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继尧与亲密战友(二)(3)

辛亥革命网 2018-11-22 09:43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李开林 查看:

自私之心是万恶之源。自私的人往往心胸狭窄,不能忍受别人对自己无意的触犯或伤害,忌贤妒能,不能容忍别人超过自己,害怕别人得到自己无法得到的名誉地位,否则便耿耿于怀、伺机报复。

  难道车厢一不设警卫人员,二不关闭车厢门?如果刺客是个在职军人,那还可以说混在车上有可趁之机,但刺客是个没有军职只有普通旅客身份的闲杂人员,要想接近谢汝翼所在的车厢困难重重。可官方一点点防范措施都没有,刺杀行动居然如入无人之境,闲杂人员轻轻容易就进入谢的专车顺利刺杀成功。

  这桩刺杀案如果没有官方的暗中配合,怎么能得逞呢?刺客动手时,谢汝翼周围的军官都已经离开了,陪同的只有唐的参谋长姜梅龄一个人,居然还睡着了!枪响后,姜梅龄将刺客的手枪扑落,而刺客任被扭住胳膊而不反抗。法籍列车警察闻声赶到,拘捕了刺客。

  民政长李鸿祥参加军法会审。赵钟奇《云南护国前后回忆》继续写道:“李在会审时,曾追问何荣昌的手枪从何处来?据何说是王廷治给的,而王是唐继尧的人。谢汝翼死后,李鸿祥也随着辞去民政长而离开云南。”何荣昌背后的主谋是谁?当时的人从庭审中知道了惯于做此类事情的唐继尧,然而,云南任何人都不可能顺藤摸瓜去审问幕后人唐继尧。

  互联网的百科词条“谢汝翼”叙述何荣昌:“他怀恨在心,又受奸人收买利用,行刺的手枪是王廷治授给他的。王是唐继尧在日本士官学校的同学,又是唐的亲信,对唐唯命是听,这样案情大白。这一重大案件无疑与唐继尧有牵连,此案不便追问下去,李宣布退堂。”

  何荣昌是步兵三营十连连长,他不去找侵蚀饷项津贴并直接撤销他连长职务的大队长沈得全寻仇,却去刺杀镇守使谢汝翼,“受奸人收买利用”是最能说明问题的原因。

唐继尧

  为了消弭社会议论,案情由唐继尧控制的都督府的机构供稿给报社发布,发布的内容令人大跌眼镜。报纸上刊登唐继尧联合李鸿祥发出的谕告:“谢使北上,途遇狙击。行凶正犯,登时拿获。讯明惩办,水落石出。诚恐不肖,妄相揣测,造作谣言,妄图煽惑。谕尔四民,勿听勿慑!”在这篇为唐继尧撇清关系的联合谕告发出之后,李鸿祥急急忙忙辞去职务离开云南。

军法课送报馆刊登的何荣昌供词

  李鸿祥从滇越铁路乘火车离开昆明,到达数十公里外的宜良后,拍电报回来向各界登报致谢。李鸿祥走后,1914年5月27日(阴历五月初五日)唐继尧掌控的军法课把《何荣昌五月初四日供词》送到滇声报刊登。这份供词内容,与李鸿祥审案时何荣昌的招供简直是天壤之别。本该供述作案情节的供词里,没有交待刺杀谢汝翼的具体情节,却空发议论歌颂唐继尧:“我如有他意,当送谢上火车时唐都督现掌兵权又兼民政长,彼毫无防范,我要行刺是极容易的,像这闹坏大局的事我断不肯做。”

  何荣昌说谢汝翼不查案也不对质就把他关进监狱,所以怨恨谢汝翼,却没有说明出狱时的结论是什么。

  供词中写的作案动机,暴露出幕后之人顾虑谢汝翼可能会得到提拔重用:“我刺谢镇守使虽是报仇,亦是为公,现谢的位分大了,此次进京若用他出来做别省都督或是民政长,照他那样专制糊涂的办事,岂不贻害无穷么?”

  作案工具手枪的来源也被说成是买来的了,而且死无对证,卖枪的人早就死了:“这手枪是我用四十块钱在临安与姓胡的买得,姓胡的在营内当伙夫,同到广南就死了。”

   一桩严重的政治谋杀案就此了结,真相的缺失导致了伪历史的泛滥。谢汝翼带着赴京升官的憧憬,带着云南高层借杨春魁事件趁机株连李根源张文光的秘密,永远地闭上了嘴。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