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辛亥革命老人刘莘园挽王天培联——兼与陈德远先生商榷

辛亥革命网 2018-10-25 14:29 来源:《贵州文史丛刊》 作者:刘一鸣 查看:

《贵州文史丛刊》2012年第1期刊发陈德远先生《挽王天培联不是刘莘园先生所作》一文中,认为《辛亥革命老人刘莘园遗稿》一书中关于挽王天培一联,非刘莘园所作。认定为陈廷棻先生撰。我

  《贵州文史丛刊》2012年第1期刊发陈德远先生《挽王天培联不是刘莘园先生所作》一文中,认为《辛亥革命老人刘莘园遗稿》(贵州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一书中关于挽王天培:“功在定黔、罪在定黔、乱世为人真不昜;朝言革命、暮言革命、先生结局竟如斯”一联,非刘莘园所作。认定为陈廷棻先生撰。我们认为陈德远先生所论是错的,陈廷棻根本不了解刘莘园与王天培交情演变,不了解刘、王之间既有长期的同学情谊,又有较多的恩怨,还有对黔省政局的不同看法。陈廷棻不可能写出如上述的挽联。

  一、挽联收入《遗稿》的来历与缘由

  这幅对联系龙先绪君20世纪80年代从仁怀鲁班场黄家田王云樵(1906-1998年)先生处采访收录(同时收入的还有其它九幅,见《遗稿》328页)。王云樵旧制小学毕业即留校任教,刻苦攻读,诗古文辞造诣深厚,解放前任过小学校长、区长和私立昆山中学董事长、仁怀县参议会秘书长。新中国成立初任县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常委、昆中董事长兼鲁班小学校长等职。刘莘园1940年因见蒋介石1939年掀起反共高潮,自己的内侄王启霖、王启凤系共产党员,本人又与二十二集团军司令孙震有隙,故请长假赋闲返里。回乡间当时好学青年王云樵、葛显威、陈天伟等人先后追随学习书法、诗词及古文习作等。刘莘园返乡后下半年又受聘私立昆山中学董事长,兼职一班国文课。他讲授自己的诗、文、联语,王云樵等均能背诵并了解写作背景。另笔者1978-1982年就读贵阳师范历史系学习贵州史,对历史课中介绍席正铭、刘莘园等很感兴趣。同时很多问题我请教过在贵阳师专任教师的刘河(其中包括挽王天培联)。又1973年、1976年笔者两次在贵阳富水南路244号(白沙井王启霖故居)面见过刘莘园与王天锡(王天培五弟),亲耳聆听过两位当事人、知情者摆谈王天培将军事迹。刘莘园在王天锡不在场时专讲王天培与自己的关系和王被害后挽联的语句与表达的心情。是故整理时将其收入《遗稿》,并非陈德远先生所言“不知就里误收”。

  二、挽王天培联语内容中表达出半哀半嘲语意及反映死者与撰联者的微妙人际关系,只有刘莘园莫属,陈廷棻根本可能了解刘、王之间的共识及矛盾。陈不了解定黔、罪黔所指何事。

  刘莘园与王天培自1907年就读贵阳陆军小学起,1909年同期考入武昌陆军三中,1912年又同期考入保定军官学校,同学7年,但二人关系不太融洽。1917年至1925年底,二人均服务黔军,有矛盾、有共识,但为人心性差异很大。

  1907年春,刘莘园偕四哥刘茂材(1889-1917年)考入贵阳陆军小学。一次与同学王天培(1888-1927年)发生冲突,刘因个头小被王欺负,刘出口骂王,王正要动手相打,幸刘茂材站出来制止方才平息。1908年旧历三月席正铭、刘莘园、阎崇阶等成立“历史研究会”从事反清活动,王天培因不满刘莘园,即向校方举报刘等活动;又因《黔报》披露,被总办刘泽沛下令取缔。席、阎、刘决定将活动转入地下到校外进行。并从国文教官张澜汀、史地教官宋芦聪处打听证实王天培为告密者之一(这事刘莘园赋闲返乡时向王云樵、刘灿珩等讲述过)。在武昌陆军三中,席、刘等开展活动均是秘密的,1910年夏,由席正铭赴沪找宋教仁、于右任联系将联络的二百余人列入同盟会开始时是没有王天培的。武昌起义后陆军三中百余名贵州同学在席正铭、刘莘园等劝说下四十余人坚持下来参加革命,席、刘等又邀约了王天培。王天培担任起义军炮台防守并指挥作战。武昌首义后刘莘园、汪秉乾、邓汉祥三人被推选入军政府工作,刘任交通部次长。交通部并入军务部后,刘转任总务科长,后因办理“汉兴”、“汉发”轮船涉外事件,被黎元洪免职。后刘受席正铭委派作旅鄂黔人代表,赴常德欢迎杨荩诚部北伐黔军并受任参议、营长等职。1912-1914年刘氏兄弟与王天培同在保定军校学习,刘、王关系有所改善。毕业分配,刘因在杨荩诚部任过营长,担心回黔受刘显世迫害不愿回黔工作,故要求分到北洋军三师。护国之役结束升任三师五旅十团团副。刘茂材、王天培、穆永康等分回黔省,很快升到少校、中校。1917年6月任黔军讲武学校校长的何应钦嘱韩文(毕节人、刘莘园挚友)电邀刘莘园返黔任战术教官,后因王文华、谷正伦赴京开会与刘相见后,王文华电朱绍良报刘显世批莘园为“中校参谋”,因当时保定军校回黔学生仅王天培、穆永康升至中校,二人知道后便向刘显世进馋说:“莘园在杨荩诚部干过,又在北洋军任职打过黔军,一回来就授‘中校’不合理”。这样刘显世只授莘园‘少校’。刘莘园回黔后在军界崭露头角,任袁祖铭纵队参谋长、三旅参谋长,王天培任二旅副团长、团长。二人虽同事但仍有隔阂。1920年底民九事变后,黔军四个旅从川省回驻省内,何应钦在赶走刘显世后将所部编为第五旅,驻防以贵阳为中心的二十余县。1921年孙中山在广州成立护法军政府,王文华兄弟积极响应,代总司令卢焘派二旅由谷正伦、刘其贤率领出黔桂湘边入柳州为黔军援桂第四路,稍后又派三旅由胡瑛、刘莘园率领出黔桂边入百色为黔军援桂第五路。王文华在1920年10月策划好民九事变后就在重庆挟持袁祖铭乘船东下到上海。袁是年11月在寓居上海的旧派首领之一的张彭年帮助下摆脱王文华监视,并于1921年3月16日指使表弟何厚光收买刺客在沪“一品香”旅馆门口刺死王文华,造成贵州政局混乱,出现五旅纷争。袁祖铭得北洋政府财政次长潘复支持20万元,打出“定黔”旗号在武昌活动 ,企图武力回黔执政,时因黔、川、湘、滇有“联防”协议,湖北督军王占元下令将袁的“定黔军”解散而作罢。1921年底谷正伦被孙中山委为中央直辖黔军总司令,刘其贤任参谋长、王天培受委旅长。谷排挤胡瑛,胡辞职后卢焘委刘莘园代三旅旅长兼南笼司令。是年底袁祖铭、刘显世、刘显潜互相勾结联合“定黔”。刘显世坐镇昆明,刘显潜回兴义组织定黔军西路指挥部,授阮德炳为旅长,收编张三元、凌国光匪部聚众成军与援桂回防的刘莘园部对立。袁祖铭改变策略,派人回黔活动,用重金收买对方将领,其父袁干臣从上海回安笼(今安龙)活动刘莘园,但刘部仍在1922年春与刘显潜游击军进行了长达两个多月的“黔西之役”。1922年3月5日谷正伦部参谋长刘其贤、旅长王天培、彭汉章等在袁祖铭至洪江当天,即联名倒谷、通电拥袁,逼走了谷正伦。袁晋升王天培为“定黔军”师长。刘莘园其时率三旅余部(编为黔军十二团)于安顺、平坝等地与阮俊斋部鏖战,四月在彭汉章旅夹击下,莘园所部被袁收编,袁聘刘为参谋长、交通处长等,袁祖铭入贵阳执长了黔政。但这一作法从根本上破坏了孙中山先生将黔省纳入护法军政府势力范围以利北伐的计划。故莘园挽诗中所言王“功在定黔”指对袁祖铭争得省政而言,“罪在定黔”指王破坏孙中山先生北伐大计言。“乱世为人真不易”,指王天培后来与刘莘园在滇军二次侵黔后退入四川酉、秀、黔、彭,在吴佩孚支持下入据重庆,刘任参谋长兼34师68旅旅长,王任黔军第一师师长。上述这些内幕不是陈廷棻能了解的。1924年1月孙中山主持在广州召开国民党一大后,刘莘园、王天培均力主袁应弃北投南,并由刘领衔电邀任孙中山革命军政府参军的阎崇阶莅渝活动①。可以说刘莘园、王天培此时是迫切要求追随孙中山进行“国民革命”的。刘在1926年元月应熊克武秘密相邀任建国联军军长,率旅部官佐和学兵两连以“省亲”为名向祖铭告假离开(荐参谋处长朱崧为代参谋长),在仁怀老家小住三月后行至桂林,看到报上披露熊克武等建国川军将领被蒋介石以用中秋团聚之名而囚系虎门,部队瓦解。此时李宗仁、白崇禧等已执广西省政,刘与李、白取得联系,白派副官至桂林邀莘园至南宁,他将所部由张廷光率领加入新桂系,个人以宾客身份寓居桂林。后受聘北伐军第七军四川代表,为营救熊克武游说和参与反蒋活动②。而王天培继续追随袁祖铭,只是在1926年5月底为川军各部联合压迫才退回贵州,见湘西空虚,袁、王等遂借口加入南方政府,蒋介石即委任彭汉章为国民革命军第九军军长、王天培为第十军军长、袁为北伐军左翼军总指挥,向常德进军中,沿途收编散兵溃匪,拥众达二十个师(王部亦近十万之众)。且所到之处均自委官吏,自主税收,军阀割据的劣根性暴露无遗。1927年1月30日,唐生智八军教导师长周斓按上级秘旨在常德以“团年宴叙”为名捕杀了袁祖铭及参谋长朱崧、师长何厚光等,2月5日唐又在汉口以“统率无方”逮捕彭汉章军长(关押至8月12日处死)。袁死后第二天,王即召集所部营长以上军官揭露袁的罪恶,斥袁为“破坏国民革命的罪人”、死有余辜!王获升北伐江右军前敌总指挥率军北伐。二月下旬又为讨好蒋介石发通电云:“敬当永矢精诚”、“效忠党国”③,岂料8月11日徐州失守,蒋介石把“自己估计错误,指挥失当所致”战败之责推给王天培,将其捕押杭州,并于是年公历9月2日(农历八月初七)秘密处死。农历八月中旬,刘莘园曾向李宗仁询问王的情况,最先知道死讯④。刘在给内兄王漱生(王谟、时任周西城25军秘书长)通信中言及王天培事,并附了半哀半嘲的挽联与内兄共赏。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