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兴名号揭秘

辛亥革命网 2019-04-08 09:35 来源:文史拾遗 作者:萧致治 查看:

黄兴一生,用了多个名号。有些名号是为躲避敌人的追捕,应急改名;有的是便于开展革命活动,改名换姓;有的是别人听音误写;他的正名则是别出心裁,隐含有重大的奥秘。

长沙县黄兴故居

  黄兴一生,用了多个名号。有些名号是为躲避敌人的追捕,应急改名;有的是便于开展革命活动,改名换姓;有的是别人听音误写;他的正名则是别出心裁,隐含有重大的奥秘。

  黄兴派名仁牧,这个名字只见于《经铿黄氏家谱》,平常很少使用。他的一生,早年用得最多的是黄轸,号廑午;晚年用的则是黄兴,号克强。

  黄兴早年取名黄轸,号廑午,这个名号沿用了30年,早年在家乡读书用的名就是黄轸,以后入城南书院,考入两湖书院,留学日本,以及1903年回到长沙在明德学堂当教员,用的名字都是黄轸,直到1904年长沙起义失败后,才正式改名黄兴,号克强。

  为什么要取名黄轸,号廑午?还得从他的出生时间去寻找根源。他生于1874年10月25日。这年按照当时清朝纪年是同治十三年九月十六日。按照中国历代干支纪年是甲辰年。民间习用干支纪年的时候,还常与古代天文观测时常用的四象二十八宿结合起来,推算吉凶祸福。中国古代的天文学家,在观测茫茫无边、变幻莫测的广阔天空星象时,把看得见的日月星辰,分为东、西、南、北四大区:并用四种动物区别:东日苍龙,西日白虎,南日朱雀,北日玄武(龟蛇)。同时又以北斗星斗柄所指的角宿为起点,由西向东排列,将角、亢、氐、房、心、尾、箕等7个星宿和东苍龙结合,将奎、娄、胃、昂、毕、觜、参等7个星宿和西方的白虎结合,又将井、鬼、柳、星、张、翼、轸等7个星官和南朱雀结合,还把斗、牛、女、虚、危、室、壁等7个星宿与北玄武结合在一起,成为我国古代划分天区的标准。在此基础上,一些星相学家又把它和岁、月、日、时结合,用来摊算吉凶祸福。由于黄兴出生的那天,是轸星官值班当位,因此他父亲黄炳昆就把他取名黄轸。又因为他出生的时候正值中午时分,所以给他取的名号叫廑午。“廑”是古代“勤”字的写法,意含“勤劳”“殷勤”之义,黄炳昆希望黄兴长大之后做事要勤劳,待人要殷勤,所以把他取号“廑午”。廑和“正”的音相近,这里算是采用正的偕音。

  黄兴长大成人之后,对于他的这个名号,曾经对友人李贻燕解释过他取名黄轸的用意。他说:“我革命的动机,是在少时阅读太平天国杂史而起。”“看到太平天国自金田起义之后,起初他们的弟兄颇知共济,故能席卷湖广,开基金陵(引者按:即今日南京),不幸得很,后来因为他们弟兄有了私心,互争权势,自相残杀,以致功败垂成。我读史至此,不觉气愤腾胸,为之顿足三叹。因此我决心革命的当时,就留意于此,我当时联络的弟兄,以两湖等处的会党为多,这些的弟兄,大半是太平天国余绪的后人,我联络他们,首先引这事为鉴戒,告诉他们说:我们当革命党,一要服从首领,二要弟兄们同生死,共患难,有福不享,有祸同当,不能有丝毫私意、私见、私利、私图。我取名轸字,就是前车既覆,来轸方輶的意思,也就是我们革命党弟兄,不要再蹈太平天国兄弟覆辙的革命要件。”黄轸这个名字一直用到1904年才正式改名“兴”,至于廑午这个名号,1905年后,人们还在沿用。因为当时有个不成文的习惯,称呼对方,平常多用“号”,不用名,写文章,私人通信,常常用号不用名。但写法则有不少歧异:吴国光致黄吉亭的介绍信用“竞武”,刘揆一的《黄克强先生传记》写作“字堇午”,宋教仁的《日记》用庆午,左舜生的《黄兴评传》则说:“先生原名轸,字庆午,有肘也写成廑午,堇坞、堇午、近午。”吴相湘的《开国元勋黄兴》、《黄兴评传》均写作堇午,清朝当局缉拿黄兴的文告则写作“近午”,《黄氏家谱》中则说:“字岳生,号觐五,一号谨吾”……种种写法,不一而足。

  正式改名黄兴虽然在1904年末,但第一次见于文字记载则在1903年。这年6月(阴历四月),黄轸从日本回到上海,开始联络革命同志,筹集革命经费。他为了便于开展革命活动,必要时寻求掩护,和上海基督教圣彼得堂有过接触,希望能得到基督教会的支持,可能也向圣彼得堂的会长吴国光等表示过入会的意愿。上海圣彼得堂会长吴国光对黄兴的意愿持积极态度,因此,当黄轸告诉他将返回长沙时,吴国光就写了一封信给长沙圣公会会长黄吉亭(号瑞祥)。信中说“敬启者有敝友黄兴,号竞武,系湖南省长沙府善化县籍,数次到圣彼得堂守道,将要记名,此刻回府,望阁下收入登册,记名为妙,即请大安。”这是第一次见于文字记载。他回到长沙后,一面在明德学堂主持该校的速成师范班,教授地理、体操等课,暗地里则积极开展革命活动,组织革命团体华兴会,策划长沙起义,但仍用黄轸这个名字。1904年10月下旬,他策划的起义因事泄失败,得到黄吉亭的精心保护,并于11月初亲自把黄兴护送到武汉,转乘去上海的招商局船江亨号才告别。临别时,黄吉亭嘱咐黄轸:“到上海时,即来一电,只拍一兴字,即知君平安无恙也。”数天之后,黄吉亭果然收到了“兴”字电报,知道他已平安抵达上海。至于改号克强,也是在1904年□月廿五日《致龙绂端书》第一次使用,这封信的末尾明写“弟克强顿首。”

  黄轸为什么在这时要改名黄兴,号克强?他在和李贻燕的谈话中也说得很清楚。他对李贻燕等说:“我的名号,就是我革命的终极目的,这个终极的目的,是兴我中华,兴我民族,克服强暴。大家要知道,我们民族做鞑虏的奴隶牛马已有了二百余年,我们绝不能令上国衣冠沦于夷狄,任人随便屠宰。我们要矢志复兴我民族的中华国家。而复兴民族的对象,是要克服强暴的鞑虏,删除鞑虏走狗强暴的官吏,及一切强暴的障碍,还我黄帝子孙的河山,复我中华民族的自由平等幸福,涤除奴隶牛马的耻辱,我要誓死实现我革命的终极目的,达到我名副其实的革命事业。”黄兴说到做到,他从决志革命,一直到因病逝世,忠心耿耿,始终在履行他的诺言。

  黄兴在革命过程中,为了革命或工作的需要,还改名换姓,用过李有庆、李寿芝、张守正、张中正、张愚诚、张愚臣、李经田、今村长藏、冈本义一、生涯一卷书斋主人等名字,这里就不讲了。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湖北一元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