡聪明才干,但惋惜胡变节。另一补习所会员李君说,胡一生有“三变”:原胡的祖父及父亲先后任典史及刑幕,为封建清王朝服务,而胡却参加民主革命,背叛他原来的封建阶级,这是第一变。胡加入华兴会和同盟会,一九○六年孙中山、黄兴派他回国谋响应萍测醴之役,胡与刘静庵、朱子龙(元成)、粱钟汉、季雨霖、李亚东、张难先、殷子恒、吴贡三九人先后被鄂督张之洞逮捕下狱。胡出狱后,任湖北军政府外交部长。孙中山先生以胡对革命有劳绩,且与烟台党人有联系,任为山东都督,可见党魁对胡的重视。但胡竟在革命低潮时降袁,甚至成为筹安会六君子之一,这是第二变。迨全国讨袁高潮,胡又南下任湘西护国军副司令,举兵讨袁,是为第三变。

  又江南才子蔡公时于胡双婚时作四六颂词,洋洋千言,内有将军拥“三绝之长”(即诗、书、画三绝)一句。因胡曾在武昌狱中写过绝命词,亦复慷慨激昂:

  崑仑紫气郁苍苍,种祸无端竞白黄,

  仗剑十年悲祖国,横刀一笑即仙乡。

  河山寂寂人何在,岁月悠悠恨更长。

  我自乘风归去也,众生前途苦茫茫。

  又在狱中赠同狱张难先诗一首:

  吾道消沉久,君多独苦行。

  穷交肝胆在,高义死生轻。

  忧患连知己,艰难见世情。

  十年家国泪,今日共心倾。

  胡氏习魏碑,工隶书,善画梅竹。我在开封吊胡笠僧时,曾见其当众挥笔。他当时曾赠我一联,不幸因在北京下狱时遗失。

  由上所述,胡氏于诗、书、画三事,都有造诣。虽不够称“三绝”,亦具体而微也。

  胡瑛用钱大方,毫无遗产。有女二人,一为胡洁,饶氏所生;一名星子,谈氏在东京所生。有子二人,均谈氏生,其一随谈氏在香港;其一现在江西。饶氏于前年卒于南京。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