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辛亥革命三杰

辛亥革命网 2018-10-18 08:57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李娜 查看:

在辛亥革命时期被称为云南革命三杰的,并非革命成功后当上高官的人,而是长期进行艰苦卓绝的革命活动、在民众中有着广泛影响的革命志士。

  云南的辛亥革命可分为两个阶段:1916年至1910年同盟会在滇西和滇南进行多年的革命斗争为第一阶段,1911年至1912年辛亥革命成功建立政权为第二阶段。

  在辛亥革命时期被称为云南革命三杰的,并非革命成功后当上高官的人,而是长期进行艰苦卓绝的革命活动、在民众中有着广泛影响的革命志士杨振鸿(字秋帆)、马骧(字幼伯)、黄毓英(字子和)。

  由于近代中国人民深受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和封建势力的压迫,激起了反侵略反压迫的爱国主义斗争。1905年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在日本东京组织成立了中国第一个资产阶级政党同盟会,云南留日学生有数十人加入。

  1906年,同盟会员杨振鸿毕业于振武学校,被滇督丁振铎电调回国,担任体操学堂监督期间,他开始暗播革命种子。后来担任腾永巡防营管带,教练新式兵法,开办学校,就组织演说会,做革命的宣传组织工作,“腾越兵民,因此崇拜者甚众”。[《云南光复诸人事略·杨振鸿传》,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七辑,第283页。]

  此前同盟会员秦力山在滇西活动已奠定一些革命基础,经杨振鸿的进一步鼓吹,民智大开。腾越、永昌、大理等滇西重镇的革命火种很快燃烧起来。杨振鸿在滇西又发展了许多同盟会员,壮大了革命队伍。当地官吏告发杨振鸿鼓吹革命,准备狙杀。杨振鸿在刘辅国掩护下脱离险境,经新加坡东渡日本再次留学。[ 何畏:《杨振鸿滇西革命纪略》,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四十一辑,第182页。]

  马骧(1987年经云南省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1906年在大理加入同盟会,于1907年先后两次在下关将军庙、江峰寺的群众大会上演讲,宣传革命思想,远近各属到会数百人,被下关厘金总办钱登熙告发为乱党首领,密禀上司拿办,幸得大理县长之子杨梦愚(学生)通风报信,幼伯得以单身出逃,从此行踪靡定,忽而国内,忽而海外,多方联络革命志士进行反清活动。[ 马德荣、马铠:《辛亥革命的积极活动家马骧》,载《大理市文史资料》第一辑,第11页。]

  清朝末年的哥老会等会党组织,是进步的秘密反清群众组织,它不同于民国中后期被军阀操纵利用的哥老会。发动会党进行反清起义是同盟会初期的战略部署,早期在云南活动的同盟会员都参加了哥老会,马骧在哥老会担任一定职务,由于多年革命斗争锻炼,在会众中威望很高。

  1908年3月29日,胡汉民等同盟会员发动了黄明堂、王和顺、关仁甫、张德卿等人率领的三点会民军,举行了云南河口起义。起义军迅速扩大到3000人,粮饷紧缺,面临极大困难。[ 孙中山:《致池亨吉函》,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四十一辑,第11页。]马幼伯参加了河口起义,亲身加入战阵。

  居正、杨振鸿、黄毓英、杜钟琦(字寒甫)等人从日本南下支援起义,闻河口起义失败,即到槟榔屿谒见孙中山后赴仰光,马骧也辗转到达仰光。他们在仰光创办《光华日报》,不久即分头回滇进行革命活动。黄毓英、杜寒甫负责发动干崖(今盈江)十八土司,喻华伟、李遐章、王尧民、何畏负责发动腾冲巡防队,马幼伯负责发动滇西哥老会组织。

  这年冬天,马幼伯在永昌(今保山)发动三点会首领杜文礼等人,组织起民众武装力量[ 田冠五:《辛亥革命保山起义的一点回忆》,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一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云南省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1962年3月编印,第168页。],马幼伯又向旅暹华侨林定一借得巨款,购买枪弹运回国内,起义条件日趋成熟。[ 马德荣、马铠:《辛亥革命的积极活动家马骧》,载《大理市文史资料》第一辑,第9页。 ]这时吕志伊从东京抵仰光,与居正共同办理《光华日报》。

  1908年12月,清朝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在两天内相继死亡,清廷震动,同盟会决定于腊月初四日在永昌发动起义。杨振鸿等人赶到永昌时,由于起义军因人误事,杜文礼、白年、王联升等会党民军的行动也被清军发觉,守永昌城门的内应被换掉,起义军难以攻城,清政府又从腾越新军七十六标调两个队来镇压,永昌起义失败,杨振鸿在逃离途中恶性疟疾发作,愤慨吐血而亡。[ 何畏:《杨振鸿滇西革命纪略》,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四十一辑,第189页。]

杨振鸿(字秋帆)

  革命火种是扑不灭的,黄子和、马幼伯、杜寒甫等人形影不离,生死与共,在滇西奔走呼吁,坚持不懈地进行组织发动工作。他们发动矿工农夫,组织革命力量。他们为避清吏追捕而躲进山洞时,当地群众还冒着生命危险送饭送酒给他们吃。[ 马德芝:《先父马骧二三事》,载1987年9月19日《云南日报》第3版。]由于常年活动于瘴疠之地,个个都染上了疟疾,然而意志更坚。

  他们持刘辅国介绍书到腾越卧牛岗与张文光会晤,结为生死之交,马幼伯和张文光所代表的两支哥老会联合起来,革命力量更加壮大。[ 祝宗云:《滇西光复伟人张文光传》,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七辑,第217页。]他们不避艰险长期在滇西进行革命活动,马幼伯的儿子马有开因家庭贫困缺医少药而夭亡,马幼伯也无暇回家照顾。[ 马德芝:《先父马骧二三事》,载1987年9月19日《云南日报》第3版。 ]他们准备在腾越再次起义,但“清吏严缉,逻骑四出”,没有成功。后又在大理、蒙化(今巍山)一带“诡托开矿,广结党人,蒙化厅丞微闻其事,密谋逮捕”,只好又转移。[《云南光复诸人事略·黄武毅公事略》,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七辑,第267~268页。]

  竺鸣涛、黄子和等人到峨山准备起义,清吏追踪,将竺鸣涛逮捕,杜寒甫星夜兼程赶回峨山营救出狱。

  “庚戌(1910)春正月初一日,复抵下关,潜身于马骧家中,中虽有机可乘,苦无枪械。”“又居大理半载,主马幼伯家,皆日以求志士谋倡义为职志。”[ 李根源:《故友黄子和烈士传补》,载1912年10月19日《天南日报》,第6页。]

  马骧、张文光等人在腾越、永昌、顺宁各属联络同志三千余人组织“同志会”团体,奠定了滇西辛亥革命基础。1910年冬,腾永地区起义条件逐渐成熟,旅缅经商的同盟会员寸尊福愿助数万金为饷械费。杜寒甫赴仰光报告,吕志伊约黄兴到仰光,同赴皎墨与寸尊福晤商。当时英军突然侵占我国片马地区,运滇饷械又被暹罗(泰国)官吏扣留,于是只好取消原起义计划。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