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起义经过

辛亥革命网 2018-06-04 09:51 来源:云南文献第21期 作者:何慧青遗作 查看:

欲知云南此次起义之真相,当先明云南党派之内容,至诚南在民初几全为国民党势力,进步党仅少数之教育界及学术团体,其势力尚不及国民党十分之一。

  云南起义,拥护共和,国人俱以蔡锷为主动,唐继尧为被动,又以当时研究系首领梁啓超之加入,据其《盾鼻集》「国体战争躬历谈」所载,几全为梁氏所主动,全为研究系之活动,甚至并康有为亦谓吾命梁啓超令蔡锷为之,以致创建民国之国民党,何独于此役,黯然失色?云南首义纪念,在前与武昌起义并重,今则日形冷落,仅与普通纪念,聊具仪式而已。其实平情言之,若唐继尧不反对帝制,蔡至滇,唐讲交谊可以将其礼送出境,不讲交谊将其解交袁氏,以图王侯之封,在势均有可能。因蔡此时离滇近三年,所有滇军将校,屡经更易,已成唐氏之心腹部队,蔡督滇时,滇军第一师长为谢役翼、第二师长为李鸿祥,离滇后第一师长为顾品珍、第二师长为沈汪度。唐由贵州调滇后,以张子贞为第一师长,沈汪度死后,以刘祖武为第二师长,旅、团、营长等,几全更易,至唐所以必须更易之故,因为当时滇军全系谢、李旧部,阴有拒唐入滇之意,幸旅长张子贞、团长孙永安等拥护,唐始得安然接事,故唐非将谢、李势力完全铲除不能自固。直然与蔡不生关系。至言及党派,则人只见报纸上、表面上研究系之活动,而忘却彊场上革命战士冲锋陷阵之活动。当时起义中人物,自军都督唐继尧起,至其他梯团长、支队长以下,十分之九为同盟会国民党分子(党籍详后表),以国民党员掷头颅洒热血所得之代价,被人贪天之功据为己有,至今国民党人亦不敢承认为本党之纪念日,宁不为已死之数万健儿呼冤。此笔者特于此二十一周年纪念日,将此次真相揭出,以告国人。

  欲知云南此次起义之真相,当先明云南党派之内容,至诚南在民初几全为国民党势力,进步党仅少数之教育界及学术团体,其势力尚不及国民党十分之一。更军界则因握军符者,全为同盟会份子,故其中下级干部,多为国民党员。又自唐氏督滇后,表面上对袁虽极形恭顺,实际因唐与李烈钧、熊克武等私交极笃,故癸丑革命,在湖口、重庆失败之党人,皆逃归云南,唐俱一一收容于讲武学校内,下级军官则为学生如胡子嘉即是。中上级军官则为管教员如赵锺奇、赵又新等是。此时国民党经袁氏之蹂躏,在国内已消声逆迹,惟在云南则以山高皇帝运之故,革命暗潮,潜滋增长,因此军界对于袁氏无不怒发冲冠,即无帝制发生,恐讨袁亦仅时间间题矣。自帝制问题发生后,上级军官如罗佩金、黄斐一章等,曾多次劝唐起义,其他中下级军官无不奔走呼号,迫不及待,空气之紧张,远其于辛亥之光复,使在上者似导稍不得往,必致激生内变无疑。唐氏见军心如此,亦非决心反对帝制不可。惟吾人亦不能认为唐氏之反对帝制,系受部下之逼迫。盖讨袁护国,人同此心,唐亦同盟会强健份子,自不能独异于众。若为其个人之富贵利达,则如叶香石、黄斐一草、赵毓衡、赵又新皆速逃之客,袁氏之眼中钉,避之惟恐不远,何敢亲而近之,与之决策定计,此尤可见唐平日之态度。时中山先生在日本,派吕志伊回滇秘密运动军队,曾得一部份军人同意,决定四项办法:

  一、唐氏如反对帝制,则仍拥其为锁袖。

  二、如唐中立,则以礼送其出境。

  三、唐氏如赞成帝制则杀之。

  四、如实行二、三两项,则拥罗佩金为领袖。于适当时期,要求唐氏表示态度。

  实则唐氏早已决心反对帝制,惟因事体重大,不得不严守秘密。如袁见唐不可靠,一令褫职,则讨袁计划,全盘受影响矣。此为中下级军官所不知,故有是项决议。

  吕甫入滇垣,即有统率办事处电令云南巡按使署及将军署略谓:「有乱党李根源、吕志伊等,入滇扰乱,命严防缉办。」即被捕入警厅拘押,翌日,郑泰中、杨蓁得讯,报告唐后,即赴警厅邀吕同至五华山谒唐,唐见面即道歉云:「此并非将军署所为,军署虽接有此电文,并未行文宪兵司令部,有案可稽。」《南强》杂志载吕志伊回顾录云:「唐是时已决心反对帝制,因极端守秘密,故中下级军官尚不知。唐一日嘱赵直齐约余前往磋商,谓反对帝制,早具决心,宜联络各省多有响应者,始不至失败。欢余往各省担任联络工作,余慨然应允。临行之前一日,正值滇国民大会投票赞成帝制之日,盖唐表面上不能不敷衍袁氏也。」于此可见当日唐氏反对帝制之决心矣。

  一、二、三次秘密会议的经过

  唐在筹备起义之前,曾开过五次军事秘密会议,郑泰中、杨蓁俱为同盟会员,郑自恃与唐有亲谊,杨自恃为唐得意门人,而又为有实力之团长,郑、杨两人亦欢探唐之真实态度而苦无机会。一日,唐忽谓郑曰:「袁氏称帝,汝赞成否?」郑曰:「愿随将军之意志为意志。」又问杨,杨曰:「将军反对帝制,则某愿效死命,将军赞成帝制,则某宁愿辞职,请问将军之意如何?」唐日:「兹事体大,吾亦不能独作主张,当取决多数。」但是时袁氏迭派何国华及江某至滇,征询其意见,隐含有监视台忌,唐行动已难自由,乃嘱其弟继禹在警卫混成团本部,召开团长以上军事秘密会议,由唐亲自出席,宣布开会宗旨后,即谓:今日之会,系征求全体真正之意思,望各发挥各人心中之真实意见,以备取决多数。众皆云:「以将军之意思为意思,并无意见。」唐笑曰:「此系官话,非各人独立发表意见不可。」良久俱无人应,唐曰:「各位皆不肯,由我指定何人,即由何人发言,不得推诿。」即谓李友勛曰:「汝是第一团团长,由汝先发言。」李曰:「军人以服从为天职,长官令进则进,令退则退,无意见可言。」唐复笑曰:「此更是官话。」又指其他,皆云与李团长之意见相同。唐见各人俱不肯发言,乃曰:「可用无记名投票表决,希望各位不要揣测长官之意思,亦不要顾虑我们现在之举措,而请发表自己真正之意思。」投票结束,全体一致反对帝制。唐即当众宣布云:「既是全体真意如此,则有福同享,有祸同当,无论成败利钝,皆无后悔。」并决议三事:

  一、极提倡部下爱国精神。

  二、整理武装准备作战。

  三、严守秘密。

  此为第一次之秘密会议,时九月十一日事也。

  十月初七日,复在警卫混成团本部开第二次秘密会议,商讨起义时期,决定四项办法如下:

  一、中部各省有一省可望响应时。

  二、黔、桂、川三省中有一省可望响应时。

  三、海外华侨或民党接济军械时。

  四、如以上三项时机均归无效,则本省为争国民廉耻计,亦孤往一掷,宣告独立。

  此外并决定派吕志伊赴海外报告孙中山先生,请求在南洋一带向华侨募捐;又派李宗黄、刘云峯等往江苏;赵伸、吴擎天等往广西;李植生往四川;杨秀灵等往湖南,秘密运动各省响应。

  十一月三日,复开第三次秘密会议,决定起义时作战方面,推罗佩金拟定。罗在滇军中有「智多星」之称,凡云南军政长官有大计,多取决于彼,蔡督滇时任参谋长,蔡之一切军政设施多出其擘划。罗乃计划以滇军一、二两师编为一军,军分三梯团,偕剿匪为名,将第一梯团运动至四川叙州附近,第二梯团运动至泸州附近,第三梯团运动至重庆方面,出其不意,一举而占叙、泸、渝。此三重镇既克,四川全在掌握,然后宣布云南独立,反对帝制。别遣第三师,帮助贵州独立,出湖南、晃,谋会师武汉。并决定由唐继尧坐镇滇中,而以罗佩金为第一军长,殷承瓛为参谋长出川。又以郑泰中为第一梯团第一支队,杨蓁为第二支队,假名开往镇雄剿匪,先行往川边移动,郑、杨遂秘密改编军队,准备动员,俱于十二月十日后,分批自云南省城开拔。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