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秋瑾与会党的关系

辛亥革命网 2017-06-23 13:39 来源: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 作者:邵雍 查看:

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百年纪念,秋瑾除了具有英雄主义的个人气质外,对于洪门会党内部的仪式规章也十分熟悉,早在1904年她在日本亲身加入有孙中山背景的洪门三合会后已经

  一

     秋瑾是辛亥革命时期最著名的女革命家。她的革命生涯确切地说应该从1904年秋加入有孙中山背景的洪门三合会开始。

     1904年秋瑾在东京留学期间,“日惟与留东之革命党员相往还,因与湘人刘道一、王时泽、仇亮、刘复权、蜀人彭春阳、赣人曾某等十人相结为秘密会,以反抗清廷恢复中原为宗旨。是岁秋冯自由、梁慕光等组织洪门天地会于横滨,瑾素有志于秘密会党之运动,遂偕刘、彭、王、曾诸人报名加盟,受封为白纸扇之职,白纸扇又称先生,即俗所谓军师也。”[1](第2集,P164)秋瑾、刘道一、刘复权、彭春阳、王时泽、曾贞、仇亮等20余人是第二批的入会者,“盖当时留学生多认联络会党为运动革命之捷径也。”[1](第6集,P42)据冯自由事后的解释,“当时革命党尚无统一组织,孙中山在海外结纳同志,常利用三合会的形式行之。”在此之前,冯自由等人宣称,是孙中山派他们在横滨组织革命团体,“以推翻清朝、恢复中华为宗旨,秘密邀集同志参加”的。[2](第4集,P24)

     秋瑾加入会党,是有思想基础的。有豪侠的英雄气概是她和会党的共同文化背景。天地会中有“洪水横流西复东,顺天行道会英雄”、“平定豪杰壮中原,金花御酒在金兰”等诗句。[3](P329,P301)而秋瑾早在少年时代就对文史著作中的豪杰十分景仰,尤其羡慕西汉初年著名游侠“朱家、郭解之为人”。[4]她在《宝刀歌》中歌颂刺秦王的义侠荆轲:“殿前一击虽不中,已夺专制魔王魂。”[5](P82)自1903年暮春起,她开始自称“鉴湖女侠”。在《赠蒋鹿珊言志》中秋瑾写道:“画工须画云中龙,为人须为人中雄,豪杰羞伍草木腐,怀抱岂与常人同?”[6](P96)诗句中充满了英雄主义的自信和自豪。

     她和会党的共同政治语言是狭隘的种族主义意识。天地会“招军榜”称:“扬扬[洋洋]中国,荡荡天朝,千邦进贡,万国来朝。夷人占夺,此恨难消。招兵买马,高搭花桥。木扬起义,夺回清朝。”[3](P383)秋瑾则在与日本妇人服部繁子谈话时说:“发辫是夷族风俗,不是中国人必须的。”“在我们中国,拥夷族为天子,我认为这是一种卑屈。”“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中国,不是满族这种异种人的中国。”[7](第3辑,P5~6,P17)她在《中国白话报》上发表十分露骨的排满言论,甚至认为“虽灭满奴之族,亦不足一蔽其辜矣!”[8](P84)在《赠蒋鹿珊言志》诗中也有多处提及反满兴汉:“协力同心驱满奴,宗旨同时意气洽”;“可怜大好神明胄,忍把江山付别人”;“好将十万头颅血,一洗腥膻祖国尘”;“霹雳一声阴霾开,光复祖业休徘徊”。[6](P96)就是光复会职员分级藏头诗中也有“不使满胡留片甲,轩辕神胄是天骄”的词句。[2](第4集,P214)

     1904年冬浙人陶成章以事赴日,秋瑾“由其戚之介,识之于旅次,知成章与敖嘉熊、龚宝铨等运动浙省党会有年,因叩以所运动事,成章尽以其所历告之,并为介绍光复会同志机关二处”。[1](第2集,P164)1905年秋,秋瑾回国省亲在上海见蔡元培后,去绍兴见徐锡麟于热诚小学堂,在那里由徐介绍加入光复会。回上海后由陶成章介绍结识了龙华会处州首领吕熊祥(号逢樵)等人。

     秋瑾是革命派从事国内会党工作的一个十分合适的人选。除了具有英雄主义的个人气质外,对于洪门会党内部的仪式规章也已了解。据与她同时加入横滨三合会的王时泽回忆:“首先由冯自由向我们交代宣誓的问答语,叫我们在宣誓时依样回答。交代完毕,即由梁慕光主持宣誓仪式。他手执钢刀一把,架在宣誓人颈上,由各人依次宣誓。……轮到我宣誓时,梁问:‘你来做什么?’我照冯自由嘱咐的话回答:‘我来当兵吃粮。’问:‘你忠心不忠心?’答:‘忠心。’问:‘如果不忠心,怎么办?’答:‘上山逢虎咬,出外遇强人。’全体宣誓毕,梁与冯自由横牵一幅六七尺长的白布,上书斗大的‘反清复明’四字,命各人俯身鱼贯从布下穿过,以示忠于主义。又在室内烧一堆火,命各人从火上跳过去,表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然后分别刺血,杀了一只大雄鸡,共饮雄鸡血酒。冯、梁两人当场宣布这个团体叫做‘三合会’(取合天、合地、合人之意),向我们交代了一些规矩,如见面手势如何摆,如何问话答语,进门要用右脚向前跨,握手时要捏紧对方的无名指,等等,并交了一本书给刘道一,叫我们互相传抄。我粗略地翻了一下,里面写了一些会规,还画了许多旗帜的样式。最后,每人交纳入会费十元日金,就算了事。这次入会,刘复权被封为‘洪棍’;秋瑾被封为‘白扇’(俗称军师);刘道一被封为‘草鞋’(俗称将军),是谓‘洪门三及第’”。[2](第4集,P225)由此可见,已经具有军师身份的秋瑾对于洪门会党内部的仪式、暗号、暗语、宗旨、会簿、会规、会费、旗帜式样以及领导机构都是十分了解的。这些是她开展浙江会党工作的有利条件。

  二

     1904年10月光复会在上海正式成立后,陶成章、龚宝铨从嘉兴到绍兴,协助徐锡麟筹办大通学堂。“于是,绍兴不仅成为光复会本部的活动中心,并且也成为浙东会党的联络中心。”[9](P356) 1905年9月光复会骨干徐锡麟在陶成章等人的协助下创办了绍兴大通学堂,成为光复会以兵式体操训练浙东帮会的机关。针对浙江的会党总体上规模较小、山堂林立、名目繁多、各据一隅、互不相属、各行其是的情况,大通学堂规约规定:“凡本学堂卒业者,即受本学校办事人之节制,本学校学生,咸为光复会会友。于是,大通学校遂为草泽英雄聚会之渊薮矣。”[10](P28)按照这一规定,先后进校学习的帮会骨干和其他有志青年600余人全部成了光复会会员。现在名单中有确切姓名可查的就有63名[6](《光复会党人录》),大通学堂是“国内第一所训练会党头目、培养革命干部的学校。”[11](P237)《光复会党人录》中明确列入了龙华会首领张恭等8人、平阳党(本名平洋党,本部在嵊县)首领竺绍康、乌带党首领王金发等25人。

     陶成章、徐锡麟等人是最早实际启动联系本地会党工作的浙江籍革命派人士。秋瑾的会党工作是在他们的基础上进行的。在上海期间她以“锐进学社”为名,联系敖嘉雄、吕熊祥等运动长江一带会党,同时也与龙华会两位副会长张恭、周华昌等运动浙江会党。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