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公 附李淑卿传

辛亥革命网 2019-07-11 09:33 来源:辛亥武昌首义人物传 作者:贺觉非 查看:

刘公原名耀宾,又名湘。湖北襄阳人,清光绪七年辛已生。其家为襄阳三大富室之一,光绪壬寅到日本。肄业东亚同文书院。富有革命思想。

  刘公原名耀宾,又名湘。父子敬。兄弟六人,刘行二,故字仲文。革命时又号非非子。湖北襄阳人,清光绪七年辛已生。其家为襄阳三大富室之一,光绪壬寅到日本。肄业东亚同文书院。富有革命思想,陈天华撰《警世钟》、《猛回头》,曾资助印行。同盟会成立,率先加入。《民报》出版,又捐助巨金。丙午萍醴起事,孙中山派他回国谋响应,事败复至日本,在明治大学学习政经科。

  《民报》被封,党人星散,刘和川人张伯祥、湘人焦达峰、赣人邓文翚于丁未年在日本成立共进会,对革命采激进办法,积极联络军队会党。共进会仍以同盟会总理为总理,另设会长和各部部长。张任第一任会长,张回四川由邓文翚继任;邓回江西,由刘继任。他于宣统已酉毕业归国,因素患肺病,就本县疗养。同时,在豫南、鄂北一带进行革命活动,吸收同志入会,鼓励青年当兵。刘在日本时即时常对人说:“君等努力革命,费用我想法子。”

  辛亥三月,武汉革命运动迅速发展,共进会同志切盼资历深者为之主持,尤其希望刘在经济上有所资助。先则电函促其东下,继派同志专程往迎。他为筹措革命经费,向家庭提出捐官计划,需要白银五千两。家里只要他是捐官花钱,再多也不吝惜,因得以携带五千两银票到达武汉。

  他住在武昌雄楚楼十号,门上贴着“候补道刘寓”的红条子,不见有其他行动。共进会同志当推派李作栋、彭楚藩二人往询。彭进门就说:“你是领导,大家都盼望你来领导革命、解决经费问题,你却拿着银子去捐官;你要捐官,我就出手告发。”李作栋在旁做好人,说:“刘大哥不是这种人,不要把话说生疏了,刘大哥一定会出钱为革命的。”刘不等他们说完就取出五千两银票一纸,并说:“我捐官其名,革命其实;不过钱要用在正途,不能浪费。”

  共进会得此巨款,活动更加积极,所以设置机关、制造旗帜,印制钞票,制造炸弹,派人赴沪旅费等,都在其中开支。革命总机关设在汉口俄租界宝善里十四号,他也迁居同里一号,以便就近照料。

  刘在日本东京就是共进会会长,回到湖北更是当然领袖。辛亥八月三日共进会和文学社开联合大会,他虽表示退让,但仍推他为政治处筹备处总理。照共进会规定,总理就是起义后之大都督。

  孙武在总机关试炸药受伤,孙虽得同志救护脱险,刘妻和刘弟却以嫌疑被捕。刘本人临时避居汉口汉兴里。十九日武昌起义,他没能参加战斗,黎元洪被推任鄂军都督。等他于八月二十二日自汉口赶到武昌,原共进会章程所定总理任大都督一事已不可能。但不能不对他有所位置,经谋略处同志协商,获刘同意,在都督府内设一总监察处,推他任总监察,上以监察都堵,下以监察群僚,虽然于事无济,也算一种补救。

  汉阳失陷,武昌危急,黎元洪出奔葛店,他以总监察名义守城。并通令各机关对于用人行政、经费开支,须经总监察处批准。第一次实行监察,得不到孙武支持,旧军官出身的带兵官更处于反对地位,外国人和清方使者都认定黎元洪为交涉对手,其次则找军务部和总司令部,对刘的总监察处不加理睬。刘于无可奈何之中,对黎元洪弃城不守,提出一纸弹劾案了事。

  武昌编组北伐军,刘深感总监察处无继续存在必要,表示愿意领军出征;黎元洪也乐得顺水推舟;孙武早就不愿居刘之次,自然力赞其行。于是给他一个北伐左翼军总司令名义。对于人事装备,黎元洪加以抑制,军务部也多方阻挠,甚至说他不懂军事,"措置乖方"。幸而他的革命资历较深,对人宽厚,鄂北、豫南籍同志多愿随行。总司令部直属单位加上先锋队、奋勇军,一共不过两千人。

  由于革命声威和河南人民光复心切,先锋队和河南分勇军分别进至河南唐县和新野地方;刘本人于一九一二年三月二十日统率本部抵达襄阳,准备向北推进。黎元洪说他妨害议和,严令退出已占地方。刘拒绝接收命令。黎想用武力解决,又顾虑他是革命元勋,乃电请袁世凯调京任用,刘仍任恳辞不行。为了打开僵局,党人胡祖舜、蒋秉忠二人愿赴襄阳疏解,情况得以缓和。袁任刘为总统府高等顾问。

  张国荃为光复襄阳元功,所部经季雨霖编成一旅仍驻原处。时黎元洪嫡系王安澜部驻安陆,王承黎意,派其协统周景亚赴襄樊有所活动,对张部时露编并之意,张不能忍,默许其部下杀周以绝后患。周被杀,黎闻讯大怒,拟调兵分路围剿。鄂都督府军务司长蔡济民说:“不劳兴师动众,刘公就近可以解决”。黎当电令理刘公剿办。一九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张、刘军开火,张军小作抵抗,即行退走。

  刘不愿入京就职,曾电黎陈情,电文中说,“刻下襄中父老,殷殷挽留,殊有不能按辔徐行之苦况;兼以浪迹江湖,久疏定省,既作还乡之水,难为出岫之云”,希望就在襄阳“瞻依白发”。照查光佛说,“刘无野心,亦无远志”。就是这样一个人,黎也放心不下,要他“引身北上,造福同胞;若必善刃而藏,优游梓里,如所学何?尚望三思”。一句话就是不准刘在襄阳住下去。同年九月被迫入京,所部由王安澜收编,左翼军全部结束。

  一九一三年宋案发生,湖口起兵,刘借故离京离京赴上海。二次革命失败,刘还可以行动自由,革命同志多赖以保全。袁氏称帝,它通电反对,并在汉口积极组织武装力量。袁死黎继,仍入京供原职。襄属旅京人士——国会议员高仲和、骆继汉、郑江灏等乡人集资买房屋一栋供他居住,同时丙辰俱乐部也就其处办公,并发行不定期刊物。

  一九一七年复辟之变后,黎元洪下台,皖系军阀段祺瑞大权独揽,毁弃约法,孙中山南下护法,刘于同年十二月回到襄阳,号召旧部组织护法军,一面敦促襄郧镇守使黎天才宣告自主。北京吴佩孚率部进犯,黎天才部失败西退,时河南王天纵部及王安澜的护国军也均已新集之众,难当大敌,随之西退。时刘肺疾日重,犹自辗转秭归、巴东、巫山一带,草履徒步,所部不过数百人,粮械奇缺,或问如此兵力,何以护法?他说:“我一个人也要把护法旗号打下去。”终以病体无法支持,才接受同志劝告赴沪就医。一九二零年十二月逝世上海。

  刘公以辛亥首义之功,一九一二年十一月袁政府曾授以勋二位;一九二二年黎元洪再任总统时,追赠陆军上将一九二八年湖北省政府决议予以公葬;一九四一年,国民党政府在同一命令中褒扬了刘公和孙武。

  李淑卿(刘一)传

  李淑卿亦名刘一,字文华,别号征清子,原籍广东某县。光绪十八年壬辰生。他的父亲在湖北做过小吏,父死随母谢氏流落沔阳,受媒婆骗,嫁给丁家,而丁固有妇。丁发急病死,她被着逐出丁家,母女二人万般无奈,搭一小船逃到武汉。

  她在沔阳住过较长时期,沔阳在省求学青年多与她相识,他们商议帮助她就学,得以肄业女子职业学校。沔阳人杨玉如、李作栋等有时在她家密谈革命,她也参与其间,她更乐于做一些通讯联络工作。

  刘公来省,内助乏人,杨、李二人介绍她与刘见面。两厢情愿,遂成夫妇,且为刘得力助手。刘和同志联系,多由她从中奔走。他同刘结婚后,自武昌移居汉口宝善里一号。机关部失慎,他和刘公正在长清里友人处。她叫刘马上避居他处,自己奔回宝善里欲一査究竟,并取应需物品;不料刚进里即被逮捕。她在捕房羁押一夜,处之泰然。问她是否革党同谋,她一概推作不知,并说:“我是学生过江来访朋友的,为什么要牵累无辜?”俄捕不得要领,十八日转由清汉口军警押解武昌候审,亲见三烈士被害壮烈情景。起义发动,她和其他同志一起被迎出狱。

  卾都督府成立总监察处,刘公任总监察,她正式改名刘一,任总监察处监印员。武昌起义,女子出任公职她是第一个。凡是妇女投身革命都由她接见。《中华民国公报》刊有刘一即李淑卿的启事,声明“每日在抱冰堂与各姊妹接谈,不周之处,尚祈鉴原”云云。

  刘公任北伐左翼军总司令,她仍监印信,随赴襄阳。北伐停止,刘公被调入京;讨袁事起,刘公居上海,她都在一起。一九一六年丙辰俱乐部出版刊物,联络同志,即由她司理其事。有人说她满可凭借刘公地位,予取予求,但她一直过着简朴生活。她历经过贫贱、患难和富贵不同境遇,但始终不改长度。本来是一位值得同情和尊敬的女性,可是在旧社会有些作者笔下,却成了虐浪对象,连所谓革命党人,也不例外。刘公逝世后,李回襄阳孀居。刘无子女,赖侄辈供给生活。一九五一年病死,终年五十九岁。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