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护国讨袁记

辛亥革命网 2018-05-30 14:10 来源:云南文献 作者:孙震 查看:

当袁氏叛国进行帝制,全国酝酿护国讨袁之初,滇、黔、川、粤、桂,各省领导此一运动诸先进,不惜牺牲一己名位生命,冒险犯难,以促成反帝作战。

  (一)护国战役前川中一般情势

  四川自辛亥革命由独立的成都重庆两军政府统一后,省内建立陆军五个师,卫戌全省,第一师卫戌川西,师长(前)来学臯(后)周骏,第二师卫戌川西,师长彭光烈,第三师卫戊川西北,师长(前)孙兆鸾(后)锺体道,第四师卫戌川西,师长刘存厚,第五师卫戌川东,师长熊克武。

  全川军政由都督负责(前)尹昌衡(后)胡文澜,民政由(前)民政长张培爵(后)巡按使陈廷杰负责,民国二年,第五师以参加讨袁失败,第二师因淘汰编遣,原刘存厚第四师改为第二师,共存第㈠㈡㈢三个师,民四北京酝酿帝制之初,袁氏欲掌握西南各省,派清季曾服官川滇两省的参谋次长陈宦(二菴),率陆军三个混成旅飞机数架入川,调誓理四川军务胡景伊(文澜)及巡按使陈廷杰入京,授陈宦成武将军衔,督办四川军务,欲使陈宦于掌握四川以后,再进一步收拾滇黔,陈氏入川,拟定裁编四川陆军计划,第一步将川中三个师普遍裁减官兵编制员额,第二步驻川北顺庆(南充)第三师(锺体道)首先缩褊为陆军第三旅,同时划全川为三个清乡区,以第一师负上下川东清乡之责,第二师负上下川南清乡之卖,已缩编为旅的第三师负大小川北清乡之责,规定三个月为期,以清乡的成绩,定各师官兵再度缩编的多寡,因此第二师师长刘存厚率其全师主力(一部为陈宦留成都),由成都移泸州(泸县),餐率川南清乡,四年八月,袁氏实行推翻共和,重建帝制,支使杨度等组织筹安会、请愿会、帝制运动正式揭幕,全国沸腾,十月 国父派石青阳赴四川,李烈钧赴云南,策动反帝讨袁,西南各省民心士气,益趋激昂,十二月,袁氏宜布帝制,改元洪宪,蔡锷(松坡)、李烈钧、熊克武、陈泽沛、吕超、向传义(以上熊陈吕向四人关系请参阅余上一章癸丑革命见闻录)及各省反帝人士,均趋袁氏势力尚未统一的滇省,与滇督唐继尧共商讨袁大计,蔡唐并与黔省餐军刘显世及川省驻泸州的川军第二师师长刘存厚文电往来,协商一致后,于十二月二十五日由滇通电起义,宜布独立,倡言反对帝制,组织护国军,分道山兵讨袁,陈宦于签初接袁氏电知蔡季有入滇行动后,因知蔡氏(锷)于宜统由年,曾在滇领导唐(档尧)李(烈钧)刘(存厚)等参加辛亥革命的滇省光复作战,即先令在川南清乡的第二师师长刘存厚,率驻川南泸州江安部队(师内一部为陈宦留置成都)南移进驻「叙永」(永宁),扼守川、滇、黔交界的雪山关,对滇布防,命令规定刘存厚师应待北军第三师曹锟入川前来接防,另派刘中将一清赴刘存厚军监察行动,而以陈氏亲率入川的北军伍祥祯旅进驻叙府(宜宾),冯玉祥旅进驻自流井,李炳之旅留置重庆,另调驻重庆附和帝制的川军第一师周骏部熊祥生旅接防泸州(泸县),分别包围「叙永」刘存厚师,加以监视。

  (二)护国军第一期作战经过

  自袁氏宜布帝制,改元供宪后,因闻蔡锷、李烈钧等入滇乏讯,即以北军马继增等各师入湘,曹锟等各师入川,取前代用兵滇省规划,虎视西南,此时蜀中各界反帝甚为坚决!军队方面,除第一师师长周骏有附和帝制表示外(第一师多数官兵亦均反帝),其他各师,各界反帝之声迭起,第二师师长刘存厚先生,更在十万客军监视之下,拒受袁氏封爵命令,与入滇的蔡松坡先生及在滇的唐继尧都督互派密使,函电往返,商定反帝起义联络办法,蔡氏于民五元旦日在昆明誓师,除已先令第一梯团刘云峯率第一支队邓泰中、第二支队杨蓁,先期运动、潜师出昭通,进规四川叙府(宜宾)外,蔡氏亲率第二梯团赵又新的雨个支队每队(两营),第三梯团顾品珍两个支除于中旬起由滇向川、滇、黔,接壤的「毕节」、「赤水」运动,途中派出参谋入川,与四川任川滇边防在「叙永」的刘存厚师连络,蔡氏抵「威宁」时,再电刘春厚民商定共同进规泸州(泸县)重庆战略,刘师长存厚得知蔡氏已抵威宁,军事上前后方可以呼应时,即撤回川滇交界雪山关布防部队,集中叙永,电蔡总司令请在北军未集中重庆向泸州运动以前,即行由雪山关入川,民五一月二十日,刘氏在叙永城集合所部军官,誓师起义,建护国川军总司令旗帜!由叙永向「泸州」,「纳溪」北进、途中下达第一次攻击命令,派原驻叙泸的第八团团长陈礼门为四川护国军第一路司令,指挥第一支队舒云衢部,第二支除邓锡侯部,佯作由叙永向泸州撤退,兼程由叙泸大道,向泸州前进,袭攻蓝田埧泸州城,准备消灭泸城熊祥生旅,刘氏亲率第二路司令刘柏心部第三支队田顿尧部,第四支队廖谦部及特科部队,一月二十八日攻占泸州上游的纳溪城。一月三十一日即在纳溪发出民五元月「世」日通电,宜告全国,四川独立,护国讨袁。(通电令文见刘存厚先生「护国川军战记」),刘氏并委刘成勛(四川武备学校)为川西护国军总指挥,命其指挥第二师留川西成都部队。再就川西南组识民兵,由卭崃、新津,近迫成都、牵制陈宦南下兵力,此时护国川军适在占领「纳溪」时,截获上游陈宦所派攻叙府的冯玉祥旅长发与泸州熊祥生旅长通报,内称自滇军进袭叙府,伍祥祯旅守叙失败,玉祥奉命统一指挥伍旅,反攻占领叙府之滇军刘梯团、连日作战,迭有进展,顷闻驻叙永川军刘存厚师有向纳谿异动消息,决命本旅已到南溪、江安、之部队,进到纳谿,泸城截堵,以免后路截断云云。刘总司令存厚根据截获冯玉祥的通报,即派护国川军第二路司令刘柏心率田、廖两支队,由纳谿向上游推进,占领「江安」城后,二月二日展开于江安上游长江南岸的马腿子渡口。迎击冯军,俘虏缴械甚众,被俘官兵中校官级者,刘存厚先生护国川军战记内,均记有姓名。冯军后续部队遂波江退至北岸,改向富顺撤退,护国川军乘胜推进,占领江安上游「南溪」城。

  至由叙泸大道进攻蓝田埧、泸州城的陈礼门护国川军第一路,经连日激战后,于二月六日占领泸城对岸蓝田埧,始知泸城已不仅止熊祥生一旅,陈宦业已加调重庆周骏全师及李炳之旅据守泸城,沿长江布防,此时护国滇军先头挺进酌董鸿助支队亦已行抵纳谿,奉蔡总司令电令,令董支队受护国川军总部指挥,刘总司令即令董支队推进蓝田坝,协力陈礼门部进攻泸城,经陈司令与董支队协商后?因敌前波河困难,拟定以一部在蓝田埧碗厂沿长江南岸佯渡助攻,主力邓支队同董支队由泸州下流泰安场渡河,经北岸罗汉场向「小市」、「泸州城」迫近,准备攻占泸城制高点五峯顶后,夺取泸州城。议定后,邓支队即开饴行动,七日由泰安场渡河到北岸后,七日午后占领罗汉场,沿北岸跟纵向「水淹土地」及「小市」进攻,泸城业已在望。适袁军陆续入川的第三师曹锟、第七师张敬尧、第八师李长泰各部、均已全部抵渝,即将张敬尧全师由船运抵泸州增挂,改以原守泸州城防的周骏师,李炳之旅等部担任出击进攻。周师以官兵伪装难民,八日于蓝田埧上游乘黑夜偷渡南岸成功,袭破陈礼门司令所部斗岸任防田伯施连,占领月亮岩,攻击蓝田埧,陈礼门所留南岸河防少数佯攻部队,不得已向后撤退。九日,陈礼门司令督部反攻蓝田埧,于剧战中,因众寡悬殊,伤亡甚重,誓死不退,陈可令愤极自戕。护国川军邓支队在长江北岸攻击小市泸州城部队,闻南岸败讯,亦于九日由罗汉场退同泰安场,与到达泰安场的滇军董支队会合。刘存厚总司令急调上游占领江安的田支队颂尧东下增援泰安场,以总预备队指挥官梁镇指挥工兵营郭汝栋部,补充营邱瑞生部,增援蓝田埧。田支队到达泰安场后,由邓田两支队长与滇军董支队商定反攻罗汉场办法,即由泰安场再度向罗汉场进攻,适新增加到泸州城的袁军第七节张敬尧部,为策应蓝田埧方面周骏师进攻作战,以强大兵力于罗汉场下游渡过长江南岸夕于十日绕道袭攻泰安场川军滇军前线侧背,罗汉场的周骏师部队亦乘势渡河向泰安场正面夹攻,经整日作战后,因北军张师兵力火力均居优势,众寡悬殊,伤亡重大,至十一日晨前、滇军董鸿勛支队由奉安场地放弃其砲兵连,经双河场向其来路的叙永、泸州大道渠埧驿撤退,邓田两支队由泰安场经牛背石向纳谿城撤退。

  至滇军第一梯团刘云峯部,在蔡唐发起义通电以前,先期出昭通,进攻四川叙府方面者,于一月十六日抵川边燕子坡,中旬占领「黄菓铺」、「横江」、「安边」二十一日击败驻叙府的北军伍祥祯府,占领叙府,陈宦令自流井冯玉祥旅增援叙府,统一指挥伍旅反攻,正胶着作战中!

  (三)护国滇军主力入川后滇川两军联合参加第二期作战经过

  在第一次攻击泸州城失败后,护国滇军董支队由泰安场向双河场及叙永泸州大道上的渠埧驿撤退中,护国川军邓田两支队由泰安场向纳谿撤退中。刘存厚总司令决令舒云衢支队渡过长江于纳谿北岸白塔山布防,掩护南岸作战,并令滇军董支队俟退至双河场后,即以双河场为据点,转为攻势,令邓田各支队主力俟退至纳谿城东南各高地时,即布防于纱帽石、棉花坡、马鞍山、头脊梁,一线转为攻势,准备连系双河场滇军董支队,对由泸州向纳谿前进的周骏师及李炳之旅迎头痛击。另调占领南溪的廖谦支除主力到纳谿增援,并电请已行抵叙永的蔡总司令增兵来援,请其亲临前线指挥。十五日,刘存厚总司令正集合部队于纳谿东门外「冠山」下较场埧,勗勉官兵增加前线作再度反攻时,忽闻密集枪声向我集合部队射击,查明系张敬尧师由泰安场方面尾追滇军董支队时,董支队即放弃双河扬南下,向叙永所属渠埧驿撤退,张敬尧师占领双河扬以一部向南对渠埧驿董支队警戒,主力由双河扬渡过永宁河你向西直袭纳谿城,已于天明时占领纳谿城外冠山附近各高地,此诗正来争夺冠山,欲一举压迫护国川军于长江南岸加以歼灭。幸部除正因训话集结冠山下,刘总司令即加派谢松营、费东明营,增援冠山及各高地,同时由叙永继董支队后前进的护国滇军何海清支队适抵纳谿,亦出动绕袭张敬尧师侧背。张师前后受敌,团长受伤两员,营长阵亡七员官,兵共伤亡一千余人,不得已纵火焚烧纳谿城外民房及冠山附近民房,掩护向双河场撤退。此次张敬尧全师由南岸双河场同险深入奇袭纳谿,几已奏功,幸经川军一部死守冠山及川军田颂尧支队滇军何海清支队两军合力截击,粉碎其企图。

  至由泸州蓝田埧向纳谿正面跟纵前来攻击者,为周骏座师及北军李炳之混成旅,于十二日入夜迫近纳谿,即分向长江南岸之朱坪、棉花坡、马鞍山,第一线的护国川军邓廖各支队,及长江北岸之白塔山,富安街的舒支队不断攻击,迄二十日止,连日争夺此一阵地,两军互有进退。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