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奎律髓刊误》偶批

辛亥革命网 2018-07-30 11:16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余任直祖言 批 余品绶 搜集整理 查看:

从辛亥志士余祖言先生早年对《瀛奎律髓刊误》的批语中,我们不难感受到清末民初先贤们独立思考的钻研精神,以及不放过细微处和可疑处的“较真儿”态度。

  序言

  中国是诗歌大国,几千年来所产生的不计其数的好作品,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清末南社和辛亥先贤们在积极从事武装斗争的同时,充分运用了诗歌这一武器,发动民众,鼓舞斗志,其作用和力度既无可估量更无可替代。这在世界各国变革前进的历史中也是非常突出的。

  没有学习和继承,就没有发展和创新。南社和辛亥先贤们自幼刻苦学习,成年后又投身革命,结合实践古为今用,这才创作出了大量优秀的诗歌作品。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从辛亥志士余祖言先生早年对《瀛奎律髓刊误》的批语中,我们不难感受到清末民初先贤们独立思考的钻研精神,以及不放过细微处和可疑处的“较真儿”态度。诚然,那些批语的具体观点都是可以商榷的,但是,独立的精神和较真的态度却是绝对不可以动摇的。

  深愿“独立”和“较真”,今日更加发扬光大!

  品绶不学无术,整理中出现的谬误在所难免,恳请大家批评指教。

  【说明】:本文图片由余品绶所摄。

二〇一八年七月九日

於黄陂盘龙城惟读堂

  ※ ※ ※

[图首之一]《瀛奎律髓刊误》清末印本

[图首之二]《瀛奎律髓刊误》纪昀序言

[图首之三]《瀛奎律髓刊误》正文首页

  

《瀛奎律髓刊误》①偶批

余任直祖言

  (一)

  甲子立春前二日 陸放翁

  頭風初愈喜身輕,書卷時開覺眼明。

  養熟犬雞隨坐起,性靈烏鵲報陰晴。

  韭菘飣餖春盤好,芝術簁和臘藥成。

  自笑衰殘殺風景,燈前不擬入重城。

[图一]《甲子立春前二日》

  【原②批】:嘉泰四年甲子,放翁八十岁,为此诗。中四句富丽。笔力老而不衰。可敬也。

  【纪③批】:是工緻,非富丽。

  【任直④曰】:中四句虽工緻,却无味。音韵又不清。

  【整理小记】:

  ①《瀛奎律髓刊误》:余任直祖言先生手批用本可能是清末坊间出产的廉价翻印本,其纸张质量和印工都十分低劣。扉页印有“侯官李光垣约斋校刊 清来堂吴藏板”。全书四十九卷、十二册(见[图首之一])。

  ② 原批:指《瀛奎律髓》的原选评者方回的批语。方回(一二二七——一三〇七),字万里,号虚谷,又号紫阳居士。徽州歙县人。元朝诗人、诗学评论家。

  ③ 纪批:纪昀的批语。纪昀(一七二四——一八〇五),字晓岚,一字春帆。直隶献县人(今河北沧州)。清代乾隆年间政治家、文学家,历任兵部尚书、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太保等,是《四库全书》的总纂修官。

  ④ 任直:余祖言(一八七三——一九三八),字任直。湖北麻城人。清秀才、拔贡。一九〇四年官派留日,入同盟会。回国后参加辛亥革命和护法运动。后执教于中华大学文学系。

  ※

  (二)

  晚春 韓仲止

  幽砌疎畦送晚春,水流山靜見閒身。

  行吟散去風光好,熟睡醒來雨氣新。

  木筆豈非濃意態,石楠終是淡精神。

  鶯聲圓處鵑聲急,景物要之不負人。

[图二]《晚春》

  【原批】:三、四已佳。“木笔”、“石楠”之联,人所未道。

  【纪批】:亦疎爽。冯①云“后四句未佳”,信然。结句尤恶。

  虽新而佻。

  【任直】:“浓意态”、“淡精神”,不甚自然。

  【整理小记】:

  ① 冯:冯班(一六〇二或一六〇四——一六七一),字定远,号钝吟。江苏常熟人。明末诸生。

  ※

  (三)

  秋盡 杜工部

  秋盡東行且未回,茅齋寄在少城隈。

  籬邊老卻陶潛菊,江上徒逢袁紹盃。

  雪嶺獨看西日落,劍門猶阻北人來。

  不辭萬里長為客,懷抱何時得好開。

[图三]《秋尽》

  【原批】:读老杜诗,开口便觉不同。“独看西日落”、“犹阻北人来”一联,不胜悲壮。结句更有气力。

  【纪批】:前四句语殊平平,后四句自极沉郁顿挫之致。

  “袁绍盃”不切“秋尽”。

  【任直曰】:此诗以首句二字命题,非咏“秋尽”也。文达①此批非是。

  【整理小记】:

  ①文达:即纪昀。嘉庆十年(公历一八〇五年)春,纪昀病逝,嘉庆帝颙琰御赐碑文褒扬纪“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故谥其号曰“文达”。

  ※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