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军尚未开拔完毕,唐继尧就要逃亡

辛亥革命网 2018-07-06 09:19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李开林 查看:

本文把《洪宪帝制外交》书中唐继尧的逃亡问题介绍出来,向各位方家请教,以期得到宝贵的指导意见。

  云南护国第一军第一梯团1915年12月24日开始从昆明出发,第一梯团的邓泰中、杨蓁两支队,攻占了黄坡耳嘴、燕子坡、安边、百树溪和叙府重镇。“袁氏闻耗大震,褫伍祥帧川南镇守使职,责令戴罪立功。四川将军陈宧悬赏伍拾万元,调兵分四路图叙,经护国军一、二两支队分头浴血抗战,各个击破,敌卒不得逞【注:祝鸿基《第一军入川讨袁概述》,载于《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四十六辑第52页】。”

  蔡锷率领的总司令部和第二、第三梯团于1916年1月14日从昆明出发。

  “护国第一军是分两路由昆明出发入川的,第一梯团刘云峰所部由东川经延津县入川,首战攻克叙府。第二梯团赵又新部、第三梯团顾品珍部和总司令部由宣威、毕节、叙永向泸州前进……赵又新梯团迫近叙永边界时,川军刘存厚师部陈礼门团(又称刘师步兵第八团)在叙永宣布起义,加入护国军倒袁。于是护国军第二梯团第三支队(董鸿勋为支队长)联合陈礼门团,立即将泸州之门户纳溪占领,长驱直入,又将泸州对岸的蓝田坝、月亮岩一带占领【注:杨如轩《护国战役亲历记》,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四十六辑第93页】”。护国军进入四川取得了很大战果,虽然2月10日蓝田坝和月亮岩被敌人偷袭而丢掉,但受到的挫折不算大。从昆明走路行军到四川前线消耗的时间为32天,刘国威率领的工兵连和廖廷桂率领的新编支队,是护国第一军编制内的后续队伍,1月下旬从昆明出发,先后于3月1日之前到达叙府。

  李烈钧率领护国第二军于1916年2月21日从昆明出发。可是,护国军尚未开拔完毕,唐继尧在后方云南就已经考虑怎样逃跑了。台湾历史学家唐启华的著作《洪宪帝制外交》记载唐继尧2月23日就准备逃到英国的史实。

 

  这本书298页写道:“随着北洋军主力陆续开抵川南,2月下旬护国军战事受挫,唐继尧已准备流亡,23日朱使密电:‘领事报告,滇军在四川受挫,督军询问若他流亡到英国领土可否受到保护?我答以:他将如同政治难民般受到豁免。’28日朱使函告:两个月以来,政府军进不了滇黔,无决定性战斗,北军入川湘,两广保持中立,南京之冯国璋持中立态度,北京帝制派宣称有信心处理局势,上海之共和派相信袁即将完蛋;云南内部不太稳定,唐继尧在安排逃亡。29日昆明总领事电告朱使:唐继尧即将去职,建议朱使令求袁氏命令北军将领及龙济光不要对云南攻击。朱使令葛福不要阻止唐继尧去职,除非会危及英国人民的安全。葛福报告云南士绅一度谋划阻唐继尧离城,将他交给袁氏”【注:唐启华《洪宪帝制外交》,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8月出版】

  书里讲的朱使,指的是英国驻华特命全权公使朱尔典。“谋划阻止唐继尧离城”的是些什么人,书里没有指名道姓,这里反映出,当反对复辟帝制的护国军将士出发之后,云南后方尚有一股潜在的势力对唐继尧起到牵制作用,使唐继尧不能如愿以偿顺利逃亡。

  前方护国军将士不怕流血牺牲奋勇拼杀,而远在后方的唐继尧就想逃亡到英国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日不落国”,寻求豁免权和政治保护,这与护国军将士敢为天下先的大无畏精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个在护国运动前紧张捕杀反袁人士的唐继尧,被迫转变立场参加护国讨袁之后,自我标榜他在护国前就说过“热血不禁真爱国,冷心翻笑假封侯”、“如有不法举动擅更国体,当与中原豪杰共除之”、“召开五次秘密反袁军事会议”,这些诗词豪语,在逃亡主义面前显得是那样的虚幻,经不起辨伪,懵不了人。

  1916年2月21日,蔡锷致唐继尧急电:“我军激战数旬,耗弹颇多。炮弹现只存二百发,枪弹除原领者悉数用罄外,纵列弹药亦耗三分之一。各部队纷纷告急,请予补充。逆料在川境内,尚有数场恶战,务乞饬兵站速配解炮弹三千颗,枪弹每支加发三百发,赶运来泸,不胜祷切。”【注:《蔡锷致唐继尧电》,载李希泌等《护国运动资料选编》,第257页。】

  3月1日之后,蔡锷组织兵力攻打泸州失利。向唐继尧呼救毫无效果,因此蔡锷对贵州刘如周支援3000元的举动显得十分感激:“日来部署略有头绪,散兵已陆续归队,士气初甚颓丧,现已逐渐来苏,朝气横溢矣。所难者枪支多破损,未能克日修理,衣服褴褛,未能换给,弹药未能悉加补充,而饷项已罄,乞灵无效。昨日石处员运回三千,倾即发罄。若无来源,则真不堪设想。如周竟推食食我,此情实可感激。”【注:《蔡锷请速为筹饷及散兵归队等情电》,载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云南省档案馆编《护国运动》,第214页。】

  张彭年在《护国之役的贵州》一文中写道:“滇军将士认为唐继尧有意陷在外军队于死地,多次鼓噪,都为蔡所劝息。后来顾品珍回师倒唐,其远因或种于此。”【注:张彭年:《护国之役的贵州》,载《护国讨袁亲历记》,第194页】。

  前线哀恳求援的电报如同响箭一般飞来,却无法打动唐继尧的心,唐对四川前线护国军的危急军情无动于衷,是要故意陷护国军于绝境吗?滇军将士的话说得似乎有点激愤,但不予支援是事实。

  设身处地为唐继尧想一想吧,唐本来就不愿意反对袁世凯称帝,所以刚开始打仗就要逃亡,对于前线越来越紧张的局势,正在忙于逃亡的人哪里还有心思对前线支援武器弹药和兵员?

  这情景仿佛演绎了一个滑稽的镜头:战火纷飞的阵地上有个军官一面向后逃跑,一面喊着:弟兄们向前冲啊!

  有些事情,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唐继尧做不到的。幸运的是,前线的护国军与敌方军队在战场上达成了停火协议。南方几个省相继宣布脱离袁世凯政府,政治形势得以扭转。6月6日袁世凯病死,没有活到60大寿。6月7日副总统黎元洪继任总统职务,于是,反对袁世凯称帝的护国运动取得了胜利。

  云南都督府是个正规的军政机构,即使都督在尸位素餐,但各部门都会按照宣布护国起义时的既定方针正常运转,所以,尽管唐继尧忙于做逃亡的准备,但并不影响机构的正常运转。护国运动中有许多以唐继尧名义发出的公告和电文,全是都督府秘书机构写的。都督府里的任可澄和由云龙,是两位才华横溢,写作能力极强的高级官员,平时代替唐继尧撰写各种文件。由云龙1946年在《护国史稿》排印本的前言写道:“对外的电报多半是任可澄先生的手笔,其文件信稿及对内文电,后方的应付是由我办的。”所以,现代的人津津乐道的《会泽首义文牍》、《唐继尧护国讨袁文稿》写得如何如何好,其实都是秘书人员和这两位写作能手完成的,没有一篇表现出唐继尧的文采。

  有人把唐继尧与云南人民划等号,认为对唐的评价不止是他个人的毁誉问题,涉及到云南人民和一大批当时的革命者的贡献。可事实上,唐继尧的政治立场与云南人民格格不入,一大批当时的革命者所作出的贡献,被划为唐继尧的贡献是违背历史事实的,是极不合理极不公平的。著名历史学家谢本书教授说:“唐继尧与云南人民之间是不能画等号的。不要认为,只有全面肯定唐继尧在护国中的作用,才能充分肯定云南人民对护国战争的巨大贡献;反之,就是给云南人民抹黑。这是两个概念,并非一个概念”。

  本文把《洪宪帝制外交》书中唐继尧的逃亡问题介绍出来,向各位方家请教,以期得到宝贵的指导意见。

  (作者系云南省中国近代史研究会理事)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