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任重和毛泽东相处的日子

辛亥革命网 2018-12-11 10:20 来源:知行部落 作者:知行部落 查看:

1953年2月16日晚,毛泽东乘坐的专列驶进汉口大智门车站,武汉市委书记、市长王任重和中南局的李先念、李雪峰等,注视着刚停稳的列车,他们的心情都很激动,因为马上就能见到毛主席了。

王任重

  初次相见

  1953年2月16日晚上11时3刻,毛泽东乘坐的专列徐徐驶进汉口大智门车站,早已恭候在这里迎接毛泽东的武汉市委书记、市长王任重和中南局的李先念、李雪峰等,注视着刚停稳的列车,他们的心情都很激动,因为马上就能见到敬爱的毛泽东主席了。

  稍顷,公安部罗瑞卿部长从车上走下来,请王任重和李先念他们上车,说主席在车上要接见他们谈话。王任重跟随罗瑞卿上车,毛泽东站起来,伸出温暖的手和李先念、王任重他们一一握手。王任重紧紧地握住毛泽东的手,说:“主席好,主席辛苦了!”毛泽东微笑着说:“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他们在舒适的车厢里见了面,说了一阵子话,毛泽东下车。

  王任重和李先念陪同毛泽东走向停在:车站的小汽车,待他老人家坐上小汽车,王任重他们连忙钻进自己的小汽车,送毛泽东前往武汉市委招待所(现惠济饭店)下榻。

  这是建国后毛泽东第一次来江城武汉视察,也是王任重第一次和毛泽东相见、握手、谈话,他的心情很激动。此后的10多年里。毛泽东来汉视察工作。他经常陪伴在毛泽东的身边。

  第二天晚上,毛泽东在住所里,请中南局、湖北省委、武汉市委主要负责同志吃饭,饭后,毛泽东请王任重到客舍谈话,询问他武汉市的工业、手工业和公私合营情况。幸好,王任重对这方面的情况比较清楚,他如数家珍,一五一十说了出来。毛泽东听了微笑着点头。打量着王任重,看来主席对王任重的印象挺不错。不过,王任重不再多说什么了,以敬重的目光看着主席。留心听他老人家的指示。

  毛泽东点燃一支大中华牌的烟,缓慢地吸了一口,说:“有人说‘要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还有人主张‘四大自由’,我看都是不对的。新民主主义是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阶段。在这个过渡阶段,要对私人工商业、手工业、农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过渡要有办法,象从汉口到武昌,要坐船一样。”

  王任重认真地记录毛泽东的谈话,生怕漏掉只言片语,他清楚,主席的指示是自己今后工作的方向。

  毛泽东慢慢抽香烟,语调随和地接着说:“斯大林建议我们在土改中保留富农,为的是不要影响农业生产。我们发展农业生产并不依靠富农,而是依靠农民的互相合作。”

  王任重迅速地记录下来,他深知,主席说这番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将成为农村土地改革的工作方针。

  毛泽东看着王任重,慢慢地抽香烟,随随和和地继续说:“我们现在家底子很薄弱。钢很少,汽车不能造,飞机一架也造不出来;面粉、纱布的生产,还是以私营为主。”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说,“私营工商业如何转?资本家转什么?他们如何生活?其中有些人会和我们一起进到社会主义的。只要不当反革命,就要给工作,给饭吃。”

  王任重原原本本地把毛泽东的谈话记录下来,他很晚才离开主席的住所回家。

  他回到家里,坐在写字台前,把记录本整理一遍,然后仔仔细细地从头至尾看两遍,看是否有漏掉的内容。他清楚,主席的指示断断是遗漏不得的。当他认定主席的谈话要点都记录下来了,于是开始逐段逐句细心地去琢磨,去领会精神实质。他明白,主席的指示,是他以及全党今后一个时期内的工作路线、方针和政策,只有弄通弄懂了才能更好地去贯彻执行。

  夜静静的,他站起来,在房里慢慢地轻轻地踱步,不觉房里的坐式闹钟敲响了凌晨一点,他举目望望闹钟,忽然想起早上要去陪同毛主席到武昌东湖参观游览。他想,不睡一会儿,陪同主席去参观,精神不好那是不行的。

  他匆忙上床,而一觉睡到天亮。

  汇报

  2月18日上午,王任重陪同毛泽东去武昌东湖观光游览。回来的时候路过蛇山,毛泽东1927年来汉曾住在蛇山脚下都府堤41号,和杨开慧上过蛇山,面对浩瀚的长江畅谈革命的远大理想和抱负,还写过《菩萨蛮・黄鹤楼》诗篇。所以,小汽车驶到蛇山时,毛泽东下了车,登上黄鹤楼,旧地重游,虽然他戴着个大口罩,还是被一个小学生发现了。这个小学生激动地呼喊:“毛主席,毛主席来了!”顷刻间,成千上万的人马上拥过来,欢呼“毛主席万岁”,喊声震天动地,王任重看到这般情景既高兴又紧张,他高兴的是看到人民群众对自己的领袖如此这般无限热爱;他担心的是秩序混乱唯恐主席有不虞。他和李先念、罗瑞卿等同志和警卫人员一起手拉手,组成一个圆圈,一步一步地保护着毛泽东下山,王任重紧张得出了一身大汗。

  晚上,毛泽东叫王任重安排武汉市管工业的一位同志和一个城区的书记向他汇报手工业的情况。王任重对武汉市的干部情况比较熟悉,他把负责全市工业工作的同志和武昌区委书记,请到市委招待所主席的客舍,向主席汇报工作。

  在汇报武汉市手工业情况的过程中,毛泽东又问到码头工人的情况。王任重回答说:“主席,我们准备在今年秋季对码头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取消把头,成立统一的搬运公司。现在正在作调查研究,制定方案等准备工作,那些欺压工人作恶多端的封建把头,已经在民主改革和‘三反’、‘五反’运动中打倒了。”

  “好呀!”毛泽东回忆着说,“大革命时期,有一次我路过武汉,乘船到上海去,被搬运工敲了竹杠。”他看着王任重,风趣又幽默地说,“听你这么说,以后不会有敲我的竹杠了。”

  王任重听了笑了起来。

  2月19日早晨8点钟,毛泽东的秘书打电话到王任重家里,说毛泽东想了解街道工作情况,请他找一个街长来主席的客舍汇报。

  王任重放下电话,想了想,立即决定让江岸区交易街(现大智街)街长陈光中去向主席汇报。

  他简单扼要吃了早饭,便驱车去交易街找陈光中,把陈光中请上车。陈光中问:“王书记,你把我带到哪里去呀?”王任重说:“我带你去见毛主席。他老人家请你去汇报街道工作。”陈光中听了又激动又紧张。说:“王书记,我一时心里不得要领,心咚咚地跳,见到毛主席我说些什么呢?从何说起呢?”王任重见他十分着急的样子,笑着对他说:“陈光中同志,你别紧张呀!毛主席平易近人,待人很亲切的,他老人家问你什么,你就如实地讲什么。”陈光中听了,紧张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了。

  其实,王任重也很担心,怕陈光中见到毛泽东激动又紧张,说不出个道道来,主席了解不到街道工作情况,岂不误事。不过他这种心情没有露于表,随随和和同陈光中说话,让陈光中冷静些。

  小轿车很快开到了市委招待所,王任重陪陈光中步进毛泽东的客舍。

  这时毛泽东已坐在客厅等待王任重带街长到来,当王任重把陈光中引进客厅时,他老人家站起来,走向陈光中,微笑着伸出手去紧紧握住陈光中的手,温和地问:“你是哪条街的?”

  “报告主席,我是交易街的。”陈光中立正身体,恭恭敬敬地回答。

  毛泽东风趣地说:“啊!买卖街。”

  王任重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很担心陈光中由于紧张和激动回答主席的提问不准确。他的目光定在陈光中面部,希望他稳住神。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湖北一元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