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光复亲历记

辛亥革命网 2017-10-31 09:03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 林端辅口述 何雨馨整理 查看:

我是亲自参加辛亥宁波光复的。事隔50年,年近80岁,回忆当时情形,恍惚迷离,模糊不清。

  我是亲自参加辛亥宁波光复的。事隔50年,年近80岁,回忆当时情形,恍惚迷离,模糊不清。旧时所有的日记等在抗日期间完全散失。我早想写一篇关于辛亥革命宁波光复的史料,总觉困难重重,无从下笔,今年正是辛亥革命50周年纪念,全国政协征集史料,大家责成我,鼓励我,老年人应有所交代,认为再不写出,将来更没法写了。我也以为这是我的责任,不能再拖,所以鼓着勇气写成这篇文字。自知有许多不妥之处,还请多加批评或修改补充,这是我极为欢迎的。

  革命开始

  一、开办育德初等农工学堂

  我写辛亥宁波光复,必须先写育德初等农工学堂及我在该校充当教员的经过。育德学堂是堕民学校,因此就须先写宁波堕民的情况,因为都有与辛亥革命有密切关系。

  宁波堕民亦称“堕贫“或“丐户”,不知始于何时,相传为宋将焦光瓒的遗族,因焦光瓒降金,故被摈斥,不列于士农工商四民之列。元人名为“怯怜户”,明太祖定户籍,匾其门曰“丐”。他们没有田地,也不经商,社会地位低人一等,只能充当各种贱役;男女自相婚配,不得与平民通婚;不得入学读书,不得参加考试,并不得纳资为官吏,服饰亦与众不同。《鄞县志》载:“四民居业,彼不得占;四民所常服,彼不得服;所以辱且别之者也。清光绪年间,鄞人富商卢洪昶(鸿沧)怜堕民之种种苛待,极为不平,力谋拯之,使其享受平等待遇,乃恳托达官贵人从中设法,旋清帝载湉颁发谕旨,准其捐资兴建初等农工学堂,收教堕民子弟,并准堕民出籍。于是,就在宁波西门内盘诘坊设立育德初等农工学堂。商请慈溪陈训正为校长,林端辅、俞鸿楮,虞菱舫、张世杓(葆灵)等为教师,学生七八十人,分为3班。同时在宁波江东设立育德小学。因绍兴也有堕民集居,于是他在绍兴亦办有招收堕民子弟入学的同仁小学。堕民出籍得享受平等待遇,在封建制度社会里,可算是一件史无前例的事情。记得当时校中大礼堂皇前曾悬有匾额一块,朱底金字,边饰双龙,上书光绪谕旨全文。开学的日子是清光绪三十年十月初十日,为慈禧太后70岁寿节,算是皇帝“恩施”的纪念。

  盘诘坊在宁波西门城脚下,为堕民聚居之处,房屋都有是低矮破旧的平房,平日行人很少,地极僻静,作为革命活动的掩护处所极为相宜。陈训正,字屺杯,别号天婴,素负文名,有志于革命事业,平日与其友赵家蕃(匊椒)、赵家艺(林士)兄弟及林端辅(字莲村,后改黎叔)密谋在甬组织力量响应革命,又与上海陈其美、张人杰互通声气。自任育德学堂校长之后,即以该校为秘密集议之所,策划进行。就当时陈训正写的育德学堂的校歌歌词来看,颇具民族意识,兹录于后: “堂堂亚东,泱泱大风,四明佳气横青葱。闻越中子弟,谁人不是文明种?黑消红灭,何堪父老尚痴聋。撞破自由钟,责任如山压肩重,唤起人间梦。民权挽补天无功,愿同胞大家努力,一雪奴才痛。心肠菩萨胆英雄,福我众生众。”

  二、组织宁波国民尚武分会

  宁波国民尚武分会由陈训正、范贤方(仰乔)、邵憩棠(静山)、林端辅、张世杓、章述洨(许泉)、张寿镛(泳霓)、张传保(申之)、陈时夏(季衡)等所发起(总会在上海、沈缦云主持),经过联络当地士绅,各界领袖,于宣统三年七月成立。宗旨为:“提倡武风,挽救文弱,鼓吹革命,网罗人才。”会址在道署右侧崇实书院旧址。公推邵静山为会长,范贤方、林端辅为副会长,名誉董事有费绍冠(冕卿)、顾钊(元琛)、陈南琴,屠用锡(康侯)等,干事员有励延豫(建侯)、叶懋宣(德之)、周骏彦(枕琴)等,兼总干事林端辅主持会内一切事务,文牍兼编辑章訚、庶务周黎光,教练员陈肇英(雄夫)。陈肇英是宁波新军的排长,由宁波府中学堂校长黄人望(伯洵)介绍聘为教练员,暗中实有联络新军内下级军官的作用。尚武会成立,须订立章程呈请巡警道批准,第一次呈请时,经批示,该会章程核与结社集会律第三条五、六、七、八条款尚有未合,应即逐款备文补报。后经修改补救,才得批准。会内主要工作:一、发行刊物,定名《武风鼓吹》,每旬出一期,每月三期,逢一出版。二、成立国民体操团,征求团员,分期操练。

  《武风鼓吹》的宗旨是:阐明武德,激扬武风,使合郡人士皆有同仇敌忾之心,以合于“军国民”之资格。内容分论说、学术、记载、国内外大事记等。编辑章訚,字叔言,又字巨摩,性豪爽,能文章,师事慈溪冯君木,青年壮志,热心革命,主编《武风鼓吹》煞费苦心。出刊之后,数量日增,宁波各界人士、青年莫不争购,先阅为快,社会风气为之一变,于革命事业有极大的贡献。宁波国民尚武分会体操场团的情况如下。宗旨:提倡尚武精神,养成建成全“军国民”。学科:普通操、兵式操、国技、军事学、生理学大要。人数:100名。报名资格:凡年在16岁以上,身体健壮,品行端正者皆可报名;但须有各团体或商号保证。期限:以一年半为一期,期满由会给予证书。讲演期:星期日午后2时至3时。教员6人:兵式、国技、普通操、军事学兼生理学、游戏(陆上水上各一人)。团员应守规则;一、须遵崇本会名誉;二、须服从教员指挥;三、须注重时间;四、不得戎装闲游;五、不得借势招摇。体操团的操场,本想借用府学操场,已经商得教谕陶某应允,惟因修理尚须时日,暂先借公园隙地操演。

  宁波革命运动向由陈训正主持,上海方面主持者为赵家蕃、赵家艺兄弟。沪甬秘密通讯,都交由轮船工友传递,沪甬交通极便,轮船往来,一夜即到,所以不通过邮局,以防秘密泄漏。几年以来,进行都很顺利,但为日既久,不免风声外露。育德学堂是革命党人的机关,渐为官厅所注意。但一方面由于主持者事事防范,处处谨慎,应付当地军政官员,联络各界领袖人物,运筹策划,力求妥善,所以并未生发事故。另一方面,由于清室末年政治腐败,外交庸弱,帝国主义侵略日深,割地赔款丧权辱国之事层出不穷,国内灾荒频仍,捐税繁重。地方官吏之贪污,地主恶霸之横暴,以致哀鸿遍地,民不聊生,全国人民稍有爱国热心者,莫不愤恨帝国主义贪得无餍,满清皇朝之颟顸无能,于是同情于革命运动,使革命事业顺利发展,这也是自然的趋势。

  光复前夕

  一、成立同盟会宁波支部

  在宁波光复之前几月,同盟会宁波支部成立,会长赵家艺,副会长陈训正,会员数十人,大都有是尚武会会员。会址在何处已忘记。同时在各县也成立支部,我是被派去组织慈溪支部的,就在慈溪参加。慈溪支部会长钱保杭(吟苇),副会长在胡良箴(君海),会址在柳山庙侧仓屋内。镇海、奉化是否亦有组织成立,已不复记忆。

  二、组织民团、商团,成立保安会

  宣统三年八月十九日武昌起义后,各省望风响应。宁波为通商口岸,商贾辐辏,风声传来,人心惶惶。尚武会会员范贤方、魏炯(伯桢)、陈训正、章述洨、林端辅等集议于赵家荪家中,共谋响应。家荪字芝室,为家蕃之弟,家艺之兄,大家呼为七先生。时家艺正在上海与陈其美等策划革命,常将上海党人活动情况向其兄报道,大家商议结果,决定先成立民团,借握武装作为资本。即于九月初一成立,公举夏启端为团董,范贤方副之,魏炯为团长,林端辅为司令。招募团员,一日之间参加报名者达480人,分为两部:一部按陆军编制,朝夕教练;一部巡逻街巷,保卫地方治安。操场在小校场,林端辅任总教练,范贤方亦全副戎装,常到场为团员讲演革命意义。同时又与商会余润泉、费冕卿、王荫亭、陈之秀等洽商,请他们成立商团。以便彼此互助,增强武装力量。记得商会诸君在招商局内开会,筹划经费,请领枪械。公文由范贤方起草,并由王荫亭、陈之秀两君负责劝导店夥入团。

  兹将记忆所及,将当时宁波清政府军政长官之姓名和他们对革命的态度,作一简略叙述;因为这与我们在光复前夕进行的工作有极大的关系。宁绍台巡道文溥是顽固派,极端反对革命。当民团成立时,他据密报即命令前宁波知府摄鄞县事江畬经逮捕范贤方、魏炯等严加法办。夏启瑞闻此消息,即避居上海。江畬经头脑清醒,向来同情革命。章述洨就在他幕中任职,两人交谊甚厚,洨述与范、魏等的活动,他早已知道,且暗中给予帮助甚多。因此他在文溥前力为范、魏辩白,对逮捕令置之不理。后来风声日紧,文溥再告江畬经时,畬经答以“大势所趋,人心所向,现在满城都是革命党人,如何捕法?”并劝他“速自为计,迟恐后悔莫及。”文溥闻之大惧,当晚弃印携眷而逃。陆军协统刘洵(润田),标统马志勋,防军统领常荣清,经贤方、伯桢几次试探,几次说服,他们也有鉴于大势已去,无可挽救,不得不看风转帆倾向革命。

  九月十日,当地军政官员、地方父老、各位领袖集会于道署右侧府教育会,由范贤方主持,当场成立保安会,公推江畬经为会长,陈训正为副会长,军官刘洵、马志勋、常荣清、警官陈绍舜、刘孔炤、自治会长励延豫、商会总董余承谊(润泉)【本博注:此处林端辅所记有误,余承谊与余润泉,不是同一个人,余承谊时任商会总董,余润泉时任商团团长,两人都参与了宁波光复,其中出任保安会干事应是余承谊(芷津)】、费冕卿、民团团董范贤方、团长魏炯以及赵家荪、顾钊、屠用锡等为干事。凡军政一切事务悉归保安会决定。当时浮言四起,缙绅富室多有携眷避匿者,内外骚然,人心浮动,保安会办公地点亦常有移动,以防不虞。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