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动物园里的堂塔楼碑

辛亥革命网 2017-08-09 09:06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高明书 查看:

北京动物园原来一直以为动物园就是孩子们的天堂,但是动物园的西边居然有很多重要的历史遗迹。这里曾经和中国近代史上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的许多重要人物、重要事件有密切的关系。

  我有很多年都没怎么逛公园了,今年买了一张公园年票,想闲来无事时去公园随便转转,这天我来到了至少十几年都没有来过的北京动物园。原来一直以为动物园就是孩子们的天堂,孩子最喜欢观看各种各类的珍禽异兽,一定是大呼小叫,热闹无比。但当我无意间走到偏僻的公园西边时,让我感到一阵阵的诧异和茫然,在这寂静的西边居然有很多重要的历史遗迹,不知道是不是鲜为人知,反正我是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些历史遗迹表明这里曾经和中国近代史上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的许多重要人物、重要事件有密切的关系,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值得回顾与研究。那天时间有些晚了,匆匆看过就走了,过了些日子,我又去了第二次。这次我从北京动物园的西南门径直进去,一路向北,在一棵树枝叶硕大的梧桐树处向西走,看到“清农事试验场旧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标识之后就看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鬯春堂。

  一、鬯春堂——国民党主要筹建人宋教仁的居住地

鬯春堂

  鬯春堂好像处于空置状态,堂前没有任何标牌文字说明,大门紧锁,不可以进去参观。我趴窗户往里看看,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只好拿着相机从不同的角度来回端详拍照鬯春堂的建筑。鬯春堂是一座典型的中式古典殿堂,灰色筒瓦歇山顶,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四面回廊,前出廊后出厦,房屋四壁装有玻璃窗,周围的回廊有24根立柱。因其屋顶结构系由三个房脊相连而成,故而也被称作“三卷”,是传统三卷勾连搭式屋顶。鬯春堂的四周以峰石为垣,这些假山石秀润奇峭错落有致,造型很漂亮,假山之外茂林修竹掩映四围,环境非常幽静。鬯春堂的“鬯”字我还真不认识,请教了正在大殿周围空地上打太极拳和踢毽子进行锻炼的老年人,知道了鬯(chàng)与“畅”同音同义。鬯春堂属继园旧址,为光绪筹办农事试验场而建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1996年附近起火被烧毁,现在的鬯春堂为1998年复建。

  鬯春堂最重要的历史意义在于国民党的主要筹建人宋教仁在1912年3月出任中华民国第一届内阁农林总长和辞职后的4月至12月期间一直住在“农事试验场”的鬯春堂,并经常在鬯春堂开会会客,为推行资产阶级革命开展大量活动。

  鬯春堂后墙往北有个豁口,像一座小门,豁口两边有两块对称的假山石,中间的台基上有一块很漂亮的白色假山石,应该是一块玲珑石,豁口正对着的就是宋教仁纪念塔遗址碑。

  二、默默伫立的宋教仁纪念塔遗址碑

宋教仁纪念塔遗址碑

  宋教仁纪念塔遗址碑是一座非常矮小的梯形石碑,它立于残存基座之上,碑身大约只有1米高,孤零零地立在一片清幽静谧的柏树林中,一点儿也不起眼。石碑的正面刻着描金字“宋教仁纪念塔遗址”,石碑的背面刻有简短的碑文,字迹很小,且不十分清晰,经过反复仔细辨认,得知碑文如下:“宋教仁1882-1913年,湖南省桃源县人。一九一二年任民国第一届内阁农林总长。住‘农事试验场’鬯春堂,年底离开。一九一三年三月二十日,在上海车站遇刺,身亡。一九一六年,在此建宋教仁纪念塔。原纪念塔毁于一九六七年间。”碑文一共四句话,简言宋教仁的四件事,最后标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没有修筑的落款,也没有注明此碑由何人所重立。

  宋教仁何许人也?这个名字有些人并不是那么熟悉,相关资料是这样记载的:宋教仁是民国初期第一位倡导内阁制的政治家,他在发扬资产阶级革命思想,领导推翻帝制的武装斗争,草拟资本主义宪政纲领,以议会方式反对袁世凯专制等方面的业绩,与黄兴、孙中山并称。中华民国在南京成立时,被孙中山任命为法制院院长,凭借日本政法大学科班出身的留学经历,以及多年对西方政治体制的研究,他亲自撰写了一部宪法草案,即《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法》。1913年3月宋教仁获选国民政府总理,同年3月20日晚10时,宋教仁准备经上海返回北京时,在上海火车站遇刺,伤重不治,于3月22日凌晨在医院去世,终年31岁。孙中山撰挽联:“做公民保障,谁非后死者;为宪法流血,公真第一人”。刺杀宋教仁的凶手抓住了,至于谁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一直没有直接证据确定,所以它至今还是一个谜。为纪念宋教仁,1914年在上海为其建墓,1916年秋在他所居住过的鬯春堂的北面建立了一座2米高的宋教仁纪念塔。上世纪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爆发,因为宋教仁的身份为国民党元老,其纪念塔被毁。

  站在宋教仁纪念塔遗址碑前,思绪繁多,如此重要的历史人物,声名为啥不那么显赫,于大多数人有些许的陌生与遥远?掐指算来,1913年宋教仁被刺身亡,1916年建纪念塔到今天已有百年历史,1967年纪念塔被毁到今天也已有50年,2009年立的遗址碑,到今天也已经有8年之久了,宋教仁纪念塔默默的立在这个地方,好像无人理睬,各种媒体中少有提及,完全无法想象这是近代中国宪政精英的纪念之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