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两仪生间气——关于纪念秋瑾逝世110周年的有关建议

辛亥革命网 2017-07-11 14:02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赵世荣 查看:

今年是秋瑾烈士牺牲110周年纪念,我虽然早已过了古稀之年,但为烈士所感动,又对当前有关烈士的研究与纪念没有引起重视而遗憾,故写出这份建议书,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秋瑾是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志士、妇女解放运动先驱、女权和女学思想倡导者,被誉为“鉴湖女侠”、“辛亥三杰”、“潇湘三女杰”、“绍兴三杰”等。她为推翻满清政权和数千年封建统治牺牲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是我从小就崇拜的革命英雄。

  我的作品《曾国藩故园的才女》就从一代女杰秋瑾写起,不仅秋瑾与双峰荷叶以及曾国藩家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秋瑾更是中国历代女杰中我最崇拜的人。我在中学的时候,读鲁迅《药》,就对革命先烈秋瑾产生了无限的敬仰。虽然,双峰荷叶才女,群星灿烂,目不暇接,但秋瑾却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人。从秋瑾开始,我在这本作品里面,向读者展示了中国最具有魅力的中国女杰形象。

  今年是秋瑾烈士牺牲110周年纪念,我虽然早已过了古稀之年,但为烈士所感动,又对当前有关烈士的研究与纪念没有引起重视而遗憾,故写出这份建议书,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秋瑾其人及其与湖南的关系

  潭州旧宅偶人豪,曾近芝田奉采旄。

  红粉两仪生间气,蛮靴万里便鲸涛。

  兰亭血绣苔科斗,镜水坟荒草孟劳。

  离合神光留隽藻,岁时燕脯荐单醪。

  这是曾国藩长孙曾广钧回湘归田,途径湘潭,见到女杰秋瑾旧宅,感慨而作凭吊之诗。名扬天下的鉴湖女侠,一般人都只知道她是浙江绍兴人,却不知道她的婆家在湖南省双峰县荷叶镇,更不知道他曾经拜曾国藩的长孙曾广钧为师。秋瑾嫁给王家,而王家又与曾国藩有亲缘关系。王家十四代曾孙王鹏远,曾经娶曾竹亭女曾国兰为妻。王氏老家在荷叶神冲,他们是勤劳致富的商人,在湘潭开有店铺,曾广钧若干年再经过旧宅时,睹物思人,而作七律一首。

  所以,首先秋瑾是湖南的媳妇,更具体一点说就是现在湖南双峰县荷叶镇的媳妇。因为他嫁给了荷叶神冲王氏,所以这里理所当然是她的故居;又因为王氏在湘潭经商,所以湖南湘潭也有她的故居;又因为她结婚时,其夫家在株洲建了一栋“豪宅”给她做新房,送她一个钱庄,故株洲亦有她的故居。

  因为秋瑾18岁到湖南,20岁嫁到了湖南王家,她以后走上革命道路,她的成长过程与湖南就有十分重要的关系。先不说她曾经拜参与戊戌变法的志士曾广钧为师,就说最直接的关系,最密切的当然是他的丈夫王廷钧了。他们的关系过去多有误解,我在《曾国藩故园的才女》秋瑾篇中进行了详细而慎重的考证,纠正过去认定王廷钧为纨绔子弟、诡计多端等错误说法。王廷钧出生于俭朴的商业世家,入国子监(全国最高学府)读书的学生,太学子,以诚信发家,儒家子弟家教甚严,而对别人则慷慨好施,家谱中都有记载,不可能出纨绔子弟。王廷钧虽然与秋瑾在思想上有分歧,但两人感情一直很好,生两小孩应是凭证,而秋瑾走上革命道路以及进行革命活动,王廷钧亦作了一定的贡献。例如秋瑾希望自己的丈夫上进,王廷钧就在光绪二十七年(1900)年赈巨款(当年庚子赔款,大部分有作为的青年都捐官希望自己为国家有所作为)去京城做官,秋瑾随行到京,通过王廷钧的关系认识了许多革命志士(如其丈夫同官廉泉的夫人吴芝瑛),并去日本留学,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关于王廷钧阻拦秋瑾去日本说法亦需要我们作具体分析,秋瑾当时已经生下一双儿女,因为这个关系王廷钧肯定持反对态度。但是,当秋瑾去意已定,王廷钧也是默认了的,并且出面找到秋瑾的日本朋友服部繁子,请求她带妻子去日本。他说:“如果您不肯带她去,我妻将不知如何痛苦了。尽管我们有两个孩子,但我还是请求您带她去吧!”就这样,秋瑾同服部繁子东渡日本。秋瑾回国后,要筹措革命经费,首先想到的还是向丈夫求援。她回到湖南老家,约王廷钧回来见面,但王廷钧没能及时赶回,秋瑾向公婆求助,得到三千金,即赴上海创办《中国女报》,这肯定是王家对秋瑾革命事业的支持了。秋瑾牺牲后,坟墓在浙被迫四次迁移,平墓,似乎死无葬身之地,湖南王家即派人赴浙,千里迢迢,扶柩返湘,此中情怀自然不必多说!秋瑾回国回到荷叶神冲故里,得两千金后,曾经与家人诀别,声明脱离骨肉关系,其实是秋瑾“自立志革命后,恐株连家庭,故有脱离家庭之举,乃借以掩人耳目。”

  1893年初,秋瑾未嫁之前随父来到湘潭,遇到了父亲的朋友曾广钧,这就是后来曾氏咏叹出“红粉两仪生间气”的悼念诗句的因缘,收入其诗集《环天室诗集》中。曾广钧乃翰林名流,诗作讲究声调铿锵,注重有感而发,梁启超谓之“诗界八贤”。光绪二十四年(1898)戊戌维新,曾广钧在京加入了新党,所以梁启超的诗界八贤诗中,有赞“曾伯君”之句。秋瑾认识他后,从其学习诗词、书法。秋瑾后期诗作一扫早年闺秀印痕,奇警雄健,亦能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位,与幸遇曾广钧是很关键的。秋瑾有《赠曾筱石夫妇并呈殷师》四首七绝诗,其一:“一代雕虫出谢家,天教宋玉住章华。秋风卷尽湖云满,桂籁流馨开细花。”曾广钧思想极其开明,倡导变革,亦对秋瑾日后人生走向影响深远。有“湘潭首富”之称的王黻臣与曾广钧是同乡,且有亲戚关系,故相互熟识。王黻臣在造访秋家时见到了才貌双全的秋家长女秋瑾,颇为称意,就通过曾氏家族正式向秋家提亲。按说秋家也是官僚阶层,但以官财富论,与王家还不是一个等量级,秋家是小官僚,王家乃大商贾,秋寿南心知肚明,加之是曾氏家族提媒,在当时是很有面子的,且女儿秋瑾年岁不小,王廷钧亦曾求学于湖南乃至中国都属一流的岳麓书院,清由太学子签分工部主事都水师行走加四级旋升工部郎中赏给三品顶戴诰授荣禄大夫,且长得清秀,遂慨然应允,王廷钧父亲王黻臣清候选道赏给二品顶戴诰封荣禄大夫,伯伯王黼臣清例授太学子诰封荣禄大夫,弟弟王子旗清太学子钦加同知衔加二级诰授朝议大夫,哥哥王子介湘潭商会会长。

  纵观秋瑾一生,她于1875年11月8日出生于福建漳州,1907年7月15日(阴历六月初六)就义于浙江绍兴轩亭口,年仅32岁。其中,于1893年随父亲秋寿南入湘,1896年5月与湘潭富商王黻臣儿子王廷钧结婚, 前后时间加起来,她先后居住在湖南湘潭、常德、长沙、双峰等地,共有10多年。生有一儿一女。儿子王沅德,女儿王灿芝。儿子王沅德曾经供职于湖南省政协文史馆,于1955年5月去世,孙子王孝敏在广州铁路(集团)公司原长沙铁路分局工作也于2014年7月病故,曾孙女王学东现在广铁(集团)公司长沙火车站工作。

  虽然秋瑾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但是由于历史上的各种原因,我们湖南对于秋瑾的研究和纪念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对于秋瑾与湖南的关系缺乏深入的研究,对于秋瑾婆家的形象继续停留在误解阶段,这主要表现在:

   关于秋瑾在湖南主要活动与产生革命影响研究不深包括:一是秋瑾在湖南拜曾广钧为师对其革命影响;二是秋瑾学习湘潭巫家拳对其革命影响,曾拜来湘的福建人巫必达为师;三是秋王合办“和济钱庄”,家庭生活状况对其革命影响;四是秋瑾革命思想萌芽,与“三合会”刘道一、刘福权的关系、湖南“哥老会”活动对秋瑾革命思想萌芽的影响,后来造就了“秋瑾、唐群英、葛健豪潇湘三女杰”的成因。

  关于对秋瑾婆家形象宣传定位不公包括:扭曲了王廷钧与秋瑾的婚姻关系,误解了秋瑾与屈夫人(一品夫人)的关系,对屈夫人引起社会舆论的不公正评价,从屈夫人传记中了解屈夫人是个了不起的王氏管家,带好辛亥革命烈士秋瑾的两个遗孤王沅德和王灿芝,并多次捐修桥路,重修家谱等。

  目前,深入研究秋瑾与湖南的关系,还历史本来面目,我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借纪念秋瑾逝世110周年之际,我认为有必要从上面主题研究和纪念秋瑾,并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重新定位王家形象。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