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庆龄亲自参与筹建的孙中山纪念馆

辛亥革命网 2018-10-22 14:34 来源:文汇网 作者:孙娟娟 查看: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不幸在北京逝世,宋庆龄非常悲痛,为了更好地宣传孙中山的思想和革命业绩,她将孙中山留给她的唯一家产——莫利爱路29号捐了出来,为后人留下了孙中山永久的纪念地。

  100年前,孙中山先生和夫人宋庆龄入住上海莫利爱路寓所。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不幸在北京逝世,宋庆龄非常悲痛,在以后的日子里她把对孙中山深深的爱和思念藏在心中,开始投入到她“丈夫生前所从事的工作中去”。为了更好地宣传孙中山的思想和革命业绩,她将孙中山留给她的唯一家产——莫利爱路29号捐了出来,为后人留下了孙中山永久的纪念地。

  本文就宋庆龄为上海孙中山故居纪念馆筹建和建设所作的贡献作一叙述。

  关于这幢住宅来历,据宋庆龄1972年给广东中山大学陈锡祺教授等的复函中回忆,这幢房子是加拿大温哥华的国民党的同志出资购买的。因至今没有查到确切资料,故一般采信宋庆龄的回忆,认为是加拿大华侨集资购买后赠送中山先生的。孙中山为革命长期在世界各地奔波,他没有自己固定的居所。

  1915年10月孙中山与宋庆龄在日本东京结婚,1916年5月孙中山从日本回到上海继续领导反袁斗争,6月孙中山租下上海环龙路63号(今南昌路59号),作为他与夫人宋庆龄婚后在上海的住所。正是在这里,几位加拿大华侨拜访了孙中山,看到大总统连自己的住所也没有,于是集资16000银元,买下了莫利爱路29号住宅,赠送给中山先生。因孙中山1917年7月南下广州开展护法运动,因此当年他们并未入住。

  莫利爱路29号住宅建造于1915年至1916年,是一幢欧洲乡村式洋房,底层是客厅和餐厅,楼上是卧室、书房;卧室外是一个长长的外阳台。1920年底,宋庆龄出资请人将外阳台安装窗户,又在辅楼车库上面加盖一层作为副官的住所。家中的陈式一半为西式,一半为中式红木家具。那么寓所里的这些家具陈式究竟是谁购买并布置的?以往的说法是加拿大的华侨买下后将一切布置好后赠送给中山先生的,但据孙中山宋庆龄共同的朋友黎照寰回忆,这寓所内的大部分家具是宋庆龄的母亲倪珪贞赠送的。

  护法失败后,孙中山于1918年5月8日离开广州转赴台湾、日本,临行前孙中山致电在上海的汪精卫,询问“上海能居否?请到各方面细查详复”。6月孙中山接到宋庆龄发来“已与法国领事交涉好,上海可以居住”的电报后,立即从日本启程,1918年6月26日孙中山抵达上海,然后与宋庆龄一起乘车抵达莫利爱路29号,从此他们有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广泛收集孙中山的遗物,为建孙中山纪念馆作准备

  1925年3月孙中山刚刚逝世,宋庆龄就萌生了要把莫利爱路29号寓所建成孙中山永久纪念地的想法,3月16日宋庆龄就致电上海孙中山寓所,嘱“勿移动孙先生在世书案、座椅等原位”,保持孙中山在世时原状。之后她就开始广泛收集孙中山遗物,宋庆龄将她保存及海内外征集来的孙中山文稿原件等重要文物都珍藏在莫里爱路29号寓所的保险柜中。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宋庆龄在中共的建议下于12月底撤离上海,临走前她将孙中山的文稿及重要遗物交给几位友人代为保管。但宋庆龄离开上海后,这几位友人担心日军会到他们那里搜查,认为还是处在法租界的莫里爱路29号的宋庆龄寓所比较安全,于是又将孙中山的文稿及遗物送回莫里爱路29号。不料1942年9月日本宪兵沪南分遣队连续3次搜查莫里爱路29号宋庆龄寓所,将孙中山文稿及其他有重要历史价值的文物全部劫走。

  抗战胜利后,宋庆龄一回到上海,就立即开始查找被日军劫掠的孙中山遗物的下落。1946年1月11日,南京市市长马超俊派南京市财政局秘书马日明乘专车赴上海将查获的22件孙中山遗物送还宋庆龄。经查验宋庆龄发觉少了许多重要文稿,即致信马超俊,一方面表示感谢,同时告之“盖其中如:《国际共同开发中国》(即实业计划英文本)原稿及总理亲笔英文手稿卷轴两件,若干重要印章、文凭并一大箱重要照片等尚无下落”,“期能将此无价之国家遗产查获”。后经追查,另一部分孙中山文稿等数十件文物,已被送往日本了。此事后来被国民党吉林省党部地下工作人员郭振华、石坚、刘伟等刺探到,他们认为这些文献是民族瑰宝,就设法通过吉冈、元柳、岛田等日本浪人,由郭振华亲自冒险到日本,用20万日元将这批文稿买了下来,历经千险,于1945年1月13日秘密运到天津,妥为收藏。抗战胜利后,他们于1945年12月底携带这批珍贵文稿飞抵重庆,交给了国民党中央政府,后移交国民党党史委收藏。

  宋庆龄决定将莫利爱路29号住宅作为孙中山的纪念馆

  1945年11月8日宋庆龄回到上海后,正式提出将莫利爱路29号寓所捐献给国民政府,作为纪念孙中山之用。当时上海市政府曾专门召开市政会议,研究接受宋庆龄捐献孙中山故居一事,并登报明确“国民政府征用该建筑作为孙中山纪念地”。国民政府将靖江路45号交宋庆龄使用,但之后却一直未明确相应机关正式接受莫利爱路29号寓所,因此建立孙中山故居纪念馆的事也未能落实。其间有人动脑筋想以保管为名,住进莫里爱路29号孙中山故居。得知此事后,宋子文特致函时任上海市市长兼淞沪警备总司令钱大钧,告知要求妥善保管孙中山故居。

  由于抗战期间和抗战胜利后中山故居的房子一直处于无人管理状态,房子已十分破旧,虽然后来经过几次修缮,但并不彻底,房子漏雨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1949年5月上海解放,数月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宋庆龄看到孙中山一生的努力终于结了果实,心情非常激动,此时她更加思念中山先生,她想到了香山路的中山故居,想到了长眠在中山陵的中山先生。一天,宋庆龄在寓所花园散步时,喃喃地说“中山陵的草……”,当时华东局派往宋庆龄身边任秘书和联络工作的杨逸听到后立即将中山陵及香山路孙中山故居房屋需修缮的情况向华东局秘书长魏文伯作了汇报。中央对保护中山先生的故居十分重视,早就指示中共上海市委:要保存好孙中山先生在上海的故居,以资纪念。上海市军管会、市人委对此非常重视,很快就作出了安排,拨出专款对中山故居进行全面的修缮。在征得宋庆龄的同意后,1949年8月故居开始进行全面修缮,修缮工作由华盖建筑事务所陈植建筑师设计,陆福顺营造厂承包了全部的修缮工程,工程于8月19日开始,至年底结束,总费用为4800余万元。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