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人凤与护法运动(下)

辛亥革命网 2019-01-16 13:32 来源:《湘学研究》第12辑 作者:邓江祁 查看:

护法运动爆发后,谭人凤坚决支持以孙中山为代表的民主革命派开展护法运动,呼吁护法军北伐,反对议和,并三赴粤闽,调处护法军之间的矛盾。

  三、三赴粤闽

  湖南沦入北洋军之手后,护法运动的重心转到了广东和福建。恰在此时,谭人凤又接到来自广东援闽粤军总司令陈炯明的邀请。

  原来,为抵御闽督李厚基对广东的进攻并策应湖南护法军作战,1917年12月,孙中山以从广东省长朱庆澜手中争得的二十营警卫军为基础,组织援闽粤军,由中华民国军政府第一军总司令陈炯明统领,经潮汕攻闽。陈炯明原名捷,字赞之,又字竞存,广东海丰人,1909年底加入同盟会,参加过广州起义,辛亥革命后,担任过广东省副都督、代都督、都督等职,是粤省军界前辈,在广东有较大的声望。因此,当时孙中山对其委以重任,寄予厚望。

  1918年1月12日,陈炯明在广州东郊主持了粤军誓师大会,宣布“振旅出发”,“援闽讨逆”。15日,孙中山特在军政府会议厅为全体援闽粤军军官饯行,以壮行色。随后,陈炯明率军踏上了援闽护法征程,于1月底抵达汕头前线。

  到汕头后,陈炯明立即投入繁忙的招兵、训练、拟定军事计划之中,深感身边缺乏臂助,于是就想到了老朋友谭人凤,特派员赴沪邀请其去粤赞助。对此,当时的上海《民国日报》曾有报道:

  粤省征闽总司令陈竞存因军队出发,赞助需人,特由汕头派遣代表江涛来沪欢迎民党巨子谭石屏赴粤襄理戎机,并筹商进行事宜。江代表抵沪后,适谭君赴岳未返,故又转附日本轮船往汉口欢迎矣。

  但此时正值湘粤桂联军攻占岳州之际,谭人凤正在武汉力促湘粤桂联军再接再厉,直捣武汉。因此,他只得复函陈炯明说:“来闽之举,刻难起行。”3月18日北军攻占岳州后,谭人凤见事不可为,只得于3月下旬由武汉怏怏返沪。此时陈炯明又派人前来催促赴粤,谭人凤只好于4月7日又收拾行装,带上张一鸣、熊子勤、夏醉雄等人,匆匆上路。对此,上海《民国日报》亦有后续报道:

  谭石屏君去年召集部曲赴汉联络孙尧卿、蔡幼襄诸人谋袭武汉,响应湘桂联军,现因岳州、长沙相继失守,形势一变,谭君已于上月解散部曲返沪,前晚乘某公司轮船赴粤,先至汕头,与攻闽粤军总司令陈竞存(陈炯明)及滇军师长方韵松(方声涛)等接洽一切,再谋进行。

  谭人凤一行抵达汕头后,陈炯明派员将谭人凤接至司令部,两人交谈,“情颇融洽”。嗣后,谭人凤又视察了陈炯明的部队,明显感到部队“兵力单、饷需绌,能否攻闽尚属问题”。为此,谭人凤自告奋勇,前往广州军政府接洽,以争取各方面进一步支持陈炯明的援闽粤军。

  5月2日中午,谭人凤乘船离汕,于次日晚7时经香港乘火车抵穗。孙中山派大元帅府参军黄大伟、大元帅府参议曹亚伯至车站迎接谭人凤,并送至下榻西壕酒店。4日午后,谭人凤在曹亚伯的陪同下,赴军政府晋谒孙中山,“谈颇洽,挽留宴会”。接着,他又陆续拜访了外交总长伍廷芳、海军部长林葆怿等军政府要员和众议院议长吴景濂。

  广州是谭人凤的伤心之地。1911年谭人凤参与其间的黄花岗起义使同盟会的精英丧失殆尽,成为谭人凤心中永久的痛。此次谭人凤莅穗之际,正值黄花岗起义7周年纪念之时。5月8日,即阴历三月二十八,7年前黄花岗起义发动的前一日,谭人凤百感交集,沉浸在对黄花岗起义中英勇献身的烈士的缅怀之中。下午,谭人凤怀着悲怆的心情,提笔作《祭七十二烈士文》:

  呜呼!今何日乎?是我同志昔年起义广州,惊天动地之日,又即我民国成立追念殊勋永定为纪念之日也。然则是日也,固四万万国民人人感想之日,岂独人凤一人已哉!然人之于是日也,不过膜拜英雄;人凤之于是日也,则尤怆怀故旧。忆昔痛满政之苛虐,同盟赴义,共挟一决死之心,而孰知老者侥幸得生,少者、壮者皆慷慨就义以死。当是时也,风流云散,音耗难通,殓不得凭棺,葬不得临圹,幽明异路,匆匆八年,苟活人间,未克负死后之责。翻云覆雨,大乱相寻,权奸窃位,妖孽殃民,政客捣鬼,武人弄兵,国几不国,谁与国存?呜呼,吾人掘井,彼辈饮水而忘源;吾徒流血,彼辈攘利而争权。同根共本,萁豆相煎,死者长已矣,生者将何以自全?呜呼诸公,生既为英,死必为神。我惭力薄,冀借威灵,誓歼丑类,奠定共和。何以教我,待命南柯。

  在此文中,谭人凤深情追思了当年烈士们视死如归的革命壮举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无情抨击了篡夺革命成果、争权夺利的军阀和政客,深切表达了继承革命先烈遗志,坚决与恶势力作斗争,以维护烈士们用鲜血换来的共和国的愿望。

  次日一早,谭人凤怀着沉痛的心情,来到黄花岗,祭奠革命烈士,并赋七绝三首:

  黄花零落一荒岗,七二英雄作墓场。无限凄风无限恨,我来凭吊泪盈行。

  黄花零落旧时岗,荒塜累累一鬼乡。自得侠魂光土壤,几多臭骨有余香。

  痛惜羊城罹劫灰,英雄丛葬骨成堆。荒岗寂寞黄花冷,赖有知心话夜台。

  悼念完先烈,谭人凤又开始为陈炯明的援闽粤军争取支持的工作。

  5月10日,谭人凤入广东督府拜访广东督军莫荣新,问其对于时局之意见。莫荣新,字日初,1853年10月生于广西桂平,1871年参加清军,1884年参加中法战争,1900年后,因“军功”累升镇南营帮带、管带、督带、游击等职,1909年任广西巡防队帮统,驻守梧州,1911年6月,移驻庆远。武昌起义后,为形势所迫,莫荣新在庆远宣布独立,被广西军政府委任为庆远府长。1912年5月,莫荣新被广西都督陆荣廷委任为梧州府长,1914年任广西陆军第1师第2旅旅长,兼苍梧道尹,次年11月任桂平镇守使;护国战争爆发后,陆荣廷宣布广西独立,派莫荣新率部进驻广东肇庆,任护国军第3军总司令,与龙济光军激战;1916年10月,陆荣廷率桂军进驻广州,委莫荣新兼任广惠镇守使。11月,莫荣新继陈炳焜出任广东督军,成为桂系头目陆荣廷在广东的代理人,极力破坏孙中山为首的广州护法军政府。对于谭人凤提出的问题,莫荣新唯唯诺诺,无甚主张。谭人凤感到莫荣新“智识短浅,不足与言天下事”。

  如前所述,广州护法军政府成立后,谭人凤曾从西南实力派陆荣廷、唐继尧拒不受元帅之职一事中预感到,军政府“将有意外之变,亦未可知”。不幸的是,谭人凤的这种预感不久就变成了事实。谭人凤抵粤之际,正值西南实力派策划改组军政府之时。5月4日,西南实力派强行国会非常会议开会,议决军政府组织大纲修正案,决定以总裁合议制取代大元帅元首制。孙中山被迫向非常国会声明辞职,并发表辞大元帅职通电。

  西南实力派的倒行逆施激起了革命党人的义愤。6日,军政府陆军总长张开儒通电痛斥桂系。7日,在沪的非常国会议员林森、陈家鼎、王乃昌、田桐等27人发表通电,要求挽留孙中山大元帅,将改组案的施行延至6月12日国会正式会议开会以后。但桂系一意孤行,以张开儒通电反对改组军政府,竟捣毁军政府陆军总部,强行解散陆军部在各县设立的招兵机关。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