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福林自述(5)

辛亥革命网 2018-09-03 10:28 来源:广州文史 作者:莫纪彭笔录 李业宏整理补充 查看:

李福林是国民党政要,早年结识孙中山先生并加入同盟会,拥护孙中山先生,曾参加过镇南关之役、庚戌广州新军之役和辛亥三·二九之役,以及光复广东、护法运动、驱逐旧军阀莫荣新、平定商团叛乱和刘(震寰)、杨(希闵)叛乱诸战役。

  十二、民国15年北伐与“剿共”

  快要到国民政府成立。所部队伍又奉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五军,我仍任第五军军长;同时,任政治委员会委员,军事委员会委员,民国15年(1926年),国民党中央改选,被选为候补监察委员。中央继承先总理遗志,兴师北伐。在我个人经验中,民国11年(1922年)北伐为第一次北伐,如今已是第二次了。第五军光荣地参与,并分得第二次北伐的一部分任务。惟时政府意旨,后方勤务同等重要,仅调我军第十六师随大军北行,其馀大部分军队在省河留守。第十六师由练郁文师长统率,所向俱能达成任务,增加本军荣誉。后奉派驻防淮河,保护国家税收。据他报告前来,凡驻扎地点,军民相安无事。练师长不愧为福军一个好同袍。自民国以来,不论番号如何编成,出征或留后,福军所在之地俱得民心,给与人民以福利。第十六师转战至南京上海一带,副师长王若周接受了宋子文的厚赂,改编为税警团。总团长为冯秩裴,装备精良,有宋家军之称。其时上海法租界有越界筑路事件,经交涉后,法国人虽退出,但仍不许中国军队入驻,遂以缉私为名,调税警入驻。十九路军淞沪抗战,税警亦当其冲。以袍泽多粤人,故与十九路军颇能并肩作战。战后被改编为八十八及八十七师,以俞济时等任师长。重入蒋氏掌握。及八·一三之役,该两师亦率先参战。一·二八之役以后,十九路军伤残士卒,未获安置,乃借出河南医院为“十九路军残废教养院”。这院址的来历,也有一段故事。事缘广州岭南大学乃美国教会所办,校长为钟荣光,为扩充校址,向教会邀功起见,不择手段,以贱价买民田。先收买四周之田,被围的田主常被留难,然后又贱价收买,乡民苦之,向我投诉。乃将邻近大学之田买下,截断蚕食之路,并于此地兴建河南医院。日军占广州后残杀十九路军的残废军人,医院亦夷为平地。抗战胜利后,张发奎在此地兴办长风中学。

  大军北伐的次年,为民国16年(1927年),12月11日,我正在大塘家中休息,时为中夜,忽闻河北发炮巨声!从睡梦中惊起,披衣倾听,其声忽发忽止。知道河北一定有事情发生。我在揣料着,即摇电话问公安局。那边回答得含糊其词。我连声呵诘,答话仍是含糊。但其中一句稍为清晰,好象说:“这时不能过河!”弄了半天,横竖没办法,探头一望,四周黑沉沉的,此时当是黎明前的一刻了。索性整衣出门,跑到村前那间老茶居(即茶馆)饮早茶。茶点吃完,回家一转,然后到军部再作道理。刚到得家门,却见张发奎、黄琪翔、邹敏初、邹殿邦等四位客人,是由邹殿邦引路来大塘的。始知共产党昨夜在河北起事! 我马上同他们到海幢寺军部,一路行一路听他们讲话,是共产党叶剑英率领教导团发起的,河北各机关为共产党悉行占领。张发奎、黄琪翔两家被搜,侥幸运气好逃得快,未为所害,逃出后即过海来找我,但是河面交通工具早为共军所封,无法过海。乃忆及邹殿邦住在东山,有私家电船,卒借得他的电船偷渡云。他们只管讲他们的话,我只管想我自己的事。不觉大家已到了海幢寺第五军军部门前了。在军部开了一个临时会议。会议决定办法如下:第一,先固守河南,传令各部队,各民团立刻布防;第二,从速隔离这个野火,免于燎原,派队千人由东圃渡河,以拊敌之背;第三,驻高塘部队3000调回近郊,以便及时出击;第四,张、黄立即动身前赴西江,把驻防肇庆各部队开调增援。会议已毕,立即送客出门,分头办事。

  我正在军部门前,南武学校操场召集本军员兵训话,忽有驳壳枪声响,子弹从横面扫来,幸未伤人!这里四周必定埋伏有共党无疑!立刻停止训话,分别派人在四邻左右严加搜查,捕获二人。于是把河南机器工会的代表请来,会商肃清内奸方法。由军警协同工会按嫌疑家宅检查,牵涉1000多人。这些多半是工人。原日,河南机器工会干部分子有另一种社会主义信仰,与共产党互相水火,为了信仰不同,时常闹出争工作和争地位的事件,这是我平时所熟知的。如今这么多工人受了嫌疑,其中必有挟嫌报怨的毛病,再详为讯问后将他们各个释放回家,以此,收到人和之效。这次共产党暴动失败后,被捕者无数。其时,吴稚晖提出“宁杀错一千,不放过一个”的口号。于是被捕者,其被逮解河北的,多被杀害,甚至成串捆绑,以船载往白鹅谭,悉数推下淹毙,我知其枉杀必多,故以后凡捕获者,如经担保,即予释放。这次暴乱参加者约有2万之众,来势迅猛。而我军和他们隔了一条珠江,未曾波及。而且调赴东圃一部处置及时,把燎原火势稍稍抑戢。到了北江军队及张黄二部到达,向大小北门夹击共军。我所部军警过河,把握得长堤各据点,合围之势既成,共军乃溃败。省河附近零星小股,分队把他们扑灭。剿共一役,用兵计三日,广州秩序悉行恢复。有如此一宗案情:暴动第一日,港、澳各方已经知悉,惟港澳海轮仍然开行。我便分饬密探在轮舱上侦察搭客,以防共党乘机入城增援。果然于第三日得报:香港轮舱上有头二等客70馀人,个个都是穿新西装的青年,形迹可疑。到了轮入内河,这班西装青年,望见河南一岛,戟指大骂李福林,喊打,喊杀。根据情报,乃派大队往搜,搜出证据确凿,且人人直认不讳,在枪杀他们时,大呼中国共产党万岁!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