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政府安葬章太炎前后

辛亥革命网 2018-09-13 09:15 来源:团结报 作者:华强 查看:

1936年6月14日上午7点45分,一代国学大师章太炎因鼻咽癌合并胆囊炎、气喘病等,在苏州锦帆路住所走完了他的一生。

晚年章太炎

  1936年6月14日上午7点45分,一代国学大师章太炎因鼻咽癌合并胆囊炎、气喘病等,在苏州锦帆路住所走完了他的一生。

  预留遗嘱

  章太炎致命的病因是鼻咽癌。他在中年的时候,鼻子就不太好,常常流清鼻涕甚至无端出血,他从未介意,袖子一擦了事,所以他的袖子经常是亮晶晶的,也许这就是鼻咽癌的早期征兆。除了鼻子不适,章太炎身体没有其他什么毛病。

  身体状况的变化最早发生在他大儿子结婚的婚宴上。那天,章太炎突然倒下并陷入昏迷,抢救以后脱离危险,但自此以后身体江河日下。医生诊断为鼻衄病,此病今日称作鼻咽癌,是一种异常凶险的癌病。他生平嗜烟,自清晨起床至夜间睡眠,纸烟一根接着一根,几乎终日不离手。虽然得知患了鼻衄病,他也没有停止吸烟。

  患病后,章太炎已有预感。章太炎预留《遗嘱》一通。《遗嘱》对家庭财产作了分配。章太炎预留《遗嘱》后没有活过3年,不过11个月即离开人世。临终前,没有再立《遗嘱》。

  蒋介石赠款

  1934年秋,章太炎由上海移居苏州,在苏州开办“章氏国学讲学会”。1935年3月的一天,国民党中央给章太炎来电,邀请他到南京讲学。章太炎复电国民党中央,表示身体患病,无法离苏。

  电报拍发以后的一天夜晚,章太炎已经入睡,时在南京中央大学任教的章太炎弟子黄侃突然到苏州造访,把门拍得山响。夫人汤国梨见是黄侃,告先生已入睡,有事明天再说。黄侃要去敲先生的门,被汤国梨阻止。黄侃吞吞吐吐地说,日内如有人来找先生,请先生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云云,言罢匆匆离去。

  黄侃离开苏州后两三天,果然有人来访,来者是国民党中央委员丁惟汾。原来蒋介石获悉章太炎病情后,特派同盟会元老、国民党中央委员丁惟汾作为国民政府代表前往苏州慰问,赠币1万元作疗疾之费。章太炎与丁惟汾是旧识,两人开怀畅谈并同游苏州名胜。3天以后,丁惟汾到章太炎居所告辞,章太炎将他送到大门外。章太炎回到居所,发现茶几上有一封信,打开以后,竟是一张1万元的银行支票,附一信笺。信笺上寥寥数语,以“都下故人”名义“致万金为疗疾之费”。当时,1万元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章太炎知道他的病没有什么特别的治疗方法,无功不受禄,想把支票退回去。汤国梨想到黄侃的连夜造访,一定与丁惟汾到苏州有关。汤国梨说,“章氏国学讲习会”缺少资金,有的学生经济十分困难。汤国梨向章太炎建议,不如以蒋介石给他治病的钱作为国学讲习会的助学金,章太炎十分赞同,表示此举正合“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之意。

  “饮可不食,书仍要讲”

  1936年6月7日,章太炎吃了晚饭后照例在夫人的搀扶下在住宅的院子里散步。章太炎步履踉跄,突然昏倒在地。汤国梨立即请博习医院主任医师、美国人苏迈尔诊治。经过抢救,章太炎睁开了眼睛,但已无法起床。

  6月13日,章太炎高烧至40度,持续不退。14日凌晨,章太炎口中吐出鼻菌烂肉2块,随即进入弥留状态。夫人汤国梨、好友李根源、医生苏迈尔等围绕在病榻周围,国学讲习会的学生每人手举一支点燃的香跪在卧室门外,为先生祈祷。夫人汤国梨贴着章太炎的耳朵问他有什么话要说,章太炎断断续续地吐出两句最后的嘱托:“设有异族入主中夏,世世子孙毋食其官禄。”汤国梨等人点头称是。

  7点45分,卧室中传出汤国梨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最后的时刻来到了,弟子们低低的啜泣变成号啕大哭。章太炎除了患致命的鼻咽癌外,还患有胆囊炎、气喘病和疟疾。逝世前数日,章太炎已不能饮食,章太炎仍坚持执卷临坛。他的家人劝告他卧床,他说:“饮可不食,书仍要讲”。弟子汤炳正与李恭见“先生目已瞑,而唇微开,像有什么话还未说完”,遂一边唸“阿弥陀佛”,一边“以手托先生下颔,使唇吻渐合。”

  国民政府颁布《国葬令》

  章太炎逝世的消息公布后,国民政府拨专款3000元作为章氏治丧费。社会舆论呼吁政府给予国葬,张继、居正、冯玉祥、李根源、丁惟汾、程潜、谢武刚、陈石遗等提议请国民政府讨论。7月1日,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作出“章炳麟应予国葬并受国民政府褒恤”的决定。7月10日,南京《中央日报》正式公布《国葬令》。

  《国葬令》下,原本沉寂的苏州锦帆路突然成为车水马龙的世界,苏州、南京、上海及全国各地到章府吊唁者络绎不绝。亲自到南京来吊唁的有丁惟汾、张继、段祺瑞。拍发唁电或派代表到苏州吊唁的有蒋介石、冯玉祥、张群、张学良、杨虎城、孙科、于右任、陈果夫、吴佩孚、孔祥熙、李烈钧、唐绍仪、冯自由等。花圈、挽联从厅堂一直摆放到大门,连矮墙上的紫藤也挂满了白花。

  汤国梨为章太炎选择了一口贵重的楠木棺材,价值3000元。棺材店老板素来仰慕章太炎的学问,仅以999元的成本价出售。章太炎身披五色旗安葬,这是他生前的安排。据他的家人回忆,当时一时找不到五色旗,即以五种颜色的丝绸拼接而成。章太炎的一生与中华民国结下不解之缘。1906年12月2日,在《民报》创刊一周年纪念会上,孙中山发表关于三民主义与五权宪法的演讲,演讲中述及“中华民国”。次年,章炳麟在《民报》第17号发表《中华民国解》一文,正式提出“中华民国”这一称号。中华民国成立后,以红黄蓝白黑五色图案作为国旗,象征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章太炎身前留言,死后当披五色旗,以示自己的民主共和理想不灭。

  天方夜谭

  章太炎去世后不过两个月左右,章家发生一件奇怪的事情,直到今天还是一个谜。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个年约40多岁的妇人,操着广东口音的普通话辗转找到苏州锦帆路章家,对汤国梨自我介绍说,她从南洋经上海到苏州。她所在的组织以章太炎为首领,每日与首领保持联系,近日消息忽然中断,始悉首领去世。她问汤国梨说:“组织中有3支金镖,其中一支系由首领执管,未知首领去世前是否将金镖交给了妇人?”来人的一番话听得汤国梨一头雾水,汤国梨从来没有听说过章太炎在国外组织担任什么首领,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金镖。至于每日保持联系,更是天方夜谭。妇人送40元礼仪,在章太炎遗像前跪拜行礼,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离去。汤国梨感觉此人并不像骗子,送来人50元作为程仪,从此以后没有消息。

  选择墓地

  章太炎生前曾两次为自己选择过墓地。章太炎向来崇敬抗击异族的英雄,他希望自己百年后能与英雄为邻,说百年后希望葬在“攘夷匡夏”的明朝刘伯温墓侧。1936年,章太炎第二次谈到墓地问题,说百年后希望葬于抗清英雄张苍水墓侧。

  章太炎逝世后,当时年已57岁的汤国梨颠簸着一双小脚,在杭州西子湖畔落实了墓地。可是,国民政府的“国葬”迟迟未能落实。据说当时章太炎的墓穴工程已完成过半,计划在墓侧建“太炎图书馆”的事情拖了后腿。章太炎逝世当年发生“双十二事变”,次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汤国梨据此断定安葬之事不得不暂停。

  卢沟桥事变后,汤国梨快刀斩乱麻,决定就地入土。章太炎住所称章园,章园有一干涸的水池,下为防空洞,汤国梨决定将灵枢在此临时安置,遂于1937年7月将章太炎灵柩暂时入土,未料这一临时的安置竟长达18年之久。

  1937年11月,苏州沦陷。一日,一群日军进入章太炎住宅,在章家后花园看到一座没有墓碑的坟墓,认定坟墓里埋有财宝,不顾章氏看门人颜寿荣苦苦劝止,开始动手挖墓。此时,一个日本军佐闻讯赶来,喝退了无礼的日军。数日后,这个日本军佐在墓旁立一木柱,上书“章太炎之墓”,此后章太炎墓没有再遭受日军骚扰。

  汪伪时期,浙江伪省长以国葬章太炎为诱饵,力邀汤国梨出任伪职,为汪伪政权涂脂抹粉,遭到汤国梨拒绝。及至抗战胜利,国民党还都南京,汤国梨再次为国葬奔走,国民政府部门之间相互推托,一直到蒋介石离开大陆,国民政府《国葬令》终成一纸空文。

  18年后实行国葬

  新中国成立后,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沈钧儒、高等教育部部长马叙伦、浙江省省长谭震林、浙江省委书记沙文汉、上海人民法院副院长叶芳炎等为章太炎安葬西子湖畔一事多方磋商,达成共识。

  1955年4月3日,在周恩来总理的直接关怀下,浙江省人民政府正式为章太炎举行安葬仪式。墓址选在杭州南屏山麓、荔枝峰下抗清英雄张苍水墓之侧,这正是章太炎先生生前看中的地方。先生灵柩迁入张苍水墓之东南,全部费用由国家负担,实现了真正的国葬。葬礼由马一浮先生主持,全国政协及江、浙两省党政机关送了花圈,各地发来的唁电、挽联等无数。章太炎先生生前的愿望终于在18年后得到实现。章太炎灵柩移至杭州后,苏州原址作为章太炎衣冠冢,碑刻留原处。

  遗憾的是“文革”风暴来临,在风靡全国的“破四旧”运动中,章太炎的墓被红卫兵强行挖掘并开棺暴尸。棺材打开的时候,章太炎遗体虽然历经30年仍完好如初。章太炎遗体被红卫兵从棺材里拖出来,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章太炎墓地随后被红卫兵平整为菜地,在地下埋了30年的楠木棺材完好如新,竟不知去向,墓碑亦告失踪。章太炎遗体化为白骨后,由一心地善良的园林工人捡拾遗骨,草草掩埋。

  1981年10月,杭州市政府根据中央指示,重新修复章太炎墓,捡拾其遗骸重新安葬。墓碑刻“章太炎之墓”,系章太炎生前亲笔所书,时间是先生在北京为袁世凯囚禁期间。原文“太”字,下为两点,系古体。

  (作者系国防大学教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