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齐昭:孙中山致李晓生函时间再考

辛亥革命网 2017-12-05 11:00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余齐昭 查看:

孙中山解临时大总统职后致李晓生函时间沿用王耿雄先生编《孙中山史事详录》之说,定在1912年4月3日。而《孙中山全集》则编在同年4月17日。罗刚编著的《中华民国“国父”实录》定为同年4月15日。皆误。

  2017年11月11日,《孙中山史事编年》《孙中山全集续编》发布会暨2017年中国孙中山研究会年会在广州中山大学历史系举行。笔者有幸被邀参加,并收到大会赠送的《孙中山史事编年》(以下简称《编年》)十二卷本和《孙中山全集续编》五卷本各一套。先睹为快,拜读史料丰富、印制精美的《编年》时,发现孙中山解临时大总统职后致李晓生函时间沿用王耿雄先生编《孙中山史事详录》之说,定在1912年4月3日(第三卷,第1307页)。而《孙中山全集》则编在同年4月17日(第二卷,第342页)。罗刚编著的《中华民国“国父”实录》定为同年4月15日(第三册,第1879页)。皆误。应为同年4月16日。

  一

  李晓生(李鉴鎏,1888一1970),广东番禺人,出生于新加坡。1906年在新加坡晚晴园晤孙中山,当日即加入中国同盟会。1910年赴英国,1911年考入伦敦大学波德斯学院读化学。不久武昌首义,孙中山由美至英,孙邀李晓生一起回国。李随孙一同回国。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李晓生任总统府秘书。

  为行文方便起见,现据李晓生公子李纾博士所赠影印件,将孙中山致李晓生函全文抄录如下:

晓生兄鉴:

  宋君嘉树者,廿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廿年来始终不变。然不求知于世,而上海之革命得如此好结果,此公不无力。然彼从事于教会及实业,而隐则传革命之道,是亦世之隐君子也。弟今解职来上海,得再见故人,不禁感慨当年与陆皓东三人屡作终夕谈之事。今宋君坚持弟住其家以话旧,亦得以追思陆皓东之事也。

  茲他亲身来客店,取弟之行李,请将两皮手包及一棉质杠及南京新买之皮袋共四件交他带回便可。

  弟明日午后两三点当来客店略谈,然[后]赴自由党五点之约也。弟拟送汉民、精卫、仲恺兄并兄等以最好之洋服,并托宋君带公等往最好之洋服店做之,请兄等尽量做,多多益善也。

  此候

  晚安

弟孙文谨启 即晚

  孙中山在函中谓,明日午后“赴自由党五点之约”,成为考证时间的重要依据。何日赴自由党之约呢?论者因视角不同,结论各异。

  王耿雄先生在《孙中山史事详录1911一1913》一书中对此有详细考证,他根据上海《申报》1912年4月6日《公宴卸任总统》一文认为,孙中山赴自由党活动时间为4月4日,则于4月3日晚致函李晓生。孙中山4月3日下午由南京来上海,媒体报道“寓某君家”,他认为某君即宋嘉树。至于上海《民立报》1912年4月20日刊登《自由党记事录》一文谓“十七日午后七时孙中山先生偕马君武、胡汉民诸君到该党本部,党员开会欢迎”的报道,王先生则认为是以农历二月十七日记事,农历二月十七日刚好是阳历4月4日(第262页)。

  二

  1912年4月3日,解临时大总统职的孙中山于下午五时抵达上海,“孙总统下车后即往哈同花园暂住”(《革命史中之大结束孙总统解职来沪》,上海《民立报》1912年4月4日)。解临时大总统职的“孙逸仙君偕同总理唐少川于昨日下午五时乘坐专车来沪”,“闻孙君寓某君家,唐君则寓客利旅店”(《孙总统唐总理到沪》,上海《时报》1912年4月4日)。此处的“某君”未确指是谁。王耿雄先生考证是宋嘉树。此结论多为孙中山论者所采用。

  笔者认为,4月3日晚孙中山住哈同花园无疑。

  孙中山当晚住哈同花园并不奇怪。如1911年12月25日孙中山从美国经欧洲、香港返抵上海时,应哈同所请,即赴哈同花园会见伍廷芳、黄兴、陈其美、汪精卫等多人,并在该处稍留。为安全与工作方便起见,当晚由沪军都督府安排住宝昌路408号,法国工部局派员护卫住所。次日,黄兴、沪军都督陈其美在哈同花园欢宴孙中山。又如,1912年2月19日,孙中山夫人卢慕贞、女儿孙娫、孙婉,侄女孙霞,佣妇阿清,由邓泽如护送从槟城抵达上海,“沪都督陈其美派员迎接孙夫人等,住于沧州别墅,下午孙哲生迎其母妹等迁寓于哈同花园。翌日入南京”。邓泽如又于“3月25日随同孙眷属卢夫人及其女公子等由南京乘专车至上海,孙眷属寓于哈同花园”(邓泽如《中国国民党二十年史迹》,正中书局1984年版,第84页)。犹太富商哈同(1851一1931)与革命党有联系,对孙中山相当尊敬与爱戴,孙中山对他们夫妇也很信任。受哈同邀请,孙中山解职后的4月3日至6日即住哈同花园,与两女会合(孙娫、孙婉从3月25日起一直住在哈同花园)。4月6日,孙中山为感谢哈同的盛情款待,特与哈同合影留念,合影者除孙中山与哈同外,还有孙中山的两个女儿孙娫、孙婉,孙中山的秘书宋蔼龄,顾问端纳和他们的友人黄宗仰(《孙中山图典》,广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63页中右图)。6日晚,孙中山及其子女、随员等赴南京,7日赴武汉访问。4月14日晚由卾返抵上海。据《民立报》4月15日报道:孙中山“于昨日午后五时半抵沪,船泊高昌庙制造局。局中人未得消息,不及供张,拟电陈都督,孙君止之。旋自雇马车,与从者偕赴三马路客利旅馆。孙君与其男女公子宿友人宋君之家。延见宾客则在汇中。孙君本拟即日赴粤,唯招商轮昨早已开赴香港,次当发者,乃泰顺,泰顺正在制造局船坞修理,非迟三四日不能行,故孙君不得已而滞沪也”(《孙前总统抵沪记》,《民立报》1912年4月15日)。

  这是孙中山返国就任临时大总统至解职后媒体首次报道他住宋君(嘉树)家。作为朋友,在解职后的不足半个月内,不可能前后两次都住在同一个友人家,这也是常理。既然孙中山这次从武汉返抵申江时住宋家,就不太可能4月3日从南京抵沪时也住宋家。而且《民立报》也确指4月3日孙往哈同花园暂住。再者,4月3日孙中山是从南京抵沪当天就住哈同花园,行李是从南京运抵哈同花园的,而4月14日从卾抵沪时孙中山“旋自雇马车,与从者偕赴三马路客利旅馆”。所以,孙致李函中有宋嘉树“茲他亲身来客店,取弟之行李”句。可见孙中山4月14日晚才赴宋嘉树家住的。如果不是船期有误,就没有这段趣味盎然的历史故事了。然而,《孙中山年谱长编》记载孙中山4月3日及4月14日两次抵沪时均住宋嘉树家,有误。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