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其美主谋杀宋教仁说可以休矣

辛亥革命网 2018-08-24 08:58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作者:迟云飞 查看:

1913年3月20日,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被暗杀。这一事件不仅改变了民初历史的走向,也暗含着对宋教仁和袁世凯的评价。因此,从发生至今,宋案一直备受关注。

  1913年3月20日,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被暗杀。这一事件不仅改变了民初历史的走向,也暗含着对宋教仁和袁世凯的评价。因此,从发生至今,宋案一直备受关注。

  但长期以来,学界对暗杀事件并没有深入、严谨的研究。笔者算是研究宋教仁的学者之一,先后撰著《宋教仁与中国民主宪政》、《宋教仁思想研究》,但对宋教仁被刺案并未研究,本人著述中不过是简单继承原国民党所下的结论及学界一般说法,即刺宋背后主使者是袁世凯。这一结论,我至今以为总的方向不错,但失之简单,且缺少最关键的证据。

  然而近十年来,有人著书作文认为,指使暗杀宋教仁的,不是袁世凯或是北洋势力,而是同盟会——国民党要人陈其美。这一颇为“新颖”的说法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大影响。笔者依据自己了解的当时政争态势和国民党内部关系,认为不存在这一可能,恰恰相反,陈其美与于右任一样,是宋教仁从日本回到上海以后结识的最好的朋友和同志。笔者在有的场合对所谓的新观点曾给予反驳,但苦于没有时间和精力对宋案进行专门研究。

  本年尚小明教授新著《宋案重审》出版,仔细阅读之后,我认为,这是迄今为止对宋案最为精详的研究。本书最大特点是资料丰富,考证深入。作者不仅新发现了前人不知道的资料,还全面审视宋案最核心的资料,即江苏都督程德全、江苏民政长应德闳公布的证据;作者更是几乎读遍了当时的主要报纸,以便互相比较,得出真相。作者不仅考证宋案背后的指使者,更旁及袁世凯、赵秉钧、洪述祖几位当事人之间的关系。笔者不揣鄙陋,愿向学界及大众介绍此书,并贡献自己的阅读心得。

  一、证实所谓陈其美指使刺宋是袁方制造

  《宋案重审》的第一大贡献,就是证实所谓陈其美主使刺宋说,是与国民党对立的报纸所造谣言,特别是袁世凯、应夔丞等为转移视线而制造出来的。

  尚著考证了陈其美主使说的流传过程。指出,3月22日,宋教仁去世当天,案件尚未侦破,共和党系的《亚细亚日报》就不负责任地指宋是被国民党同党人所杀:“宋之被刺,又安知非该党中好弄手枪者故逞一击。”数日后,还是《亚细亚日报》,居然称从应夔丞家中搜出的用于刺杀宋教仁的手枪刻有“陈其美”三字,影射陈其美为主使者,此事完全是子虚乌有。而后与袁世凯关系密切的《国报》更是大肆造谣。

  尚著指出,梳理宋案发生后关于陈其美主使杀宋的各种报道和评论,有两个特点值得注意:第一,刺宋案发生于上海,照理若陈其美真与该案有牵连,上海各报一定会率先报道,并密切关注。但事实却是,暗示陈其美与刺宋案有牵连的报道,首先出自北方,并且随后的相关报道也几乎都来自北方报纸。这些报纸要么为国民党的反对党如共和党、统一党所办,要么为外人所办,与政府皆有密切关系。第二,在江苏都督程德全、民政长应德闳于4月25日通电宣布宋案证据之后,政府嫌疑大增,恰在此时,陈其美主谋杀宋说也开始高调宣传。仔细思考,这些宣传不能不让人怀疑是为进行舆论对抗,淆乱视听。而其背后,既有袁党之造谣,又有应党为使应夔丞脱罪而对陈其美之陷害。

  在这里,笔者有必要强调报刊作为历史资料的问题。作为史料,报刊的内容极为丰富,且按日报道时间性强,向受史家重视。但是正如每种史料都存在问题一样,报刊也存在很大问题。且不说报纸的报道、评论的准确性受记者、评论人的认知水平的限制,也受党派立场的影响;更严重的是,许多报刊有意颠倒黑白,甚至无中生有,其中多半出于政治目的,为自己所在的政治势力服务,当然,也有报刊的报道是被金钱收买为经济利益驱动。

  如果看到某一报刊的报道,不加分析考证、不与其他报刊其他史料对照,就当信史使用,则往往会出现荒谬的结果。这样的错误,有些造诣很深的史家也不能完全避免。近年关于陈其美主谋杀宋的著述,抛开其他因素,从学理分析,恐怕就是这样造成的。

  尚小明不仅指出某些报刊的流言不可信,还发现更有力的证据,确认应夔丞及袁党曾策划所谓陈其美主谋说。

  在各种指陈其美为杀宋主谋的著述中,有一篇当时流传的《北京国务院声明》,多被当做所谓“有力证据”。这篇声明指宋教仁主张举袁世凯为总统,而自己主持内阁。但国民党内,黄兴想当总统,陈其美欲推黄竞选总统而自己出任内阁总理。因此,陈其美指使应夔丞杀宋。

  尚小明指出,从行文、语气看,这篇声明根本不是国务院的官方文献。尚小明从北京大学历史系所藏档案资料中,发现一封应夔丞的党徒的信函,其内容正与所谓《北京国务院声明》相同,但多出了“乞公与当道酌之,名心叩”。原来这本是一封密谋的信函!结合以前已公布的袁世凯所存署名“雷”(疑为袁亲信雷震春)的密呈,密呈中有一句,要策划“一面再曝陈其美之不法”,完全可以断定,所谓陈其美主谋说,完全是应夔丞以及袁世凯方面策划制造出来的,目的即为混淆视听。

  尚著还指出,应夔丞虽曾为陈其美下属,但“实际上,陈、应迥然不同。陈有坚定的革命信念和政治主张,应则为见利忘义、见风使舵之徒,陈对应不过利用而已”(第234页)。所以,从情理上,陈其美也不可能主使杀宋。

  笔者还要做一点补充。大凡历史考证,或要确认某件史事,或要推翻前人的说法,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要有充分的事实证据;第二,要合情合理,要符合历史的逻辑。否则,无论所谓新发现如何新奇,只是空中楼阁而已。陈其美主使说便是如此。

  事实证据已如尚小明教授的考证。而当时袁派报纸,曾多次指黄兴是幕后指使者。这一说法不仅没有证据,而且观察宋教仁、黄兴的关系和政治立场,考察黄兴的品格,可知这一说法连造谣者都知其不值一驳,所以后世专门猎奇者也无人相信,故未能流传。而逻辑上,即使黄兴选上总统,宋教仁死亡,国民党内有资格当内阁总理的还有好几位,恐怕还轮不到陈其美。

  《宋案重审》出版以后,我认为,所谓陈其美主谋杀宋说可以休矣。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