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巴渝又一人:原铜元局局长王雨农

辛亥革命网 2019-01-15 09:27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永蔚属金 查看:

说起辛亥革命前后那些旧事,许多人都知道原巴县南彭的石青阳,但是,同为辛亥宿耆的石青阳联襟兄弟,铜元局王瓒绪的前任局长王雨农却很少有人知道。

  说起辛亥革命前后那些旧事,许多人都知道原巴县南彭的石青阳,也大都知道原铜元局第九任局长,后来抗战时当过四川省长的王瓒绪。但是,同为辛亥宿耆的石青阳联襟兄弟,铜元局王瓒绪的前任局长王雨农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不能不说是辛亥史料研究中的一点遗憾。

  王雨农出生在现重庆市巴南区安澜镇院子村,要介绍这位老先生还要先从他父兄说起。

  清代同、光年间,綦江县有个《瀛山书院》,原巴县南龙人王式如就曾是这个乡庠的院长。王式如又名正钰,清咸丰五年出生于原巴县廉里四甲世代书香的王家花园。式如的祖父是乾隆年间的恩贡生,父亲弟兄三人,都是道光年间应召入围的太学生。光绪五年已卯,王式如以秀才入泮后,连陞副贡生,加国子监典籍,诰封文林郎。

  王式如长子海翎,又名大鹏,清同治十一年出生在于原巴县南龙祖宅。王海翎自幼聪慧,4岁起就在父亲的严训下发蒙读书。他学习十分刻苦,真有古人挑灯夜读,悬梁刺股般的勤奋。此公读书万卷,满腹经纶,不到18岁名字就跃上了重庆巴县衙门童生预试的榜首。光绪二十七年辛丑科,王海翎考中秀才,次年乡试,他与巴渝名儒向楚同科中举,经业师保举,他走马上任,赴陕西武城当了知县。

  王海翎入仕之时,正值风起云涌的维新变法运动势漫朝野。变法失败后,他目睹清政府腐败无能的独裁统治,忧心如焚,毅然支持弟弟雨龙加入了重庆同盟会的民主斗争。民国六年,王海翎自己也果断地投入了如火如荼的讨袁运动。嗣后,王海翎挂衔四川西充县长,协助石青阳组建了“川北讨袁军”。王海翎本一介儒生,秉性温良,自持平生以忠孝仁义为本。他不仅厌恶官场倾轧,更疏于戎马倥偬中的尔虞我诈。在张牙舞爪的各路军阀和错综复杂的地方恶势力的胁迫下,他深感壮志难酬,无以施展平生抱负。任职三年后,他便辞去县长职务,书笈一挑,两袖清风,慨然回到家乡赋闲吟诗去了。

  王海翎的二弟就是原铜元局第八任局长王雨农。

  王雨农又名大霖,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生于现巴南区安澜镇院子村。他自幼在父兄的熏陶下,很早就知道孜孜不倦地自已用功读书,加之他思维敏捷,触类旁通,很早就表现出了知识广泛,才华横溢的秉赋。刚及舞象之年,王雨农与大哥海翎同时参加了巴县的童子试。旧时科场中汚七八糟的种种积弊不少,他对此逐渐产生了厌恶,于是不顾众人劝说,愤而放弃了八股文章,从此便视功名利禄为粪土,开启了他的新的人生。

  在清末社会变革新思潮的影响下,王雨龙思考着要走一条与父兄迥然不同的人生道路。初及弱冠,王雨龙便大起胆子,只身一人到重庆码头投靠亲戚,学习商贸实业的经营之道。不久,他在友人的撮和下与大名鼎鼎的但懋辛合股开设了槐裕懋钱庄,并被推选出任董事长。

  王雨龙大有祖风,为人直爽豪迈,轻财重义,谦恭严谨,谈吐不凡。“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 是他一生谨遵的座右铭,他喜欢与有学问人士交往,很快就结识了许多在重庆的社会上层人士。后来他又创办了复元庆洋行,开始经营外贸业务。后来抗日战争中的国民政府粮食部长徐可庭先生,当时在经济界已小有名气,许多商家都极力想把他拢络到门下,但是,由于王雨龙处处高人一着,徐可庭最终还是选择了复元庆洋行,给王雨龙当了首席帮办。

  王雨龙之妻是石青阳的姨妹,两人是连襟弟兄,算是内亲,感情自然笃厚。由于石青阳的关系,王雨龙结识杨沧白后,交往频繁,直至义结金兰。当时杨沧白、梅际郇、朱必谦、童宪章、吴俊英、董鸿诗、吴梅修、陈崇功等重庆辛亥时代的进步人士,经常秘密集会于王雨农私邸桂香阁。他们一起讨论国事,寻求国富民强之道,特别甲午战争后,面对清政府政治腐败,经济衰退,军事落后,丧权辱国的残酷现实,他们商讨秘密成立的重庆首个革命团体“公强会”,会址就设在王雨龙的桂香阁。“公强会”的成立,为重庆同盟会的组建,奠定了坚实的组织基础。

  四川保路运动爆发后不久,武昌起义也取得成功。重庆同盟会诸公见起义时机成熟,便积极与重庆周边川东、川南等各州县联系策划,先后通电宣布起义。王雨农此时积极参与了组建重庆蜀军政府的工作,他和杨沧白、张培爵、夏之时、朱之洪等人一道唤起民众,一举摧毁了满清朝庭在成渝各地的腐败政权。

  民国二年,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兴兵讨袁,四川杨庶堪、熊克武、但懋辛、石青阳等人积极响应,迅及在重庆设立了讨袁总司令部。石青阳还召集旧部组建了川东游击军,石自任司令,王雨农任参谋长。讨袁失败后,杨庶堪、石青阳等被袁世凯通缉,被廹离开重庆暂避锋芒。此时王雨农毅然前往涪陵、丰都、忠县等下川东一带,召集旧部,四处转战,八方游击。通过艰苦卓绝的多次战斗,不仅让王雨农在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军事经验,而且也卓有成效地打击了袁系鹰犬重庆镇守使周骏“清乡” 剿杀的反动武装。

  民国四年,袁世凯成立“筹委会”, 疯狂进行了登极称帝的复辟活动。八月,孙中山委任卢师缔为中华革命军四川总司令,石青阳为川东边防军总司令,王雨农接任参军。袁世凯窃国称帝后,云南都督蔡锷在名妓小凤仙的掩护下,化装逃出北京,转道越南回滇组建护国军,赓即通电全国,号召讨伐袁世凯。此时王雨农在四川酉阳、秀山、彭水一带迅速举旗响应,发兵讨袁。四川督军陈宦闻讯后,率北洋军阀和护袁军对王雨农部进行了疯狂围剿。彭水一战,中华革命军一部寡不敌众,招至重创。王雨农率集余部又转战丰都、涪陵,一路秋毫无犯,民众箪食壶浆,以迎义军,获得了地方贤达的广泛的支持。不久,他们在焦石、罗云一带和护袁军打了一场漂亮的遭遇战,狠狠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让部队站稳了脚跟。民国五年,袁世凯在全国人民一片唾骂声中死去,护国军取得了全面胜利。是年,石青阳从日本回国,自解兵权,将所部交重庆镇守使兼川军第五师熊克武师长统一指挥,石青阳一心管理党务,王雨农也离开军旅,回到了重庆城区。

  民国六年,北洋军阀毁弃临时约法,解散国会,孙中山再次发动了史称“护法战争” 的军事行动。在“护法战争” 中,石青阳接任了川北招讨使,王雨农便再次与他合作,率国民革命军攻克合川,直取顺庆、西充、蓬溪、潼南、射洪、盐亭、南部、阆中、广安等川北各县。这年11月护法黔军袁祖铭部与北洋军吴光新部在重庆南岸黄桷垭、老厂一带拉开战幕,石青阳以兼任黔军游击总指挥身份,迅速电令国民军汤子模旅前往助战。此时王雨农也火速从南充回渝,参与军务决策。是年12月,护法川滇黔联军围攻重庆,北洋军总司令吴光新部孤军难熬,终于被打得土崩瓦解,溃不成军。石青阳、王雨农部乘胜攻回重庆。在四川军民的合力追剿中,北洋军吴光新部几个头头,急急如丧家之犬,仓皇乘船逃出四川,从此巴蜀地区的政权全部归回到了辛亥革命党人手中。

  民国七年,广州军政府鉴于王雨农是老同盟会员,在癸丑讨袁中勇敢善战,特委任他领任川滇黔靖国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部上校参谋长。

  民国八年,在四川省第二届参议会上,王雨农和陶闿士一道当选为四川省参议会参议员。

  民国九年,王雨农在杨沧白、但懋辛、石青阳等辛亥元老的大力保举下,出任了重庆铜元局第八任局长。

  “重庆铜元局” 建在南岸苏家坝。光绪二十八年闰5月,四川总督锡良奏请自设川汉铁路公司,拟试办铜元制造机器总局。光绪三十一年3月,清庭下旨准奏,自此重庆铜元局正式投建。

  清末铜元局局长与道台官职同级。铜元局局址大花厅也是按清朝道台衙门相同等级,相同形状、相同规模建造。实际上,大花厅就是清末铜元局的道台衙门,由此可见铜元局长的官阶地位。当时,“大花厅”是一座砖木结构四合院,它前临长江,后依双峰山,从英厂、德厂之间的马路上坎必须登四十八步石梯才能到达大花厅。进入大花厅,满目尽皆雕梁画栋,厅前厅后,古木参天,真可谓四季花香、四季春景。这里分布东西南北的厢厅构成了铜元局局长办公处和总务、工务、审核、稽查处等各分支机构。王雨农接任后旰衣宵食,理事不弃晨昏,竟把这前朝留下的纷乱厂舍整饬得井然有序,获得了上峰和厂内外各界人士的赞誉。

  民国初年是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的纷乱时代。王雨农毕竟一介书生,自幼家教就是温良恭俭让,他那是那些刁官奸吏的对手。王雨农心存廉耻,洁身自好,不在乎铜元局局长的肥缺,他在川渝各路军阀的排挤下,慨然辞职,把局长让给了后来当上了省长的王缵绪。

  王雨农卸职后退往酉阳、秀山、等地,协助石青阳重整军务。孙中山去世后,辛亥元老纷纷退隐,王雨农也解甲归田,郁郁终老巴县南龙乡。

  王雨农虽出身僻里南龙,但却能维新思变,跟上时代的潮流。他在推翻帝制,除旧布新的历史大变局中,留下了自已前进的足迹。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