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允麟与清华女校

辛亥革命网 2019-03-14 10:22 来源:浦东史志办 作者:汪欣 查看:

夏昕蕖,又名夏允麐(麟),中国同盟会会员。南汇周浦人。夏昕蕖先生兴办女学,促使妇女社会地位的提高。

  早在1894年,孙中山先生就经上海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提出“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的变法自强主张,但这一想法,并未得到李鸿章的采纳,于是孙中山先生便乘船赴檀香山,在那里,创立兴中会。1905年8月,孙中山由欧洲再到日本,在东京创建了中国同盟会,被举为总理。同盟会成立后,除确定“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资产阶级革命政纲,同改良派展开针锋相对的论战,并联络华侨、会党与新军,在两广、云南等地多次发动武装起义之外,同时,在国内外积极发展同盟会组织,当时,在东渡日本的革命家与中国留学生中,就有黄兴、宋教仁、廖仲恺、何香凝、高天梅、田桐、雷铁崖、朱少屏、汪东、李根源、陈英士、陈陶遗、唐群英等许多人参加了中国同盟会。不久,由于清朝政府的干涉,日本政府发布条令,强迫进行革命活动的中国留学生出境,激起了中国留学生的强烈反对,大批留日学生愤然离开日本归国。

  1906年初,高天梅、朱少屏与留日归国学生代表一起,在上海创办了中国公学,以便安顿从日本回国的学生。后因内部纠纷,又另外创办了一所健行公学。柳亚子先生当年4月在给蒋慎吾先生的信中有过这样的回忆:“此时高天梅先生是中国同盟会江苏分会的会长,他在健行公学教国文,就把这学校当作了革命的机关。我的加入同盟会,就在这个时候。健行公学在上海西门宁康里,我们在学校后面租了一所房子,名曰“夏寓”,是贮藏秘密文件的地方,也曾秘密地召集过会议”。这就是说,“夏寓”,作为同盟会江苏分会贮存秘密革命文件,召开秘密会议的地方,并接待联络过往的革命党人。朱少屏在1906年(丙午)至1907(丁未)这二年中,在“夏寓”中主持同盟会江苏分会机关部的日常工作。后由于有人提出“夏寓”离健行公学太近,如有不测,有一网打尽的危险,于是便把“夏寓”迁到法租界八仙桥鼎吉里4号,门口仍挂有一块“夏寓”牌子,以作掩护。

  既然“夏寓”在辛亥革命之前在中国同盟会的活动中,曾起过如此重要的作用,那为什么要叫作“夏寓”呢?说起来,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当时为了租借这房子,又要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便以健行公学教员夏昕蕖的名义租赁下来的。

  夏昕蕖,又名夏允麐(麟)(1883-1913),中国同盟会会员。南汇周浦人。据郑逸梅先生所撰《南社丛谈》一书记载:“夏允麐,字昕蕖,江苏南汇(今上海市南汇)人。”又据《周浦镇志》记载:“(早年)东渡日本,加入同盟会”,另一说法,夏昕蕖先生是在健行公学任教时参加同盟会的。1907年暑假后,健行公学停办了,高天梅、夏昕蕖都去了松江。夏昕蕖先生决心兴办女学,促使妇女社会地位的提高。在松江,他选择松江城内小仓桥弄购置房产,拿出自己的私产,创办了一所“清华女学”,并在当地首创设立师范科。为了掩护反清的革命活动,他把同盟会松江分会机关暗中设在学校内。办学经费困难,他拿出自己的私产资助学校的开支。在他的辛勤工作和大力扶持下,学校办得很有起色,民国元年(1912年)2月27日,孙中山先生曾亲临“清华女校”视察,在女校欢迎会上,盛赞该学校的创办对革命所作的贡献,并表彰了学校办学所取得的成绩。孙中山先生记予厚望:“清华女校,力事推广,成松江女学之模范,中国女学之模范”。夏昕蕖先生后来曾担任财政部总务科长,他的一生,生命虽然短暂,但他投身辛亥革命,却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