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之洪:冒死缒城迎接起义军

辛亥革命网 2019-05-22 10:48 来源:重庆日报 作者:李珩 查看:

在川汉铁路特别股东大会上,他言之凿凿,驳斥端方对保路运动的污蔑和歪论;在岑春煊奉命进川剿抚前,他上书保路事宜,巧妙地阻止其入川;在重庆独立前的紧要关头,他冒死缒城而下,迎接起义部队……

图为《巴县志》,朱之洪修

  在川汉铁路特别股东大会上,他言之凿凿,驳斥端方对保路运动的污蔑和歪论;在岑春煊奉命进川剿抚前,他上书保路事宜,巧妙地阻止其入川;在重庆独立前的紧要关头,他冒死缒城而下,迎接起义部队……

  他,就是在重庆辛亥革命历史中留下了卓越功勋的朱之洪。

  1911年8月5日,在成都召开的川汉铁路特别股东大会上,清督办川汉、粤汉铁路大臣端方的一封电报,令会场顿时炸开了锅。

  “四川保路运动完全是好事之徒别有用心的预谋。”在电报上,端方公然指责,“四川太过嚣张”。

  这时,一名男子快步走上台,义正词严地反驳道:“清廷卖国卖路,普天同愤,四川人民也不例外,哪有好事之徒一说?”

  “如果有,你倒说说看是哪个,否则别乱咬人!”接着,他又说,“四川是否嚣张,自有行政官管,不用你(指端方)来多事。”

  他每说一句,现场民众则“狂叫以应之”。

  促使四川保路运动告别“文明争路”

  这名男子就是朱之洪,重庆同盟会成员,当时,他以重庆股东代表的身份出席了大会。

  随后,朱之洪以“川省川汉铁路股东会”的名义,起草了给端方的复电,抗议他干涉股东会正常活动。

  欲知事情缘由,还得追溯到这年5月。

  清廷以商办铁路“旷时愈久,民累愈深”为由,将川汉、粤汉铁路干线收归国有,强调如有“煽惑抵抗,即照违制论”。接着又以路权为抵押,向美、英、法、德四国银行大举外债。这一无耻行径激起了全川人民的愤怒,保路运动迅速在巴山蜀水间展开。

  但四川立宪派为反对清王朝卖国卖路,特别是为了向川督赵尔丰显示民意,坚持“文明争路”。

  股东大会前,朱之洪在与其他同盟会成员商议革命办法时,就曾指出:“我们每天都跟清政府讲法律,辨是非,可清政府置之不理,不如把民众发动起来搞革命。”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股东大会后没多久,任川汉铁路公司驻宜昌总理的李稷勋竟然升官了,清王朝不顾四川群众罢斥李稷勋的要求,悍然派其总理川路工程。

  8月23日,朱之洪在川路股东审查会上就此事提出质询,将清王朝与川人为敌的罪行揭发出来,促使了四川罢市罢课斗争的开展。

  第二天上午,出席特别股东大会的代表正式获悉了李稷勋升官的消息,会场内一片捶胸顿脚,哭喊声、叫骂声不绝于耳。下午,民众愤怒了,顷刻之间,百业停闭,学堂一律停课。从此,四川保路运动“文明争路”的阶段结束了,罢市罢课的风潮迅速席卷全川。

  据理陈词巧阻岑春煊入川

  “我任陕西巡抚时,曾镇压过拳匪;任两江总督时,缉拿过革命党。这次入川,要有人闹事,一律重罚。”这是端方在入川时发布的告示,极度嚣张。

  在四川保路风潮四起时,清政府再也坐不住了,派端方率鄂军入川进行镇压。

  端方进入四川境后,各县代表纷纷在沿途不断向他请愿。

  朱之洪就以重庆保路同志协会代表的身份,同袍哥刘祖荫前往夔府会见端方。他提出三点要求:一是为四川民众伸冤;二是解除入川军队;三是释放被捕的蒲殿俊、罗纶等9人。

  端方对此都不予理会,还公然声称:“你们这是作乱,我是奉命镇压,绝不可能中止。”

  端方还没到重庆,清廷又派岑春煊进川办理剿抚事宜。岑春煊曾任过四川总督,是镇压四川义和团起义的刽子手。

  朱之洪在得知岑春煊要入川后,又以巴县铁路股东会、巴县教育会、重庆商会代表的名义,上书岑春煊。他写道:“这条铁路与川省人民关系密切,一旦抵给四国,所借的钱是永远还不清的。且铁路一旦为外国掌控,四川前途渺茫,命运可能就与东三省差不多了,将受尽蹂躏。”

  在历数川督赵尔丰心怀叵测的罪行外,他还暗示岑春煊,四川人民将不惜一切代价继续斗争,“仍以死争,永矢不变”。

  岑春煊与推行“铁路国有”的邮传部大臣盛宣怀、湖广总督瑞澂等人本来就有矛盾,见四川人民如此强硬,就没有进川,更谈不上剿抚事宜了。

  冒死迎接起义军入城

  1911年11月22日清晨,天微亮,通远门附近。

  “怎么办?钮传善(时任重庆知府)这只老狐狸竟然把城门封了。”朱之洪有些着急,“夏之时的部队已在城外了,这关系重大,不能耽误!”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紧闭的城门还是纹丝不动,朱之洪咬咬牙:“我们翻过去!”

  “你疯了,太危险了,城门都有士兵把守,会要了你的命!”与他一起的张颐生怕朱之洪做“傻事”,赶紧拉住了他。

  “革命成功在此一举,我必须出去。”当绕到一段较低矮的城墙前,趁士兵不注意,朱之洪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又将绳索捆在身上,翻墙而出。在两路口遇到夏军后,朱之洪告知其城中消息,夏军才得以顺利进城。

  这是发生在重庆宣布独立前的一幕。

  当时,武昌首义早已成功,各省独立,全国响应,辛亥革命迅速进入高潮。重庆也已做好独立的准备,齐集重庆的同盟会员公推杨庶堪主盟,“决疑定议,筹谋财政,周旋官吏,延揽党员”;由张培爵、谢持“主持联络交通,征集器械,发纵指使”;朱之洪“主持联络官绅,交涉各军”。

  重庆推翻满清统治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而“东风”就是夏之时率领的新军起义。

  朱之洪听闻夏之时在龙泉驿起义,有上千人的部队,还持有新型武器,主动前往与夏之时密谈,约好在重庆会师。

  可一些商人听闻夏之时的新军要来,十分惶恐。总商会还托朱之洪送给夏之时20万元,米百石,请他不要入城。为打消顾虑,朱之洪给他们一一做思想工作,说夏军来重庆是为了促成重庆独立,绝不扰民。

  不料消息传到了钮传善耳中,他下令关闭所有城门,不准任何人出入。无奈下,朱之洪只好冒险缒城而出。

  与此同时,其兄朱必谦身穿短装,手提刀,率领学生军来到通远门,斩落城门锁,迎夏军入城,并在朝天观开群众大会,被擒的钮传善面无血色,当即剪发捧印投降。

  就这样,在不杀一人、不费一弹之下,重庆正式宣布独立,成立蜀军政府,结束了清王朝在重庆的封建统治。

  袒腹露胸阻叛变

  1911年底,蜀军政府决定西征讨伐赵尔丰。可刚刚发表了西征任命,一个意外却发生了。

  “夏之时凭什么爬在我头上?让我当一个小小的支队长?”在西征庆祝大会当晚,任蜀军总司令兼参谋长的林绍泉骂骂咧咧地冲进了都督府。

  喝得醉醺醺的他还当众撕毁了委任状,大骂张培爵、夏之时,欲趁醉叛变。

  这时朱之洪出现了。朱知其有异心,当即晓以大义,加以劝阻。

  “你千万别胡来,如果真要作乱,就先杀了我吧。”朱之洪袒腹露胸地挡在了林的枪口前,表情决绝。

  朱之洪在群众中声望很高,面对朱之洪,林绍泉的酒意顿醒,当场无言以对,退出了都督府。

  就这样,朱之洪阻止了一场叛变。

  原来在夏之时起义时,林绍泉位居夏之上,他本来并不想革命,而是受夏之时挟持起义。重庆独立后,他想独揽军政大权,可惜军政府成立时,只任命林绍泉为蜀军总司令兼参谋长。后来在蜀军决定西征时,只派其兼北路支队长。对此,林深感不满,于是勾结标统舒伯渊、周维新等,欲乘西征誓师时,颠覆蜀军政府。

  其后,蜀军政府召开了军事法庭大会,依法处理林案,并及时将舒伯渊等人逮捕。

  可惜的是,革命的胜利果实还是没保住。

  第二年年初,重庆、成都签署合并草约,确定成都为全省政治中心,在重庆设立军事重镇——重庆镇抚府。

  任总长的胡景伊却非善类。曾在广西任新军协统的他,是袁世凯的爪牙,极有野心。为夺取四川军政大权,就职仅一个月,他就召集镇抚府职各标营军官、各法团代表以及报馆新闻记者开会,突然提出取消重庆镇抚府。

  由于太过突然,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以至胡景伊讲完后,几分钟内无人讲话。

  最后,朱之洪站了起来,驳斥胡景伊说,重庆独立以后,有49个州县前来缴印投诚,重庆蜀军政府的成立,是各州县志士共同努力的结果。成渝合并,订立条约,重庆成立镇抚府,这是上报中央,下达全川,人人皆知的事情。现在突然取销镇抚府,改设重庆府,比满清专制还不如。

  由于意见分歧很大,胡景伊决定暂不通过撤销之议。

  几天后,他减少了会议人员,只请了各厅司人员、高级军官、各法团代表开会,在他的软硬兼施之下,会议“当众表决,满均认可”取销镇抚府。

  1912年6月10日,胡景伊报告袁世凯,通令全国,重庆镇抚府即日取销。

  重庆镇抚府是成渝合并后,重庆同盟会革命党人据守的最后一个阵地。重庆镇抚府的撤销,使重庆政权落入拥戴袁世凯的胡景伊之手,标志着重庆辛亥革命失败了。

  孙中山与他一起补袜子并三赠墨宝

  据朱之洪后人回忆,每到过年的时候,家里会挂出两幅横额,香案上还会陈列一双袜子,朱老就会缓缓讲起当年的故事。

  1913年,袁世凯窃取革命果实,各地讨袁军兴,朱之洪任川东安抚使,事败,遭抄家、追捕,被迫亡命天涯,远走日本。

  在日本,朱之洪首次谒见了孙中山先生。孙中山对他颇为器重,常与之谋商国事,友谊日深。

  一日雨天,孙中山冒雨来到朱之洪的寓所,正好遇到朱之洪在补袜子。朱正想收拾针袜起迎,孙中山笑而止之,“吾辈革命艰苦,实为后人谋百世之福利。”说完后,孙中山就拿起另一只袜子,与朱之洪促膝而坐,边取针线补袜,边谈国事……

  感动之余,这双袜子成了朱之洪的“珍宝”,他舍不得再穿,而是收藏了起来。

  朱之洪生性豁达开朗,对升官发财毫不在意,孙中山对其非常了解,为其书写了“海阔天空”、“天下为公”两幅横额,可惜的是,这两幅横额在“文革”时期已被销毁。

  1914年,孙中山还题字“天地本逆旅,道义凭仔肩”赠给朱之洪,勉励朱之洪坚定信仰,树立革命的必胜信心。据说,该幅题字目前保存在台湾。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湖北一元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