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所知道的刘重

辛亥革命网 2018-07-10 13:53 来源:湖南文史资料选辑第4集 作者:李锜 刘赞廷 查看:

护国战争期间,刘重是参与湖南反袁驱汤斗争的活跃分子之一。

  一

  护国战争期间,刘重是参与湖南反袁驱汤斗争的活跃分子之一。

  刘重,号钦石,湖南永兴县人。年少不羁,不愿习举业。壬寅(一九〇二年)在长沙读书时,得识衡山刘揆一(霖生)。癸卯(一九〇三年)由刘介绍加入华兴会,旋入同仇会,复奉黄兴命加入以马福益为首的哥老会。甲辰(一九〇四年),黄拟乘西太后七旬寿诞之期在长沙举义,事泄,黄与刘揆一逃沪,刘重仍留马福益处任联络工作。丙午(一九〇六年)萍醴之役,刘重与彭邦栋分任联络会党与防营的任务,失败后赴沪。

  庚戌(一九一〇年),黄兴决定在广州举义,刘揆一与宋教仁、陈其美、谭人凤等在沪集议,认为广州举事,必分兵出江西、湖南,尤以湖南一路为重要,宜事先策划,乘机响应。因推谭人凤回湘筹划,刘重随行。谭派刘与彭邦栋联络湘粤边境各县如宜章、乐昌、乳源等地的哥老会及三点会党徒响应。辛亥春,广州黄花岗之役失败,刘重转至长沙与焦达峰联系。武昌起义后,刘奉焦命到宜章与彭邦栋、李国柱等联系,相机起义。刘于农历九月二十在永兴起义,被推为县知事。旋因焦督被害,谭延闿抑制党人发展,致刘、彭的北进计划未能完成。

  同年十一月,刘揆一奉黄兴命回湘。湖南党人因焦、陈被杀,革命政权为宪政派谭延闿、陈树藩等篡夺,心不能平。刘揆一后来组织相友会,党人郑人康、盛时、彭邦栋、李国柱、李翁、周鳌山、赵恒惕等都加入,因而有谋刺梅馨之举。主持此事者即为刘重与郑人康。刺梅未成,刘重赴沪。谭延闿明知事为党人所为,但不敢追究,且聘郑人康、彭邦栋、李锜为都督府高等顾问,并托彭邦栋致意刘重,要他回湖南来,企图缓和矛盾。民元选举国会议员,刘因得当选为众议院候补议员。

  癸丑(一九一三年),湖南宣布独立时,刘拟运动湘、粤会党响应,旋因谭延闿取消独立而作罢。甲寅(一九一四年)七月,汤芗铭拟裁撤驻衡阳之守备营二十营。刘重运动守备营统领赵春霆在衡阳起义,赵任溉南讨袁军司令,刘任参谋长。同时举义者尚有永兴、永州守备营。旋因汤芗铭的镇压而失败,党人张清源(宜章人)、张自得等被害。事后,刘重潜伏于新化矿山中,往来岳阳、津市一带与哥老会众联系。

  民五护国之役,刘任曾继梧的参谋。国会恢复,他赴北京游览,未就实职。民六,国会被解散,刘赴广州,在大元帅府任咨议。民八,广州国会开会,为凑足人数,准候补议员出席,刘因得参加广州非常国会。民国十一年国会二次恢复,刘补为正式议员。次年,他由广州经坪石回湘,在湘粤交界之直岭下为湘军旅长李品仙杀害,得年四十三岁。

  (李铸口述,范体仁记)

  范体仁按:刘重被害之后,国会议员彭邦栋、王正廷等在参议院提出质问;陈九韶、李锜等在众议院提出质问,直指为赵恒惕所为。刘揆一亦以私人名义电赵询问。赵复电谓系粤匪所杀,已饬郴、宜军警严缉究办。按,当时铁路未通,坪石、郴州之间,每日往来商贩不下数千人,鲜有劫杀之事。且土匪杀人,志在财货,杀一穷议员何用?揣其情,无疑系政治谋害。但当时湖南号称自治,不受南北政府管辖,故虽经北京国务院及中山先生函电查询,均无结果。

  一九二八年春,我任河北第二高等法院分院院长,时李品仙任国民革命军十二路总指挥,我们会见于北京饭店。我问李当年何故杀刘重?李说是奉上级令执行。因刘奉广州军政部长程潜密令,在湖南运动军队,扰乱地方,云云。惜当时未便深究系奉上级何人之命。

  二

  刘重和我是同族。他在家乡时和我的祖父过从的时间很多。祖父常对我们谈起刘重的事迹。在赵恒惕统治湖南时期,刘重被聘为省长公署的高等顾问,那时我正在湖南省立工业专门学校附属中学读书,还蓟他家里访问过。因此,我对他的生平有一些了解。现就回忆所及,粗记梗概于下。

  * * *

  刘重,又名进修,号钦实,以一八八二年六月十三日(清光绪八年壬午夏历四月二十八)出生于湖南永兴县江霞冲。他父亲名典夔,是一位旧学很有根柢的人,不乐仕进,在家里设塾授徒,兼以课子,一时从学的人很多。刘重兄弟二人,己居次,其兄名昌玺,已故。

  刘重少时极顽皮,不爱读书,也不听父亲的话,为其父所痛恶。他父亲外出时,常把他锁在房里,命他读书。他却在房里摆设板凳、书桌作为学习跳高的障碍,或把一根绳子系在书桌下面而将两足踩在绳上,前后晃荡以为乐。一次为他父亲闯见,要他背书,他又背不出,一怒之下,将他一脚从楼上踢在楼下。他却趁势一跳,纵身着地,若无其事,也没有受一点伤。

  刘重虽然顽皮,但极聪颖、豪迈而有大志。他读书不求甚解,但观大略,也不屑习举子业,作八股文。而他父亲所期望于他,要他努力的恰恰是举子业、八股文、试帖诗,多读闱墨时文,从科举中找出路,以博得一个正途出身。刘重很瞧不起这一套,常把书本一丢,愤愤然说:“这些东西毫无用处,读它作甚,枉费脑筋!”他虽瞧不起这一套,却能得题把笔,浮想联翩,文恩敏捷,顷刻立成,常使乡人父老为之惊异。

  刘重长大以后,到县里应童子试,他信笔直书,文如宿构,每场总是交头卷。一次出场以后,独自在考棚前院闲眺,兴致来了,使一跃而登上墙头,凭眺远景。当被差役看见,喝令下来。他回到场内,仍然坐在自己桌子上。当时主持考试的是永兴县县官赵维城,怒而斥之,查阅考卷,知道他是刘典夔的顽皮儿子,就令他退场,并且说;“这次我不许你考了!”他听了之后,毫不在乎,大摇大摆地走出考场,边走边说:“你不许我考,我不过在县里丢个案首(第一名),算得什么!我要到州里(指郴州,当时永兴是郴州府的属县之一)去取个案首给你看,你将奈我何!”后来,果如其言,在州里竟取了案首秀才。这年他才二十一岁。

  接着,他到省城去读书,进了游学预备科,开始接触革命空气,时常参加学生运动。不久,长沙发生迎葬陈天华烈士的事件,他也是一个活跃人物。为了避免反动当局的陷害,只得停学。这时他已结识黄兴、刘揆一等革命先进和著名会党首领马福益,并参加了哥老会,从此便积极投入了推翻清朝、建立民国以及尔后倒袁、反北洋政府等一系列的革命斗争。

  * * *

  刘重从事革命活动的经过,与李锜先生所述大致相同;护国运动期间刘重在湘从事反袁驱汤活动,《湖南省志》第一卷也有记述,无庸我再重复。我只提出一两点他没有提到或所述和我的记忆有出入的地方,作为订补,以就正子知者。

  (一)一九一八年南北战争时,程潜任湘军总司令,刘重任总司令部参谋处长,由衡阳退至郴县。当时我正在衡郴大道上的高亭司(属永兴县)文昌阁小学读书,校长刘颐伯和刘重交情很好。一天,校长忽接刘重由耒阳派人送来的一封紧急信,说总司令部就要开到我们学校来驻扎,要我们暂时放假,以免临时惊扰。不多几天,部队开到高亭司,总司令部驻在我们校内。当时一切需要地方供应承办的事情,都是刘重亲自出面洽办,作得兵不扰民。

  (二)一九一九年,刘重任湘南游击司令,曾向各方收编队伍。在这一段的活动中,他曾遭受两次风险:一次,他来到我们村子里(永兴县板梁刘家),在一个族人家里住了两三天,饮酒打牌。当时驻扎在我们村子里的军队是粤军马济的一个营,营长名叫谭占荣。第三天谭就将他扣押起来,解到郴县栖凤渡马济司令部,关押了三个多月。他的一个随员买通看守,在一个风雨昏黑的夜晚,将他放走了。另一次,在郴县首家洞附近,有人暗中布置捉拿他。他带着几个随行人员和一轿一马出走。可是他既没坐轿,也没骑马,个人单独走在前头很远。结果敌人拿住了他的一个骑在马上的随员,本人得以脱险。

  (三)赵恒惕统治湖南时期,对刘重表面拉拢,并以省长公署高等顾问一席相羁縻,实则暗中防范很严。原因是两人的政治路线不同:赵挂着联省自治的招牌,实际倒在吴佩孚的怀里,替他充当鹰犬,阻止中山先生北伐;刘则身为国会议员,向来奉行中山先生的革命主义,和程潜的关系较深。因此,他与赵恒惕在政治上完全处于敌对的地位。一九二四年秋,刘重接到粤方友人(听说是程潜)函电,催促前往广州,他便计划秘密离湘。这时他母亲的坟基塌陷一边,他借口修坟回籍,在家里住了几天,就轻装简从,间道赴粤。他自己以为行踪秘密,警惕性不高,殊不知赵恒惕的密探早已尾随其后,并且已经密令沿途驻军严密查缉,就地枪决。他行至郴县樟桥的时候,宿在一家饭铺里。夜晚密探就和他睡在一起,他还没有察觉。第二天清早,他继续前进,个人单独先走,到达郴县和宜章交界的大坪里地方时,他没看见后面的行李和轿夫(他们已被扣留)跟上,又折回樟桥,遂被捕。当即解到驻防郴县的第四师李品仙旅司令部,未加讯问,翌晨破晓,就被杀害。时为一九二五年一月八日(农历甲子年十二月十四)。第二天,他的随员将灵柩运回原籍,安葬于瑶岭狮子形。

  刘重被害时,年四十三岁;遗一妻、二子、三女。长子克明、次子克歧,在重死几年之后已相继死亡。现存二女:一名文节,一名如清。

  * * *

  刘重身材瘦长,最善于走路,一日能行二三百里,其速度几乎令人难以置信。一九一四年他的父亲逝世,他在长沙接到家电,登时就道,回籍奔丧,相距六百里,仅两天就赶到家中。因此,他曾有“飞毛腿”、“神行太保”的诨名。他平时也备轿马,但很少乘骑,原因是没有他自己走的快。他的随从人员要具备一个必要条件。走路要赶得上他。他还有一个特长,就是善于跳高。每当紧急危险的时候,遇有障碍横在前面,他总是一跃而过,神色不变。我听说他一生经受过不少风险,常因他善走、善跳的本能而化险为夷。最后一次被捕,是他自己送上敌人的刀俎,又当别论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