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华、宋教仁留日史事新探

辛亥革命网 2018-09-12 08:59 来源:《近代史研究》2005年第06期 作者:迟云飞 查看:

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关于陈天华和宋教仁,学术界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但还是有很多问题不清楚,他们在日本的学习活动就是其中之一。已有的研究,大都语焉不

  关于陈天华和宋教仁,学术界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但还是有很多问题不清楚,他们在日本的学习活动就是其中之一。已有的研究,大都语焉不详。比如,他们到底进了哪些学校?学了些什么课程?成绩如何?了解这些情况,对于理解他们的思想行为乃至当时整个留日学生界的思想行为,都有重要的意义。2004年,笔者有机会在日本做了70余天的研究,接触到了一些新资料,虽仍远远不够充分,但相信对于了解陈天华、宋教仁的活动以及当时留日学生的情况,会有一定的帮助,现提供给学术界。

  陈天华与弘文学院

  1903年3月,陈天华赴日留学,于当月底抵东京。②

  以前,根据中文资料,我们只知道陈天华到日本后入弘文学院③,但是具体时间及学习内容都不详。弘文学院成立于1902年,由日本教育家、体育家(柔道)嘉纳治五郎创办,专对中国留学生进行初级的语言及各学科教育,毕业后可升入日本的大学或专门学校,如鲁迅在该校毕业后到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学习。弘文学院的档案,现保存在东京讲道馆里。④从现存的弘文学院档案,我们知道,陈天华是1903年4月进的弘文学院,也就是他刚到日本的时候。弘文学院设普通科、普通速成科、速成师范科、夜学速成理化科、夜学速成警务科、夜学日语科等科,陈天华到日本留学属于官费的“游学师范生”,所以他应在师范科。陈天华入学以前,杨度、鲁迅、黄兴、杨毓麐等已在该校学习,胡汉民、胡元倓也曾在该校学习。档案明确记载有陈天华入学时间,同时入学的还有与陈天华一同赴日的杨昌济(即杨开慧之父)、朱德裳、石陶钧等。⑤当年8月末的学生名单上仍有陈天华。⑥此后由于陈天华两次回国⑦,终止了在弘文学院的学习,而且综合各种情况看,他在弘文学院上课不多。在陈天华退学之前,黄兴、杨毓麐也已经退学。⑧

  弘文学院的课程大致有日语、体操、地理历史、算术、理科示教、修身、代数、几何、图画、动物、植物、英语等,其中日语占大部分。这是典型的中学课程。1905年中历五月到弘文学院学习的湖南人黄尊三记校长嘉纳治五郎在开学典礼上的演说也可印证:“宏文学院,专为培育中国留学生而设,有普通中学之性质。学科除日文日语外,并注重普通,为将来考入高等大学之预备。因中国学生,大抵缺乏普通科学,非补习之,不能求高等专门学问。普通中学外,另有师范班,为年长之留学生,及中国官吏短期学习而设云云。”⑨由此可以了解陈天华以及黄兴等在弘文学院的学习内容和学习情况。

  陈天华、宋教仁与法政大学“清国留学生法政速成科”

  1904年开始,应中国留学生、后来成为中国教育家的范源廉的建议,经日本法政大学总理(校长)梅谦次郎与清政府驻日公使商议,法政大学专为中国留学生举办了“清国留学生法政速成科”。学习时间最初定为1年,后来延长至1年半。主要课程有:法学通论、民法、商法、国法学、行政法、刑法、国际公法、国际私法、裁判所 (即法院)构成法、民刑诉讼法、经济学、财政学、监狱学、地方制度、警察学等。陈天华、宋教仁、汪精卫、胡汉民、朱执信、沈钧儒、汤化龙、居正等都曾在该速成科学习。该速成科的特别之处是由日本教师用日语讲授,同时在课堂上由专人口译为汉语,所以不懂日语的学生仍可照常学习,当然,因为口译耗费时间,所以1年半的学习时间,真正的授课时间应该去掉一半。范源廉、曹汝霖等都曾担任过翻译。法政大学总共举办了5期速成科,前后有近2000人入学,1200余人毕业。⑩

  1904年,陈天华再到日本,入法政大学。过去,我们仅知道他入法政大学,但实际上陈天华进的是法政速成科,不是本科。法政速成科第一班(即第一期)于1904年5月7日正式开学,1905年6月4日毕业。按照陈天华的入学时间,他应该在第一班(即第一期),晚清政坛上活跃的湖南人罗杰、雷光宇,都是这一期的学生。但现存的第一班毕业生名册上(1905年6月)无陈天华,现存的第一班考试成绩册(1905年4月,按:各种名册不全)也没有陈天华,想是因为从事政治活动,没有参加考试,也没能毕业。陈天华在此学习直至1905年12月蹈海。(11)

  宋教仁1904年12月13日到东京。据宋教仁的日记记载,1905年6月12日,他到法政大学报名,6月15日正式上课。由于宋教仁的日记并没有写明是法政速成科,所以我在写《宋教仁与中国民主宪政》(12)时,以为他是正式的法政大学本科学生,中国学界其他学者也大体如此。实际上,在法政大学学习的中国学生几乎都在速成科。(13)那么,宋教仁是在哪一期呢?法政大学速成科保存的名单不全,现存的名单没有宋教仁,法政大学所编《法政大学百年史》说,宋教仁在第二班(期),即与汪精卫、胡汉民、朱执信同一期。(14)速成科第二班(期)于1904年10月开学,1906年6月毕业,照此情况看,宋教仁是中途插班的。

  1905年11月,日本文部省颁布《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留学生群起反对。12月8日,陈天华蹈海殉国,以后宋教仁成为反取缔规则的激进派首领之一。日本外务省档案列有反取缔规则活跃分子名单,名单记载,此时宋教仁仍是法政大学学生,惟将宋教仁列为直隶人,可能日本方面情报有误,也可能作为革命党人的宋教仁为避清政府注意故意登记了假籍贯。(15)1906年1月,反取缔规则风潮渐渐平息,中国留学生恢复上课。据宋教仁日记,宋教仁于1906年2月1日入早稻田大学留学生部预科学习,而他在早稻田登记的名字为“宋鍊”。宋教仁为什么不仍去法政大学而入早稻田并且改名呢?日本外交史料馆藏有清政府驻日公使杨枢致日本外务大臣西园寺公望的照会,照会列了一个组织反取缔规则的留学生名单,中有宋教仁、胡瑛、田桐等19人,杨枢要求日方不准这19人入日本学校。(16)杨枢的照会在光绪三十二年二月十一日,即西历1906年3月5日,时间虽在宋教仁入早稻田大学之后,但我估计杨枢应已先向法政大学打过招呼,宋教仁也可能听到风声。(17)这应是宋教仁退出法政大学、入早稻田大学并改用“宋鍊”的化名的根本原因。

  关于宋教仁在早稻田大学的学习情况,日本学者片仓芳和已经做过研究,这里就不多谈了。(18)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