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前后的铁路精英李稷勋

辛亥革命网 2019-05-29 09:10 来源:宜昌市政协 作者:宜昌市政协 查看:

春光明媚的2006年3月,市政协迎来了两位年过六旬的不速之客——一位是李宗仪,另一位是她的丈夫赵天池,李宗仪夫妻来宜是探访祖父李稷勋任川汉铁路宜昌总理时的足迹,并带来不可多得的相关资料。

  春光明媚的2006年3月,市政协迎来了两位年过六旬的不速之客——一位是李宗仪,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研究员;另一位是她的丈夫赵天池,美国华盛顿大学物理系教授。十分幸运,李宗仪夫妻来宜是探访祖父李稷勋任川汉铁路宜昌总理时的足迹,并带来不可多得的相关资料。川汉铁路是一百年前的事,深探历史,意义非同。我很快联系上夷陵区政协文史委主任简兴安。市区两级政协为李宗仪夫妻安排好车辆和行程,完成了这次不同反响的寻根采访。在雅致亲和的氛围中,我们从宜昌市区出发,沿原川汉铁路遗址线路,在铁路坝、晓溪塔、黄金卡、晓峰、张家口一路看来,川汉铁路旧址构成厚重的风景线,给人无限的遐想和展望。

  他来到川汉铁路始建地宜昌

  上世纪初叶构想修建湖北至四川的铁路,缘起于新上任的四川总督锡良想把天府之国与外界用铁路贯穿的想法。1903年6月,由直隶正定府去四川赴任的锡良行抵宜昌后,舍舟而陆,为日后修筑川汉铁路藉以查看由鄂入川之路。次年年初,四川商绅在锡良的支持下,依照商部章程,在成都设立川汉铁路总公司。其预定路线系自汉口经宜昌、重庆达成都,全长约1980公里。1906年经锡良与湖广总督张之洞会同拟定路工进行办法,宜昌至成都分三段修筑,分别由成都和宜昌开始勘测,并确定先修长江三峡水道旁的宜(昌)夔(府)段。1908年川督奏请派詹天佑为川汉铁路总工程司。翌年詹天佑到宜昌,勘定宜昌至归州段线路,自宜昌沿长江北岸经晓溪塔、雾渡河、大峡口、香溪而至归州,全长约160公里。这段路线山峦起伏、崇山峻岭,工程异常艰巨。

  遵照商律定名为“商办川省川汉铁路有限公司”,并在成都、宜昌、北京各设一个总理,以三总理名义组成总公司于成都。1908年6月,驻宜昌首任总理费道纯在踏勘铁路线时病故于兴山县,由王秉恩继任不久辞职,改由驻北京总理乔树楠暂代。1909年8月,正值詹天佑在宜勘定线路,制定计划,积极筹备开工事宜时,乔树楠以工程重大难承担为由辞代宜昌总理,另举邮传部参议李稷勋接充。李稷勋一位高级知识分子,临危受命,领衔重担,因此来宜就职。

  他出生川东而情系峡口宜昌

  长江三峡峡口宜昌,来了这位筑路君子。李稷勋出生川东酉阳州秀山县,今属重庆市,与湖北恩施州接壤,是宜昌的近邻。李稷勋,号姚琴,秀山龙池人,生于1860年。虽出生贫困山区,但他自幼勤奋好学,学业优良,1888年(光绪十四年)乡试考试中举。曾任秀山凤鸣书院山长,并于1890年(光绪十六年)始主持修县志年余。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赴京会试,成绩优良参加殿试,清光绪帝临场监考。时年37岁的李稷勋不负众望,考中第四名,即为第二甲第一名——传胪。殿试考试皇帝亲批成绩由他唱名,故称其为“传胪”。1898年农历为戊戌年,因此李稷勋又一别号:“戊戌传胪”。据秀山县志载,参加殿试的李稷勋颇有一段传奇故事。说是李稷勋与清末革新派六君子中谭嗣同为好友,因涉变法嫌疑,曾受慈禧太后召见,当慈禧问及对康梁要变法有何看法时,李稷勋巧妙答道:“先王之法,未尝不善,有法治,还须有人治……”在场的同僚为之捏把汗,及至看到太后听了这番话后未置一词,大家又为李稷勋躲过一劫而暗喜。

  据李稷勋家居北京的孙子李宗宝来信说,有戊戌(1898年)殿试皇帝珠笔的李稷勋试卷,原存于“皇史宬”,上世纪三十年代李稷勋次子李仲言曾任教育部英文秘书,于1934年请求李稷勋戊戌同年时任教育部长的傅增湘,将李稷勋殿试原卷高价购得。傅增湘当年附记写道:“戊戌殿试原卷当日同试于保和殿,余曾亲见其振笔直书”,可谓是弥足珍贵。该试卷十年浩劫时被抄,幸蒙发还。此文物李稷勋之孙女李宗仪向笔者展示时,眼前一亮,一饱眼福。

  李稷勋点传胪后,曾回秀山办过矿务局。嗣后进京,先在翰林院任庶吉士,授编修。1904年任邮传部左承参,1909年派往宜昌主持修建川汉铁路。一位出生三峡地区的秀山人,同样在三峡地区宜昌从事一项辉煌事业,要让蜀鄂山道变通途的宿愿由此而生。

  他致力铁路建设献拳拳之心

  在李稷勋与詹天佑通力合作、精心准备下,于1909年12月10日(宣统元年十月二十八日)川汉铁路开工典礼在宜昌举行,宜昌至归州段有3万余路工正式开工建设。此后,李稷勋奔波于铁路修筑沿线。宜归段估价1100余万元,分设10个工程段,预计5年完工。到1910年7月,宜昌新码头(又称下铁路坝,即今中心医院至九码头一带)至晓溪塔一段长7.5公里开始铺轨,采用标准轨距,到12月该段行车运料。接着,宜昌车站、晓溪塔车站和张家口车站先后落成,至大峡口沿线路基、桥礅基本建成。重点工程为晓溪塔继续北上姜家湾至黄花场的上风垭隧道修通并通行料车。隧道口上部镌刻有李稷勋的题字“上风垭山峒”五个大字,上款有“宣统二年六月”字样,下款落“秀山李稷勋题”,并有两枚印章刻文“李稷勋印”、“戊戌传胪”。道口建筑及李稷勋题刻至今仍完好无损。站在遗址前,仿佛李稷勋和詹天佑在此指挥筑路的气势恢弘、繁忙场面浮现在眼前,给人以无限遐想。在我们陪同李宗仪夫妻考察的当月,即2006年3月,宜昌市人民政府将上风垭隧道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予以公布保护。

   正当川汉铁路紧张施工期间,1911年5月9日清政府颁布铁路国有政策,宣布收回商办的粤汉、川汉两铁路为国有,并注销商办。就此引起朝野上下哗然。当月15日,李稷勋致电成都总公司,谓“路归国有,注销商办,政府牺牲信用”,“人民受损甚巨,当拼力拒之”。清政府不顾国人的反对,与英、法、德、美四国银行团代表签订粤汉、川汉铁路借款合同,出卖路权,遂激起四川和宜昌地区股民的反对。为和解路事,李稷勋于7月赴京与清政府代表盛宣怀进行谈判,未成功,路事矛盾加剧。李稷勋月底回宜后,见争路权无望,继而又争路款,力挽铁路股东损失。

  四川、宜昌两地保路运动风起云涌。由于清政府从武汉调遣兵力前往四川和宜昌镇压保路运动,革命党人趁机在武汉起事,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宜昌的革命党人联合驻宜新军,在全国最先响应,于10月18日举行起义。李稷勋目睹了宜昌起义的全过程,称“时距武昌民军起义仅八日也”,“全国义师桴应武昌,以宜昌为最先”。在宜昌起义的第二天,李稷勋登门拜竭了起义首领唐牺支,为支持义军,当面表示将川汉铁路巡缉兵队暨鄂省派护本路之巡防营悉交义军司令部节制管辖,以一军权,支持革命。筑路工人多来自山东、河南,“大多强武多力”,从中选出800余精壮路工参加义军。这些路工作战勇敢,在攻打荆州清军的战斗中立功。

  川汉铁路的修筑就此停顿。李稷勋为安排好4万多筑路工人去向,会同宜昌商务分会多次函电鄂都督请求拨款,款到后分发路工妥善遣送返乡。有当事人回忆说,李稷勋竭诚安抚路工,“宜昌人民称颂”,在李稷勋告铁路工人书中有“我有一日命在,决保诸君不死,我有一日饭吃,决保诸君不饥”之语,工人们十分感激。

  辛亥革命后民国建立,川汉铁路原股东代表赴京与交通部协商继修川汉铁路事宜,还成立汉粤川铁路宜夔工程局于宜昌,并委李稷勋为局长。实际上恢复筑路仅为纸上谈兵。数年后宜昌筑路工料陆续拆走。1912年6月,李稷勋在一篇上报文章《荆宜施鹤光复记·序》中写道:“今国旗五色,飘扬大地。而吾蜀伤痍满目,元气凋敝。川路仓卒停歇,工材散落,亏蚀尤巨。载览兹篇,追怀往事,苍茫四顾,悲从中来,炫然不知其涕之何从也!”对川汉铁路不能复工抱恨终生。

  他安息东山笑傲宜昌“铁英”魂

  辛亥革命后,李稷勋在宜昌定居,被商界人士推选为宜昌商务分会总理(总会在上海)。宜昌商务分会后改为宜昌商会,他仍任会长,为民国初年宜昌工商业的发展和壮大操心劳碌,作出了出色贡献。李稷勋热心于公益事业,与旅宜蜀商杜成章捐资创立一所培心善堂,从事民间善事活动,延医诊病施药。培心善堂所在的这条街由此得名培心路,至今沿用此路名。他还在城内及西坝等地创办八所姚琴义学,免费收容贫困儿童读书。

  《清史稿·列传·文苑》记载:李稷勋“精衡鉴,重实学,颇得知名士”,“博学善古文,尝受诗法于王闿运,而不囿师说”,“著有《甓盦诗录》四卷”。李稷勋擅书法,1934年教育部长傅增湘称李稷勋戊戌殿试卷文字“才识博通得置高甲”,书法亦“君遂脱颖而出”。为世人称道的李稷勋手迹“上风垭山峒”,至今保留在川汉铁路遗址上。

  李稷勋的旧时朋友赞许:“李传胪蜚声国内外,人才辈出,秀山真秀,名不虚传”,为修铁路来到有“屈子经著离骚,名妃村留香艳”胜迹的宜昌,以“东山碑志痛”显赫竖立于山巅,而“难忘老友李姚琴”及对其那份深深的怀念。

  “东山碑志痛”全称《四川商办川汉铁路宜昌工场志痛碑》,李稷勋撰,民国四年(1915年)勒石,立于东山寺西禅室墙外“铁因盦”内。“铁因盦”系专为置李稷勋撰文碑石修建的圆亭,宜昌民众习惯称其为“铁英亭”,是对铁路精英的尊重。此碑有4400多字,由硕石镌成。详述了川汉铁路修建的起因、勘探、修筑及停工的经过,以示志痛。1919年李稷勋去世后,安葬于宜昌东山志痛碑旁,墓碑前可俯视川汉铁路宜昌车站旧址——铁路坝。有挽联曰:“铁因盦,撰述犹新,读劫后留碑,堕泪有同羊叔;津亭宴,风流顿息,对镜中遗像,买丝欲绣平原”。宜昌商界人士怀念李稷勋,每逢清明 时节,要到他墓前祭奠“铁英”之忠魂。

  李稷勋育有三子五女。长子李侃,号瑗伯,日本铁道学堂毕业,子承父业,归国后在国民政府交通部任职,抗战胜利后代表我国接收吉长铁路,并调任交通部主事。次子李逊,号仲言,清末秀才,译学馆毕业,亦承父业,曾任交通部秘书,又到教育部及胶澳商埠督办署任秘书,长期从事文笔工作,还曾担当直隶省印花税务局局长一职。三子李欧,号六一(1918—1991)。据后辈回忆说,是因1918年李稷勋得子,为纪念900多年前在宜昌任夷陵县令的欧阳修,故以欧为名,时宜昌有纪念欧阳修的“六一书院”,故以六一为号。李欧自幼聪颖,刻苦攻读,考上北京清华大学,毕业后留校,成为清华大学应用数学系有名教授。

  李欧之长女李宗仪来宜寻访父亲出生地,踏勘祖父李稷勋修筑川汉铁路足迹,眼见宜(昌)万(州)铁路已在宜昌开工建设,完工指日可待时,感慨万千。

  (注:宜万铁路已于2010年12月建成通车)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湖北一元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