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喻育之在辛亥起义前后(2)

辛亥革命网 2010-08-02 00:00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喻安荣 喻安澜 喻培安 查看:

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百年纪念,父亲喻育之1889年出生,1993年离开我们,享年104岁岁,他是最后一位去世的辛亥革命志士。 ,父亲喻育之在辛亥起义前后,

1911年10月10日,因孙武在汉口楚善里制造炸弹失事,清廷政府军警进行大搜捕,革命机关遭到破坏;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三烈士慷慨就义,恐怖气氛笼罩着武汉三镇,城门关闭,交通断绝,清兵大肆搜捕革命党人,形势万分危急,革命党人被迫提前起义。
 
从清晨起,学校就被30名全副武装的标旗兵把守,巡逻监视,紧闭大门,严禁学生外出。傍晚,从工程八营方向忽然传来了枪声,方兴同学翻墙回到学校,手持两把指挥刀,一把刀交给了李翊东。每个同学穿上刚发下来的青呢制服,右臂缠白布,方兴传令紧急集合,大声宣布:“同学们!今天是驱逐满清的日子,大家集合立即随我出发,到楚望台领枪!”学生们走在街上,十分雄壮,民众奔走相告说:孙文的革命队伍来啦。来到楚望台,打开军械库,每人领到毛瑟枪一支和子弹若干发,和各路起义士兵3000多人汇合,公推吴兆麟任总指挥,分三路向清廷湖广署进攻,参加了抢占楚望台、攻打总督府的战斗。接着在阳夏保卫战中,父亲加入敢死队,和前来镇压的清军殊死战斗,在汉口歆生路、大智路、循礼门一带作战。
 
在拉锯式的阳夏战斗中的一天,测绘学堂参加的起义队伍经过父亲家门口,父亲的二叔闻声赶来双手将父亲抱住,劝阻父亲不要上前线,父亲努力挣脱追上队伍后大声对亲人说:“满清不灭,何以家为?”义无反顾地投入到腥风血雨的战斗中。
 
辛亥革命胜利后,袁世凯窃居了大总统职务,实行专制独裁。1914年5月,他废除《临时约法》,颁布了一套新法。进而以黄袍加身,1915年与日本帝国主义签订了卖国的“二十一条”,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怒,担任测绘局科员的父亲在局长李翊东的带领下和同志们一起集会、游行、写文章,呼吁一切爱国同胞,投入反袁护国斗争,军阀王占元下令:“捉拿激进分子喻育之。”父亲被迫于1916年,东渡到日本,在东京的日本大学攻读法律,接着进入孙中山先生和日本人犬养毅合先生合办的政法学校学习法律,教员多是日本有名望的学者,如中村进屋、器贺堪重等。
 
1918年,帝国主义与中国北洋军阀段祺瑞签订《中日军事协定》。允许日本在中国驻兵和指挥中国军队,段祺瑞的卖国行为,激起了留日学生的群起反对,父亲和同学们一起写标语、游行、示威,坚决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行径,日本当局为了镇压学生运动,派出军警到处逮捕学生。一次逮捕了中国学生百余名,父亲也同时被捕。在狱中,父亲毫不畏惧,挥笔撰文警告日本当局,声明同学们的行为是正义的,是维护自己国家主权和利益的。最后日本当局不得不将学生们释放。
 
父亲获释后归国,投入国内反帝、反军阀的斗争,在上海成立了“中国留日学生救国团”,团长是王兆荣,父亲任副团长。同时创办了《救国日报》,父亲任总经理。《救国日报》在27个月中,共出版800多期,除国内以外,销售最多的是南洋印尼等地。父亲常以“阮恒清”的笔名,在报纸上发表文章。
 
在上海期间,父亲以三民主义信徒和爱国留日学生的身份,四处奔走呼号,唤醒民众,艰难不辞。被推选为全国学生联合会理事长。为反对日、英帝国主义蓄意瓜分中国准备进行第三次联盟,父亲以“留日学生救国团”和全国学生理事会名义与各爱国反帝团体联合,积极活动,坚决反对日、英三次联盟。
 
一天,父亲带领3000多名学生,来到上海地方法院旁。父亲站在一个木凳上,慷慨激昂的发表演说:“英、日两次联盟,中国所受之害,众所周知,如若大家坐视不理,则国家将亡!”一队荷枪实弹的军警衝过来驱赶集会听众,有人拉父亲赶快离开,不然会被逮捕。父亲知道军警中大部分是北方人,许多是被迫来当兵的。于是对军警喊话道:“北方同胞们!你们也是中国人,现在正置国亡家破的危难时刻,希望你们要支持我们的正义行动!”军警们听了有所感动,没有进行过分阻挠。于是,集会得以继续进行。学生们个个义愤填膺,热血沸腾,高呼口号,强烈要求政府阻止英、日第三次联盟。在场有许多中外记者采访、拍照。第二天,英国伦敦《泰晤士报》登载消息:“中国喻育之反对英日联盟的行动,引起英政府的重视,经提交国会讨论,否决了三次联盟。”以后父亲被同学们称为“泰晤士报者”。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湖北一元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